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查看: 111691|回复: 424

[小说小品] 原來愛上賊第二輯(搬家完成!)

[复制链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8 22:29:21 |显示全部楼层

原來愛上賊第三輯連結網址:http://forum.lauchungyan.com/discuz/viewthread.php?tid=146&extra=page%3D1 

 

一年後

蓉蓉在海盜餐廳裡的廚房練習菜式,所練習的就是Jack教她做的紅燒獅子頭Pinky走了進來問 在研究新菜啊?”

蓉蓉沒有停下手邊的工作,笑著說 沒有!只是在練習!

Pinky想起今天有個客人問起以前的老闆,說想吃他親自做的菜

Pinky也知道,雖然蓉蓉很努力的想要打理好餐廳,可是自從Jack走了之後,也有不少客人提出相同的要求和問題,生意自然沒有以前那麼好,除了之前和Jack較好的朋友之外,餐廳根本就沒有新的客人!

於是Pinky "是不是今天那個客人講的那些話?"

蓉蓉突然停下了手邊的工作,臉色凝重的說 "海盜餐廳雖然重開,可是沒有Jack的廚藝,生意一直好不起來,而且也不只一個客人說過這種話"

說完便開始把手邊材料放進鍋裡煎

Pinky安慰說 "蓉蓉,boss已經死了一年了!你一直都很努力的幫boss打理好這家餐廳和他的慈善基金,這我們都知道"

蓉蓉停下手說 "我答應過Jack哥,要幫他打理好餐廳和基金,我就要做到最好!"

此時,蓉蓉突然想起Jack死的時候的情形

Pinky看到鍋裡的菜已經要焦了,於是馬上提醒蓉蓉說 "焦了!"

蓉蓉馬上翻面,可是已經為時已晚,鍋裡的紅燒獅子頭已經完全焦掉了,蓉蓉看著鍋子裡的焦掉的紅燒獅子頭,想起Jack當年教她做的情形,想起他說的 "你笨沒關係,我聰明就行了" "還是個煮焦獅子頭的師奶"

Pinky叫了蓉蓉一下,蓉蓉頓時間回神,把鍋裡的菜乘起來,看著Pinky勉強的笑的說 "你看我多笨!做個獅子頭也做成這樣!"

Pinky安慰蓉蓉說 "不是啊!看起來還不錯!我嚐嚐!"

蓉蓉把菜放在旁邊的桌上,Pinky拿起筷子吃了一口,獅子頭除了焦掉之外,其實味道還是不錯的,蓉蓉問Pinky "味道如何?"

Pinky不小心脫口說出 "這可以跟boss…

蓉蓉和Pinky的安靜了一會兒後,蓉蓉開口問 "怎樣?"

Pinky有些勉強的笑著說 "除了焦了一點以外,味道還不錯!"

接著Pinky注意到她說錯了話,因為自從Jack死了之後,蓉蓉一直欲欲寡歡,雖然她在大家的面前總是一副不在意的樣子,可是大家都看的出來,她還是很想Jack,因為從Jack死了之後,她常常一個人坐在海邊或是碼頭,獨自看著大海

接著Pinky把筷子放下,說 "我怕外面有客人來,我先出去了!"

Pinky出去了之後,蓉蓉看著桌上的菜,想起Jack當年哄她說 "沒關係!不吃宵夜!吃早餐!"

蓉蓉想起這番話,不禁笑了起來,不過跟當年不同的是,她的眼睛裡多了一份淚光

 

江楊和平常一樣,正在騎自行車做運動,不過今天不同的是,他在出發前收到了一封簡訊,上面寫 "在赤柱的後山有一顆樹,當果實還沒成熟前是紅色,成熟了之後是綠色的"

江楊看到了之後,馬上騎著自行車,前往當年Jack跟他說這番話的地方

當江楊到了懸崖邊的時候,不禁想起當年的事!他不知道為什麼會有人傳給他這種簡訊?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那麼著急的跑來這裡?他坐在崖邊,希望有人能給他答案!他坐在崖邊,回憶著Jack生前的種種,就在他坐了將近兩個小時之後,美莉打電話來問他怎麼了,這才把他拉回現實!在他正準備騎車離去時,有個聲音突然叫住了他 "江sir!"

江揚滿心歡喜的回頭,在他身後的卻是keymen

江揚有些失望,可是他也不知道是在失望些什麼?難道Jack還會復活和他聊天不成!

江揚疑惑的問 "keymen?你為什麼會在這兒?"

keymen反問說 "為什麼我不能在這兒?"

江揚拿出他警察在審犯人的語氣說 "我是警察,你是賊,我可以抓你!"

keymen卻很冷靜的回應說 "現在你是下班時間"

江揚騎著車轉身離去,他不想再和賊扯上任何情感!尤其是經過了Jack的事之後!可是就在他剛騎了不遠後,keymen突然說 "有一種樹,當果實還沒成熟前是紅色,成熟了之後是綠色的"

江揚突然停下腳步,回頭盯著keymen,問 "那簡訊是你發給我的?"

keymen走到了江揚面前搖搖頭,江揚問 "到底怎麼回事?"

keymen不回答他的問題,反而問他 "Jack哥的遺體呢?他葬在哪裡?"

江揚想起當時Jack的遺體被送到醫院的太平間之後,趙

接著江揚只想馬上離開!他不想再想起有關Jack那些會讓他不愉快的事!

就在江揚想要離開的時候,keymen接著說 "在海地有一種巫毒教會用萃取自河豚的毒素令活人呈現假死狀態"

江揚瞪大了眼睛看著keymenkeymen又再走到他面前,盯著江揚的眼睛,完全不像是一個賊在一個警察面前應該有的態度,反而像是一個警察在犯人面前解析他犯案手法的態度說 "巫毒教教士利用萃取自河豚的微量毒素,讓活人呈現假死狀態,然後再用羊尿薰醒他們"

江揚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問 "你的意思是高哲還沒死!"

keymen卻只是冷冷的說 "有時候看到的不一定是事實!"

接著keymen就轉身離去,可是在他走了幾步之後,他停下了腳步說 "先不要跟嫂子說!"

接著keymen的身影就消失在夕陽裡,只留下既驚訝又疑惑的江揚在崖邊

 

江揚滿心疑慮的回到家裡,心裡想的都是keymen和他所說的話,而美莉也注意到了這一點

江揚坐在書桌前,仔細回想著當年的情形,美莉走了進來問 "老公!"

江揚轉過身看到是美莉,笑著回應說 "老婆,怎麼了?"

美莉走了過來,坐在江揚的身上,江揚也一把抱住了美莉,兩個恩愛非常,美莉問 "你今天運動完回來之後就很不對勁,是公事嗎?"

江揚搖搖頭,說 "不是!"

接著就長嘆了一口氣,露出很頭痛的樣子,美莉問 "怎麼了嗎?"

江揚把今天的事告訴他 "今天我去運動的時候,看到了高哲的拍檔!"

美莉有些試探的說 "是那一種的嗎?"

江揚點點頭,美莉接著又問 "你要抓他嗎?"

江揚說 "我沒有證據!而且他是因為私事來找我的!"

江揚把椅子移回桌子前方,美莉站了起來問 "私事?你跟他之間有什麼私事?"

江揚露出一種無奈的表情說 "他跟我說,高哲還沒死。"

美莉驚訝的問 "高哲還沒死!怎麼可能!你跟蓉蓉不是親眼看著他中槍的嗎?"

江揚說 "我是看著他中槍的沒錯!不過他跟我說在海地有一種巫毒教會用萃取自河豚的毒素令活人呈現假死狀態"

美莉很開心的說 "那很好啊!我現在馬上跟蓉蓉說!"

說完後美莉馬上抓著江揚,往海盜餐廳趕去

到了海盜餐廳後,Pinky站在吧台前擦杯子,美莉抓著江揚趕到後,馬上跑到吧台問 "蓉蓉呢?"

Pinky看他們氣喘吁吁的樣子問 "她在廚房研究菜式,怎麼了嗎?"

美莉說 "快叫她出來!我有個好消息告訴她!"

Pinky問 "什麼好消息?"

美莉很開心的說 "跟Jack有關的!"

Pinky聽到後既驚訝有開心的說 "跟boss有關的?好!我現在去!"

接著Pinky就往廚房走去,江揚抓住美莉的手臂說 "先別跟蓉蓉說!"

美莉有些生氣,甩開江揚的手問 "為什麼?她聽到一定很開心的!"

江揚解釋說 "我也只是猜測!如果我猜錯的話,那對蓉蓉的打擊更大!"

蓉蓉穿著圍裙很著急的走出來,問美莉說 "聽Pinky說你有Jack的事要找我,什麼事啊?"

美莉有些賭氣的說 "你老公他…”

江揚抓住美莉的手臂,美莉轉過頭來看著江揚,江揚用很嚴肅的眼神盯著她,搖了搖頭

蓉蓉看到這情形問 "Jack哥怎麼了嗎?"

美莉改變語氣笑著說 "沒什麼,我跟我老公想要捐點錢到Jack的基金裡。"

蓉蓉聽了後笑著說 "原來是這樣!做善事當然是好!我現在先到裡面去把圍裙換下來,你們今天在這兒吃飯吧!"

江揚用很勉強的微笑笑著說 "好啊!你不介意你親自下廚吧!剛剛聽Pinky說你在研究菜式,介不介意先讓我們倆公婆嚐嚐?"

蓉蓉笑著回應說 "當然不會!你們倆不介意先當我第一批的試驗者,我高興都還來不及呢!我現在進去做,你們坐下來等等!"

江揚和美莉不約而同的說了句 "謝謝!"

說完後,蓉蓉就又進去了!江揚和美莉之間都不說話,氣氛降到最低點。接著美莉說 "我進去看看蓉蓉。"

接著又甩開了江揚的手,往廚房走去。

美莉走進廚房後,看到蓉蓉正在為他們的晚餐作準備,她叫了她 "蓉蓉!"

蓉蓉回頭看到美莉問 "你怎麼進來了?你是客人,你應該坐在外面的!"

美莉走到她旁邊,抓著她的肩膀笑著說 "我跟你是姐妹!你這麼說也太傷感情了吧!"

蓉蓉笑了笑,接著問 "你跟江sir怎麼了嗎?"

美莉收起笑容反問 "怎麼這麼問?"

蓉蓉說 "剛剛看你們的表情有點不大對,吵架了嗎?"

美莉不說話,蓉蓉看了她一眼後笑著說 "兩個人能在一起是一種緣份,也是一種福氣!而且現在你們兩個都當了父母了!應該要更互相體諒!不應該再動不動就因為一點小事而吵架了!"

美莉看著蓉蓉這一年來那麼的不開心,心裡有著的是許多的不捨,她不知有多想告訴她Jack有可能沒死的消息,可是一想到江揚的分析,又覺得他說的不無道理,假使Jack真的死了!那對蓉蓉來說,不就是再一次的打擊!可是當她看著蓉蓉,她真的很想她可以和她一樣的幸福,有一個疼愛自己的老公!

美莉她看著蓉蓉有些試探的說 "你跟你老公,有吵過架嗎?"

蓉蓉頓時間收起笑容,停下手邊的工作,想了一會兒,接著深呼吸了一口氣後說 "當然有啦!"

接著蓉蓉又繼續手邊的工作,美莉又接著問 "因為什麼事?"

蓉蓉又再一次停下來,看了美莉一眼後又轉回來盯著手裡的材料,把手邊的材料放進鍋裡一邊煎一邊說 "那個時候,Jack哥他怕他自己的私事會波及到我,所以叫我跟他保持距離,我以為他是嫌我沒用,所以就和他吵了起來!"

美莉接著問 "那後來呢?"

蓉蓉沒有多說,只是冷冷的回了句 "就和好啦!"

接著蓉蓉又說 "其實兩個人在一起就是這樣,就算兩個人再怎麼好,再怎麼相似,畢竟是兩個人,想法一定不可能每次都一樣!也許有時他說話的語氣是重了一點,可是他也是無心的啊!這時就是不要想太多,互相體諒!你應該也不喜歡常常和他吵架吧!"

美莉想著蓉蓉的話,而此時站在門邊的江揚也已聽到了一切

江揚和美莉回到家後,江揚坐在房間裡,美莉洗完澡走了進來

江揚回頭看了美莉一眼,接著說 "老婆,剛剛的事對不起!"

美莉走到江揚的旁邊說 "其實該說對不起的是我!"

接著他們兩個抱在一起,而他們也因為蓉蓉的想法而對他們之間的感情更加成熟了!

蓉蓉回到家後,燈依舊是自動亮起,可是她不知道有多希望燈可以在她回來之前就亮了!她坐在沙發前,打開電視,可是電視卻自動轉到之前看的影帶上,電視上播的是當年結婚結婚時拍的影片,蓉蓉看著影片裡的Jack,不自覺的走到電視前,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她蹲坐在電視前,撫摸著在電視螢幕上出現的Jack

此時的她再也撐不住,眼淚奪框而出,並且說 "Jack,我好想你!"

接著蓉蓉在客廳嚎啕大哭了起來

[ 本帖最后由 陌生人的孩子 于 2011-5-20 21:45 编辑 ]
已有 1 人评分金coin 收起 理由
小鱼 + 100

总评分: 金coin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3-8 22:37:53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集-2

蓉蓉一大早就坐在碼頭邊,等著日出的到來,這幾乎已經成了她每天的習慣!在起床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碼頭看日出!在她看完日出後,她才能夠打起精神,繼續她一天的工作,只因為這是Jack對她的承諾!也是蓉蓉感覺到最幸福的事!只有在這一刻,她才可以感覺到Jack仍然在她的身邊,Jack曾經跟她說過,他們兩個老了以後會在碼頭手牽著手看日出,就在太陽升起的那一刻,蓉蓉覺得就好像是Jack真的坐在她的身邊,牽著她的手一樣。

就在此時,Pinky打電話來跟蓉蓉說有人在餐廳裡等她,要她趕快回來一趟,於是蓉蓉回到了餐廳,就在她走進餐廳後沒多久,波子大叫 "媽咪!"

接著就往她跑過來,緊緊的抱住她,而蓉蓉也抱著波子,可是在這時,蓉蓉的感覺不只是抱住一個兒子的感覺那麼簡單!而是好像還有一個老公站在旁邊,守護著他們倆似的!蓉蓉的婆婆走了過來,蓉蓉問 "你們怎麼來了?"

蓉蓉的婆婆說 "波子放假,他說想來看看媽咪。"

還抱著蓉蓉的波子說 "因為我好久沒看到媽咪了嘛!"

蓉蓉蹲了下來,看著波子說 "波子乖!學校怎樣?"

波子很驕傲的說 "嗯!我現在在班上都考第ㄧ歐!"

蓉蓉摸了摸波子的臉,很開心的說 "真的啊!好棒歐!"

此時,江揚和美莉走了進來,兩個人手挽著手,比之前還親熱

美莉說 "老公啊!看來我們好像挑錯時間來了!人家正在享天倫樂呢!"

蓉蓉站了起來問 "你們怎麼來了?"

美莉說 "我昨天不是跟你說過,我們想捐點錢嗎?"

江揚接著說 "順便謝謝你昨天幫我們兩公婆做和事老!"

蓉蓉說 "哪裡的話!我什麼都沒做!"

美莉看到波子,就走上前去,蹲下來,看著波子說 "這就是波子啊?"

蓉蓉抱著波子說 "對啊!波子,這是美莉姊姊。"

波子跟著說 "美莉姊姊好!"

美莉聽到後大悅,說 "哇!叫我姊姊!我好像突然又年輕了幾歲!"

接著蓉蓉又叫波子說 "波子,這是江揚叔叔。"

波子又跟著說 "江揚叔叔好!"

江揚聽了後摸了摸波子的頭說 "乖!"

而美莉有些半挖苦的說 "原來你是叔叔啊!"

江揚也不甘示弱的說 "我是叔叔也比有些人當了媽咪後還裝年輕來的好!"

美莉打了一下江揚說 "你說什麼?"

兩人開始打情罵俏了起來!蓉蓉見他們這樣,知道他們已經和好了,於是自薦進廚房下廚,說是為他們二人慶祝!

他們五人坐在同一張桌子上吃早餐,美莉突然說 "波子啊!剛剛聽你說你在班上都考第一那麼厲害!有沒有什麼想要的獎勵啊?"

波子用他稚幼的口氣說 "我已經跟婆婆要了!我想回來看媽咪!"

蓉蓉聽了之後大悅,摸著波子的頭

江揚接著說 "次次考第一那麼厲害,哪能不只一份禮物!這樣吧!我們明天要去海洋公園,還多了三張票,給你們吧!"

蓉蓉說 "那怎麼好意思!"

江揚說 "波子那麼棒!是他應得的!而且再說,你跟波子好不容易才見一面,你不想陪波子去好好玩一玩嗎?"

蓉蓉笑的有些靦腆的說 "那好吧!"

可是波子卻突然冒出了一句 "可是還少一張!"

此時眾人都覺得疑惑,於是蓉蓉問 "怎麼還少一張?"

婆婆也跟著說 "對啊!你,我和媽咪,三張剛好啊!"

可是波子卻說 "還有叔叔啊!"

蓉蓉問 "叔叔?"

波子解釋說 "高哲叔叔。"

這個時候,大家都沉默了下來,蓉蓉雖然有和婆婆說Jack已經走了的事,可是卻沒有和波子說過,而波子卻繼續說 "我好久沒看到叔叔了!他說過他會到紐西蘭看我,可是他都沒來!"

此時,大家都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波子的話,而蓉蓉的表情更是一個錯愕!Pinky聽到了波子的話之後走了過來,跟波子說 "波子啊!姊姊剛剛叫了廚師作了個蛋糕給你!去廚房吃啊!"

波子大叫 "好棒!謝謝Pinky姊姊!"

於是波子被Pinky帶去了廚房,才暫時舒緩了氣氛,而江揚為了想緩和氣氛,所以笑著說 "波子真的是很聰明啊!"

可是其他人卻還是不發一語,場面仍然是一樣的尷尬,而蓉蓉也注意到了!所以站了起來說 "我進去拿瓶紅酒。"

接著蓉蓉就離席了!也許,她是不想再讓場面更加尷尬,又或者是她不想在大家的面前掉淚吧!

 

第二天,他們五人一起到了海洋公園玩,可是前一天波子所說的那幾句話,深深的插進了蓉蓉的內心,蓉蓉也想Jack可以和他們母子倆一起玩,可是不可能!蓉蓉看著波子,心裡除了有些不捨之外,似乎還從波子的身上找到一點慰藉,雖然波子不是蓉蓉為Jack生的,可是Jack一直以來都把波子當成是親生的,在某些時候,他和波子相處的甚至比蓉蓉還好!今天,他和波子在一起,雖然Jack不在身邊,可是蓉蓉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一種安全感!在看表演時,遊戲時,拍照時,就像Jack在她的身邊一樣!

他們在看表演的時候,台上表演的人說說是可以和台下的觀眾一起玩,於是波子和蓉蓉還有蓉蓉的婆婆以及江揚一家都上台和表演的人一起玩,而江揚則是坐在台下,為他們拍照,攝影。就在此時,有一個人也拿著攝影機坐在江揚的旁邊替在台上的觀眾攝影,江揚一開始還沒感覺到,直到那個人開口說了一句 "你到現在還是只相信果實只有紅色的嗎?"

江揚驚訝的回頭,可是那個人卻阻止他說 "不要回頭!有人在監視我!"

江揚認出了那人的聲音,是keymen!江揚一邊試著保持冷靜,看著前方,繼續幫他們攝影,一邊問 "你今天來又有什麼事嗎?"

Keymen說 "有人要我替他問你,你到現在是不是仍然只相信果實只有紅色的?"

江揚問 "是高哲嗎?"

Keymen說 "我的問題你還沒回答。"

江揚想了一下後說 "你跟他說,我沒看過這種樹,可是並不代表我不相信!尤其是經歷了那麼多事之後!"

Keymen仍然在為台上的人錄影,他接著說 "我們有事想請你幫忙。"

江揚問 "我們?"

Keymen說 "這件事只有你才能幫我們。"

江揚帶著有些幽默的口氣說 "叫我別抓你們嗎?你們如果再犯案,我一定會抓!"

Keymen卻說 "抓是抓,不過不是我們!"

江揚更加疑惑的問 "到底是什麼意思?高哲到底有沒有死?你要我幫你們,你們到底要我幹嘛?"

Keymen接著說 "你有沒有查過當年開槍打死Jack哥的那個警察?"

江揚想了一下當年的情形,接著keymen又說 "在那種時候,如果是大海或是nana開的槍,那還不奇怪,可是卻是一個不知道從哪來的軍裝警察開槍,你不覺得有點不合邏輯嗎?"

江揚想了一想,覺得keymen說的不無道理,keymen接著又說 "有時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接著keymen收起了攝影機準備離去,江揚本想叫住他,再把事情問個清楚,可是keymen在走之前說了一句 "先別跟任何人說!我指的是任何事!除非你想要Jack哥和BT再死一次。"

江揚驚訝的問 "BT還沒死?"

可是當江揚回頭時,keymen已經消失在人群裡,江揚只能默默的站在原地,繼續為他的家人攝影,可是他卻感到無比的高興!因為他最惺惺相惜的朋友和妹妹最愛的男人如今都還活在這個世上!

當江揚回家後就把一整天拍的照片和影片作個整理,從下午一直到晚上。夜已經深了,可是江揚仍然在電腦前看著今天一天拍的影片,為的就是想要證明今天keymen的出現,不是他的憑空想像!當他正在看蓉蓉母子在玩旋轉木馬影片的同時,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後面!江揚馬上倒帶,就像是怕會消失不見似的!當他倒帶回去之後,那個雖然模糊而且短暫的身影,可是對他來說最有效的強心針!他看著影片,得意的笑著說 "高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8 23:16:59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集-1

江揚第二天馬上開始著手調查當年打死Jack的那個警察,可是大家卻說 "當年那個時候,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高哲的身上,根本沒有注意到他!而且當時也沒有人記下他的警員編號,警察部也沒有相關的報告紀錄!"江揚綜合了以上點點,更加確定高哲仍活著!

接著,江揚前往當時BT逝世的醫院,那時的為BT診治的醫生說 "傷者那時送來的時候,大量出血,已經奄奄一息了!"

江揚接著又問醫生有關keymen跟他提過那種由河豚萃取出來的毒素,是不是真的能讓一個人呈現假死狀態?醫生卻回答他說 "這種說法的確是有,但是只限於在理論上!因為河豚的毒素很不穩定,就算有稍微過量,也會致命!就因為這樣,沒有人敢做這方面的研究,實際上會不會成功,我也不確定!而且再說,河豚的毒素會怎麼影響到患者的身體,為患者帶來什麼樣的副作用,這又是另一個問題了!"

江揚有些擔心的說 "副作用?"

醫生用他專業的分析說 "因為畢竟那是一種毒素,就算是再怎麼輕的毒素,對某些人都會有一定的影響!當然,也不是每個人都有,也有例外!"

江揚從醫院出來了之後,他心裡一直想著所有的事情,當年高哲和BT到底是怎樣偽裝成假死狀態的?毒素是在什麼時候打的?為什麼要這麼做?如果這一年來,他們倆是假死的話,為什麼不回香港找蓉蓉和翹?這些問題一直在他的腦裡打轉!接著他回到警局後,馬上就叫大海和nana他們著手調查keymen他們!包括這一年來,他們去了哪裡?做了什麼事?和什麼人做過接觸?什麼時候回來香港的?他都要知道的一清二楚!此時,江揚的心裡感到無比的興奮!比當年和Jack對持還要興奮!因為,如果這一仗他贏了,他就贏回一個朋友!還有一個妹夫!

過了一陣子之後,大海傳回消息說 "關仁,汪明翔和車喜善在一個月前就已經回港了!"

江揚著急的問 "那他們回港後有跟誰做過接觸?"

大海不急不徐的說 "有很多!關仁回港後有和他的岳父還有他之前眷村的鄰居,汪明翔則是和他以前曾經合作拍戲的同事,而車喜善是和他車房的夥計。"

江揚開始思考,他在想 "keymen他們到底想幹嗎?難道是想幹回老本行?"

大海問 "江sir,要抓他們回來問話嗎?"

江揚想了一會兒後說 "先不要!不要打草驚蛇!我們先24小時跟蹤他們,看看他們到底想怎麼做,我們再抓人!"

Nana問 "江sir,他們是不是想幹回老本行?"

江揚說 "不排除有這個可能性。"

在一旁穿著軍裝的尚武有些激動的說 "真是死性不改!高哲和譚彬都已經

此時大家都沉默了下來,江揚為了突顯出他這個頭兒的氣勢,說 "不管怎麼樣,只要他們犯法,我們就抓人!知道了嗎?"

他的手下全都異口同聲的說 "yes sir!"

江揚拿起鬥志說 "好!大家繼續做事!一有消息就通知我!"

接著,江揚就回他的辦公室,可是不久後,尚武就敲門進來了!

尚武進來了後說 "江sir。"

江揚見尚武進來,他以為有什麼事發生,緊張的問 "怎麼?查到什麼了嗎?"

尚武拉了椅子坐下說 "不是案子,是你。"

江揚安撫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說 "我怎麼了?"

尚武笑著說 "年輕人,有些事我這個老人家是看的出來的!"

江揚翻著手裡的報告故做沒事的說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尚武分析說 "你之前叫我幫你查打死高哲那個警察的資料,現在又在調查他的盜賊集團,你敢說跟高哲無關?"

江揚吐了一口氣說 "我是一個警察,有罪案發生,或是案件有疑慮,我就要調查!"

尚武接著又說 "雖然我被調去做文職,不能和你們在同一崗線工作,不過如果你有什麼事想找人說說的話,可以來找我,我現在可是悶的發慌呢!"

說完後,尚武就回他的工作崗位了!只剩下江揚一人在辦公室裡,就在尚武走出去後,他想了一下他剛剛跟他說的話,突然笑了一下,也許是因為同事的關心,也許是因為現在有人和他同一陣線在調查高哲的死因。

已經又過了兩個星期了!keymen他們還是沒什麼動靜!而大海和nana也開始認為,他們會不會真的是改邪歸正了?可是江揚還是堅持要繼續調查,他的心裡一直想著那句 "這件事只有你才能幫我們" "抓是抓,不過不是我們"

江揚不停的反覆思索那幾句話,究竟話裡內藏的涵義是啥?而且自從上次海洋公園之後,keymen就再也沒來找過江揚了!江揚就像是瘋了一樣,不停的看那時的影片,希望能再找出一些端倪!江揚的心裡真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他很怕他的推斷是錯誤的!他不知有多希望高哲可以活著再和他聊心事!畢竟,有些事情是要兩個思考模式相同的頭兒才能聊的!雖然道不同

又過了一個星期,還是完全沒進展!上頭的壓力和同事的猜疑,把江揚逼的喘不過氣來!而他又不敢和美莉說,他怕美莉會和蓉蓉講!

江揚一個人坐在酒吧裡喝悶酒,可是心裡還是想著案件,他在想他到底遺忘了什麼?有什麼是他漏掉,沒注意到的?江揚想著當年的情景,他特別挑這間酒吧,那是因為當年高哲就坐在他隔壁的桌子,和他一樣,看著Jack就坐在當年的位子,穿著當年的衣服,拿起酒杯向他敬酒,江揚驚訝的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再看回原來的地方,那個位子仍然是空無一人,江揚苦笑了一下,心想 "果然是喝太多了!"

於是江揚跌跌撞撞的打算走進廁所,洗把臉,清醒一下。就在他走往廁所的同時,有一個女人突然從包廂出來撞到他的身上,江揚因為已經有幾分醉意,所以被那個女人撞倒在地,那個女人把他扶起來,說 "對不起啊!先生。"

江揚因為也因為不勝酒力,看不清楚那個女人的臉,只是有些勉強的站了起來,用他那帶著幾分醉意的語氣說 "沒關係!沒關係!"

說完後,江揚就扶著牆走進廁所,他在洗手台洗了洗自己的臉,希望能讓自己清醒一點!就在此時,江揚的身上突然發出嗶嗶聲,他隨著聲音找,他發現在他的外套的內口袋,居然有一台PDA!江揚知道這不是他的,可是他還是把蓋子打開,想要了解這台PDA的主人是誰?PDA裡顯示有一封屬名給他的訊息,他打開訊息一看,頓時間讓他沉在谷底的心情就像是坐雲霄飛車般的升到最高點!訊息上寫著 "盡你一個該做警察的職責,做你該做的事,跟著感覺走,就會找到綠色果實的樹。 J.K.

江揚看到後頓時酒意全消,馬上衝出廁所,查看剛剛的那間包廂,可是裡面已經空無一人,只有一個服務生在收東西,於是江揚上前問 "請問一下,剛剛是不是有一個女孩子在這裡喝酒?"

那個服務生說 "女孩子?有很多個,你指的是哪一個?"

江揚激動的說 "電視台明星,汪明翔。"

那個服務生想了一下後說 "汪明翔?好像是她?他們剛剛才走。"

江揚馬上衝出酒吧,看到長腳蟹坐上一台計程車,而那計程車的司機,不是別人,就是姣老!長腳蟹坐上計程車後,擺出了當年集團曝光後向他們挑釁的手勢,接著車子就開走了!江揚追著計程車跑了幾步後,就停了下來,他看著他們的車子消失在街道中,接著江揚拿出PDA,查看裡面其他的資訊,結果他看到了一張照片,正是BTJack的合照,而日期清楚的顯明拍照的日期是一個月前!

[ 本帖最后由 show1010 于 2009-3-9 21:32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9 21:33:15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集-2

第二天,大海和nana在辦公室正在討論江揚最近的行徑。

大海對nana說 "你覺不覺得江sir最近很反常?"

Nana問 "怎麼了嗎?"

大海說 "江sir以前做事都沒有那麼不理智,就算高哲還在的時候,他也沒有這樣過。"

Nana疑惑的問 "有嗎?江sir他只是叫我們查案,沒有什麼不理智的啊?"

大海激動的說 "這一個月來,我們把他們都快查爛了,一點線索都沒有,江sir還是堅持他們有問題,這難道還算理智啊!"

江揚從門外走進來說 "誰說沒有線索!"

江揚雄糾糾的走進來,就好像是剛剛才抓到一個槍擊要犯似的。他站在大家面前,很有自信的說 "他們接下來的目標,就是明天的名媛慈善拍賣會。"

大海用他那種不羈的態度說 "江sir啊,不是我要找你碴,而是你怎麼知道他們明天會行動?我們這一個月來像7-11一樣,24小時盯著他們,電話我們也竊聽了,就差沒有盯著他們洗澡上廁所,他們根本就沒有接觸過。"

江揚拿出昨天長腳蟹給他的PDA給大海,大海用疑慮的眼神盯著PDA看,江sir繼續向大家宣佈說 "這一次他們五個會再出動,大家一定要提高警覺!"

Nana問 "五個?"

大海看到了JackBT的合照,大叫 "見鬼了!"

江揚看著大海驚訝的表情,得意的點點頭。Nana "怎麼啦?"

大海把PDA的照片拿給nana看,nana一看到就大叫 "oh my god!"

江揚很得意的說 "沒錯!高哲和譚彬還沒有死,而且他們明天會出現。"

nana問 "就算高哲和譚彬沒有死,也不代表他們五個明天會在拍賣會出現?"

大海接著問 "對啊!江sir,你這部PDA是從哪裡來的?"

江揚很嚴肅的說 "PDA上的行事曆寫明了他們的行動。還有,昨天是誰盯著汪明翔的?"

大海指著nana說 "nana。"

江揚有些生氣的問 "nana,昨天晚上九點多的時候,她在哪裡?"

Nana想了一下後說 "昨天晚上他在蘭桂坊和一個叫伍佳詮的富家子在一起喝酒。"

江揚接著解釋說 "我昨晚在隔著蘭桂坊一條街的taking bar喝酒,這部PDA就是她昨晚給我的。"

大海驚訝的說 "她給你的?江sir,高哲這幫人的行事作風一向都很聰明,我不覺得他們會笨到把他們接下來的行動事先告訴我們,好讓我們佈局去抓他們!而且再說,高哲和BT如果真的沒死的話,他為什麼要告訴我們?他們兩個大可以躲起來用另一個身分犯案。"

Nana跟著附應大海的說 "對啊,江sir,海哥說的也很有道理啊!"

江揚回應說 "不管他們明天會不會出現在拍賣會,現在我們的首要工作就是先確保拍賣會的安全。"

江揚話才一說完,PDA又響了!江揚接過PDA,這次傳來的是一張照片,一張水晶手鍊的照片。

江揚帶著大隊人馬,來到了拍賣會現場,他和現場的主任講明了事情的原委,他也把那張水晶手鍊的照片拿給主任看,而主任一眼就認出那是明天拍賣會的首要作品"天之翼",江揚提出要先看看手鍊的要求,而主任也答應了。主任帶著他們到放著手鍊的保險庫前,主任不急不徐的在口袋裡找保險庫鑰匙,而江揚則是打起十二分精神觀察著四周圍的情況,上至監視器到冷氣口,下至地磚,任何一個小細節都不放過。當主任把保險庫打開後,眾人看見的,除了手鏈之外,更讓眾人咋舌的事,在手鏈上面還多了一張紙條,紙條上面寫著"善有善報"四個大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9 21:38:16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集-1

晚上,蓉蓉準備要睡覺的時候,波子突然拿著枕頭出現在一旁,站在旁邊問 "媽咪,我今晚可不可以跟你一起睡啊?"

蓉蓉笑著說 "當然可以啦。"

接著就把波子抱到床上,他等波子躺平後,再睡在他的旁邊,用像是在哄嬰兒般的在哄波子睡覺。可是過沒多久,蓉蓉就被波子的哭聲吵醒了,蓉蓉緊張的問 "波子,怎麼啦?"

波子哭著說 "叔叔是不是不要波子了?"

蓉蓉先是呆滯了一下,因為這個問題連她都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接著抹去波子臉上的眼淚說 "波子那麼乖,那麼棒,叔叔又怎麼會不要波子呢?"

波子拿自己的袖子擦掉眼淚說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為什麼他都不來看我?"

蓉蓉聽了之後,深嘆一口氣,抱著波子說 "他不是不想來,是不能來。"

波子仍然用他那稚幼的口氣問 "為什麼呢?"

蓉蓉想了一下後,說 "叔叔他要到外地去做事,所以才沒辦法看波子啊!"

波子又繼續問 "那可以寫信給波子啊?"

蓉蓉接著又說 "叔叔他要很專心的工作,不能寫信給波子。"

波子又哭起來的一直叫 "我要叔叔!我要叔叔陪我玩!我要叔叔!"

蓉蓉想盡辦法想要安撫波子的情緒,可是如果再被波子這樣鬧下去的話,她就連自己的情緒都快控制不住了!蓉蓉突然看到她放在床頭邊的全家福,就是當年BT做給Jack的那一張三人合照,蓉蓉當年在整理Jack遺物的時候找到的。蓉蓉拿起那張全家福給波子說 "波子別哭了!你看,叔叔還自己做了張照片給你!"

波子看著照片,把眼淚擦掉,把那張照片抱在懷裡,接著不知道是哭的太累還是其他原因,很快就睡著了。可是波子這一鬧,蓉蓉反而變的一點睡意都沒有,蓉蓉看著波子手中的照片,自己也開始不自覺的哭了起來,可是為了不吵醒波子,又只能強忍下來。

第二天一早,江揚就帶著大隊人馬到拍賣會現場,佈下天羅地網,也許是希望能夠確保手鏈的安全,也許是希望可以不要再錯過任何一個有關高哲的蛛絲馬跡。江揚叫大海盯著姣老,叫nana盯著keymen,而自己就盯著長腳蟹。因為他收到消息,長腳蟹將會陪著一名叫做伍佳詮的富家公子出席這個拍賣會。而且更令人意外的是,這個拍賣會是以化妝舞會為主題。意思就是說,高哲或譚彬很有可能會偽裝成賓客混進會場。

晚上,江揚一直守在門口,等著長腳蟹的出現。接著,長腳蟹陪著那名富家公子從賓士上下來,江揚一看到這情景,馬上對著對講機說 "小魚出現了!"

而對講機另一頭出現的是大海的聲音 "海水魚還在載客,看來沒有要去拍賣會的跡象。"

Nana接著說 "比目魚也是,還在和他岳父聊天。"

江揚接著說 "盯緊一點!"

接著長腳蟹和那個富家公子在門口和記者寒喧一番後就走進會場了。江揚尾隨在後,接著拍賣會的物品一件又一件的拿上台拍賣,可是長腳蟹仍然一點動靜都沒有。江揚站在走廊上,監視著長腳蟹。台上的司儀開始發表說 "好了,接下來就是今天拍賣會的主軸,天之翼。"

接著,旁邊的模特兒拿著手鍊出場,而司儀開始介紹手鍊 "這條手鍊,它是由14種不同的寶石所組成,而每一種都有它不同的涵義。紅寶石象徵高尚和愛情,鑽石象徵永恒,翡翠表示愛情,珍珠表示高貴,紫晶表示健康,機敏和幸運

此時,有幾個服務生推著一台很大的推車走過,吸引到了江揚的注意,江揚一邊尾隨著那幾個服務生,一邊拿起對講機問nana "nana,比目魚現在什麼情況?"

Nana說 "剛剛帶著小孩進了托兒所。"

江揚接著說 "你有沒有可能讓他甩掉了?"

Nana聽到後緊張的跑進托兒所,誰知托兒所的人卻告訴她,那個男人把孩子放下後就走了。Nana趕緊跟江揚報告說 "江sir,我跟丟了!"

江揚不急不徐的說 "你現在趕快過來會場這裡!大海,你繼續盯著海水魚。"

大海對對講機說 "知道了!"

而姣老還是在繼續載客人。江揚跟著那幾個服務生進了後台,他們把推車推到這裡後就打算離開的樣子,江揚拿起證件,走進來說 "警察,這是什麼?"

服務生說 "不清楚,剛剛有人送來,說是廚房的材料。"

江揚掀開推車上的布一看,在布下面什麼都沒有,江揚心想 "糟糕!中計了!"

於是江楊馬上趕回會場,他看到和長腳蟹一同出席的富家公子正在競標手鍊當中,而台上的司儀可是迫不及待的快點想把手練拍賣完,深怕會出現什麼問題。司儀拍賣說 "兩百五十萬,有沒有比兩百五十萬更高的?有沒有比兩百五十萬更高的?好!兩百五十萬一次,兩百五十萬二次,兩百五十萬三次,成交!這條手鍊是屬於

全場拍手,而長腳蟹和伍佳詮手牽著手上台,就在他們上台後不久,根本還沒碰到手鏈的時候,全場的燈突然熄滅了!江揚對著對講機說 "誰趕快去機房看看!大家不要自亂陣腳!盯清楚目標!"

等到緊急照明燈亮起來的時候,大家只看到伍佳詮手上拿著手槍,而長腳蟹倒在一邊,而手鍊卻不見了!接著伍佳詮高舉雙手,一聲槍響隨之響起!大家害怕在台上的那個瘋子會拿著槍向他們掃射,於是大家一邊尖叫,一邊爭先恐後的跑出會場。江揚的手下馬上把台上的伍佳詮制服了。接著江揚在人群中看到有幾個穿著西裝的男人從一旁逃生梯離開,於是江揚對著對講機說 "有三個男人從四號逃生梯離開,快去四號出口!"

江揚尾隨在後,接著那三個帶著面具的男人正想要從四號樓梯離開時,發現四號出口是鎖上的!而keymen正在四號出口的另一端得意的笑著。樓梯上傳來江揚的聲音 "警察,再跑就開槍了!"

那三個男人繼續往一樓跑去,就在此時,江楊的對講機突然傳出江楊的聲音說"他們要混在人群中出去,快到大門口!"

江楊馬上對著對講機說 "不要去!"

可是對講機只傳來一陣陣的沙沙聲,江楊無奈,只好自己繼續追著那三個劫匪。

那三個劫匪的其中之ㄧ拿起了電話,問 "現在怎麼辦?"

接著電話的那一頭說 "我把警察引到大門口,你們從延著廚房的通風口出來。"

接著江楊追著他們進了通風口,他從通風口跳下來之後,只看到他們上了一台車,接著就離去,江揚本來舉起槍對著他們的車子,可是怕會打到高哲,讓他受傷,於是他取消了念頭,用跑的尾隨在後。接下來,一台不知名的計程車突然撞上了他們的車子,而出事地點就是拍賣會的大門口!江揚的手下馬上包圍住車子,將劫匪一網打盡!而江揚趕到現場後,他注重的是高哲他們的安全,馬上確定他們的傷勢,接著當他把車上三人的面具摘下後,竟然全部都是不知道是誰的外國人!江揚心想 "高哲呢?"

而在另一邊,姣老從撞上他們的計程車上下來,得意的笑著。而keymen就坐在計程車的後座向他打招呼。而長腳蟹也在救護人員的攙扶中露出了一絲絲得意的笑。

[ 本帖最后由 show1010 于 2009-3-9 21:40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9 21:41:17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集-2

第二天,江揚站在Jack的靈位前,他滿腦子都是昨晚的情形和今天早上他的長官對他說的話。今天一早,江揚一回到警察局,他的長官就告訴他立了大功,說今天早上國際刑警把資料送過來,原來那三個外國人是國際盜賊集團的!這次來香港第一次偷東西就被香港警方逮到,真是大大爭光啊!江揚雖然受到讚美,可是他一點也不高興,當初是因為以為高哲和BT沒死,所以他才那麼起勁的查案,可是現在高哲和BT還是生死未卜。江揚站在Jack的靈位前不發一語,一直盯著Jack的相片看,他心裡期待的只是他能跟他再講一句話,只要一句就好了!就在此時,有一個聲音從門口傳來說 "來拜表哥啊?大舅。"

江揚馬上回頭,發現BT竟站在門口!BT往他這裡走過來,江揚驚訝的指著BT說 "你為什麼你會在這兒?"

BT拿起香,一邊點著香,一邊半開玩笑的說 "聽說我好像是葬在這裡的,我不在這,我在哪?"

接著BT就把香插進了Jack的靈位裡,江揚著急的問 "高哲呢?"

BT看了一下手錶,然後說 "這個時間他應該是在運動吧?"

江揚聽完BT的話之後,馬上回赤柱,他跑著,他心裡有莫名的高興!他跑到了keymen找他的懸崖,江揚到了懸崖邊大叫 "高哲!高哲!"

可是在他叫了將近20分鐘後,始終沒人回應,於是他放棄了!江揚心灰意冷的走在回家路上,他突然想起當年Jack剛從紐西蘭回來的時候,他在河堤邊等他的事,於是江揚坐在當年Jack等他的位置,等著他。一個小時過去了,江揚看著大海,向老天許願說 "希望這一切不只是他的想像!而是真有其事!"

接著有人拿了一杯咖啡給他,江揚一回頭,是JackJack帶著他以往帥氣的墨鏡,笑著對他說 "你破了大案子,本來應該要請你吃一頓豐富的早餐的,現在先用這杯咖啡代替。"

江揚滿心歡喜的接過咖啡,一口氣就灌了一大口!Jack站在他的旁邊,聽著海聲,吹著海風,Jack把兩手張開,深呼吸了一大口氣,露出了很滿意的表情說 "好久沒回來了!"

江揚看著Jack問 "這一年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Jack把手放下,轉頭看著江揚說 "那個國際盜賊集團,還記得嗎?"

江揚想了一下後說 "昨晚你要我抓的那個?"

Jack笑著問 "你怎麼知道是我?"

江揚笑著解釋分析說 "你先叫關仁和我接觸,讓我知道你和BT都還沒死的消息,接著再讓我以為你們要幹回本行,要我調查你們。接下來你又叫汪明翔把你的PDA給我,讓我知道他們的計畫,要我以為你們要犯案,其實是要我去抓他們。"

Jack笑著說 "繼續啊!"

江揚接著分析說 "伍佳詮是個紈絝子弟,仗著老爸有錢就胡作非為,不過因為每次都有金牌大律師幫他辯護,所以每次都告不了他。照你的個性,你一定是叫汪明翔去接近他,然後哄他投標手鍊給她做禮物,接著再製造混亂,趁機偷走手鍊。如此一來,不只可以教訓這個傢伙一頓,還可以破獲一個盜賊集團。"

Jack舉起咖啡說 "你只說對了一半!"

Jack接著喝了一口咖啡,江揚疑惑的看著JackJack解釋說 "他們要我幫他們策劃這宗劫案,而伍佳詮跟他們是一夥的。於是我就叫他們自己先投到這條手鍊,接著再把電燈關掉,趁黑混出會場,再從四號出口大大方方的走出來。"

江揚接著說 "可是照你的個性,你不可能會幫他們做這種事。"

Jack繼續說 "所以我才叫keymen去找你。我先找keymen他們會合,要他們三個和我們兩個來個裡應外合。再來我就叫keymen去找你,跟你說我和BT還活著的事,接著再讓你知道他們的計畫。我叫長腳蟹去搭上伍佳詮,要她在昨天當上他的女伴,接著在他們把燈關掉後,要長腳蟹假裝昏倒,一個正常人的反應都是扶住她,就在這個時候,長腳蟹把槍放到他的手裡,接著他一定會舉起雙手向全部人說明不關他的事,在這個時候,我再用電腦連結音響放出了一聲槍響,這下就算他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再來我再叫keymen把四號出口鎖上,跟著再叫他們從通風口逃生,等他們上了車之後,再叫姣佬開車撞他們!"

江揚盯著Jack看,Jack笑著說 "這就是昨天的經過。"

江揚問 "那一年前的事呢?也是你安排的嗎?"

Jack搖搖頭,說"我沒那麼厲害!其實一年前,我找趙君豪報仇那時中槍,我本來也以為我死定了!可是後來,我復活了!"

江揚的表情更加疑惑,Jack走到了旁邊的椅子坐了下來,江揚也跟著坐在他的旁邊,Jack繼續說 "我復活之後,我第一個看到的就是BT。原來盜賊集團早就看中我和BT,想要拉攏我們兩個進他們的集團。剛好那個時候BT受了重傷被送進醫院,他們就叫人假扮成護士,混在幫BT急救的護士群裡,把河豚的毒素注入他的點滴裡,讓他呈現假死狀態。等到我們都以為BT真的死了之後,再趁著他的遺體被火化之前,偷龍轉鳳,掉包成另一個屍體被火化,接著再把他弄醒,所以我們才會這一年來都以為BT死了。"

Jack看了一下江揚,江揚正專心的盯著他看,聽著他說的故事,於是Jack接著說 "至於我的話,當年開槍打我的那個警察

江揚接著說 "當年開槍打你的那個警察根本不是警察,也是他們找人假扮的。"

這次輪Jack專心聽江揚分析說 "他們把河豚的毒素塗在子彈上,他之所以不打中你的要害,只打中你的腹部,為的就是要只讓毒素進入你的身體,呈現假死,而不致命。接著他們知道

Jack拍拍手說 "你現在也開始有賊的思維了。"

江揚問 "可是我不懂的是,如果那時你和譚彬沒死的話,為什麼不馬上回來?而是要隔了一年之後?"

Jack說 "你應該知道河豚毒素不穩定的事吧?"

江揚繼續專心聽著Jack的故事,Jack解釋說 "他們也是拿我們來當實驗品,河豚的毒素雖然讓我和BT都呈現假死現象,可是要一個人呈現假死現象並不困難,要讓他復活才是最困難的!"

Jack又喝了一口咖啡,接著看著江揚疑惑的表情繼續說 "我昏迷了九個月,而且我在之後的四個月都在做復建。我在一個多月前才回到香港。"

江揚會心一笑的說 "你的命真的是很硬!"

接著舉起咖啡,而Jack也有所回應的跟著舉起乾杯,說 "我也同意!"

當他們兩個把咖啡喝完後,Jack把紙杯丟到隔壁的垃圾桶,接著就轉身離去。江揚叫住他 "蓉蓉知道了嗎?"

Jack回頭笑著說 "我如果就這樣出現在她面前會把她嚇死吧?"

江揚笑著說 "你真的沒挑錯人!她真的很堅強,不只幫你打理基金,還重開了海盜餐廳。"

Jack有些害羞的說 "我聽說了。對了,我還有一件事想找你幫忙?"

江揚有些疑惑的看著高哲,而高哲也看著他,此時兩個人的眼神中又多了一份信心和信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9 21:44:4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集-1

蓉蓉帶著波子出去買東西,回家後,蓉蓉才一關上門,姣老就從房間跳出來大叫 "surprise!"

蓉蓉和波子都被嚇了一大跳,接著keymen和長腳蟹也跟著從房間走出來對蓉蓉說 "嫂子。"

蓉蓉把手裡的東西放下,既驚喜又擔心的問 "你們怎麼回來啦?"

波子問 "媽咪,他們是誰啊?"

蓉蓉對波子說 "他們是叔叔的朋友。"

波子突然很開心的問keymen他們 "真的啊!叔叔呢?他有來嗎?"

眾人都不發一語,你看我,我看你的。可是波子卻很開心的跑進去,不時還一直叫著 "叔叔!叔叔!"

此時蓉蓉的心情真是降到最低點,而長腳蟹注意到了這一點,所以她就走到蓉蓉的身邊,抓著蓉蓉的肩膀說 "蓉蓉啊!我剛剛做了甜點,你來嚐嚐看啊?"

Keymen也跟著回應說 "是啊,試試看!"

姣老跟著說 "放心好了!雖然這傢伙不會做菜,可是也不會有什麼大問題的!"

長腳蟹走過去一副要打人的說 "你說什麼?"

接著就連打了姣老幾拳,而姣老隨手拿起一個抱枕抵擋長腳蟹攻勢的說 "本來就是嘛!大不了進醫院瀉個兩三天而已啊!"

長腳蟹繼續打他,說 "你還說!"

蓉蓉看他們這樣打打鬧鬧的,終於展開了笑顏,因為看著他們這樣有說有笑的,彷彿就好像回到一年前,JackBT都還在的時候。可是笑容並沒有維持太久,因為波子在房子裡找不到Jack的蹤影之後,很失望的走了出來,喃喃自語的說"叔叔都騙人!"

長腳蟹和姣老看到後也停止了打鬧。蓉蓉看到波子這個樣子真的很心痛。而keymen看到後,就和蓉蓉提議說 "嫂子啊!我朋友有個魔術表演,不如我帶波子去看看?"

蓉蓉勉強的笑了一下說 "這樣也好。"

接著蓉蓉走到波子旁邊說 "波子啊,不如你先跟keymen叔叔去看魔術,,好不好?"

長腳蟹和姣老為了想打破僵局,於是長腳蟹走了過來說 "對啊!keymen,你先帶波子去看魔術,等你們回來後我們再陪波子玩遊戲。"

蓉蓉又展開了笑顏,對波子說 "波子乖!等你回來之後,我再做蛋糕給波子吃,好不好?"

波子用力的點了點頭說 "嗯。"

接著keymen帶波子來到了海盜餐廳,波子問 "keymen叔叔,你不是說要帶我去看魔術嗎?"

Keymen指著前面一個帶著禮帽,穿著燕尾服,臉上帶著面具的男人說 "那個就是啦!"

波子抬頭一看,馬上就被那個男人帶的面具和穿著嚇到,緊緊抓著keymen的衣服不放。那個男人看到波子的反應後,把雙手在波子展示在波子前面,然後雙手一揮,從波子的後腦勺變出了一個硬幣給他。波子吃驚的看著那個硬幣說 "哇!"

接著他問keymen "keymen叔叔,他怎麼做到的啊?"

Keymen摸著波子的頭說 "魔術啊!"

接著那個男人拉了張椅子,要波子坐在上面,波子照做。接著那個男人變出一連串的魔術,讓波子看的目不轉睛。到了後來,那個男人拉出了一個大箱子,keymen對波子說 "波子啊,那個是許願箱。只要你誠心的對它許下願望,願望就會實現。"

波子很開心的問 "真的嗎?"

Keymen說 "當然是真的啊!"

接著波子很開心的跑了過去,那個男人在許願箱前讓了一個位子給波子,波子站在許願箱前,閉上眼睛,雙手合十,說 "我希望Jack叔叔可以回來和我還有媽咪在一起。"

那個男人不做任何的反應,只是看著波子。Keymen對波子說 "波子,你看看。"

波子馬上很興奮的打開箱子,可是箱子裡什麼都沒有。波子很沮喪的看著箱子內部,接著keymen又對波子說 "波子,不是叫你看箱子。"

波子抬起頭來,那個男人緩緩的把面具拿了下來,不是別人!正是Jack!波子大叫 "叔叔!"

接著緊緊的抱著Jack,而Jack也緊緊的抱著波子,就像是一對親生父子久別重逢一樣。接著keymen看了一下手錶後,站了起來,對Jack說 "Jack哥,時間到了!"

Jack看了一下手錶後,對波子說 "波子,我要你幫叔叔一個忙。"

長腳蟹和姣老在家向蓉蓉說這一年來他們在國外過的日子,而他們知道了蓉蓉幫Jack哥管理基金和餐廳的消息,都很吃驚!讓他們更加佩服他們這位嫂子!接著波子和keymen回來了。波子一回來後就撲到蓉蓉的身上抱著她,蓉蓉抱著波子問 "魔術好不好看啊?"

波子點點頭說 "嗯!"

接著波子問長腳蟹 "姊姊,你不是說你們要陪我玩遊戲嗎?"

Keymen在後面向長腳蟹和姣老使了個眼色,長腳蟹看到後就說 "歐,對啊!你想玩什麼?"

波子說 "躲貓貓。"

蓉蓉問 "躲貓貓?你要在這裡玩啊?"

Keymen說 "嫂子啊,沒關係的。這房子那麼大!我們人又那麼多!"

長腳蟹跟著呼應說 "對啊,蓉姊。難得波子有那個心情,就陪他玩一下嗎!"

波子接著用撒嬌的眼神盯著蓉蓉看,說 "媽咪

蓉蓉笑著說 "好吧,不過只能一下下!"

波子大悅,抱著蓉蓉說 "謝謝媽咪!"

接著躲貓貓遊戲開始了,當鬼的人要矇住眼睛抓人,而抓到人之後,還要猜出那個人是誰,才可以換下一個人當鬼。輪到蓉蓉當鬼了,蓉蓉矇上眼睛,keymen向其他人使了個眼色,做了個手勢,接著大家躡手躡腳的走到樓上。留下蓉蓉一個人在客廳,蓉蓉一直對其他人問 "你們在哪裡啊?你們都不出聲音要我怎麼找?"

此時,有個男人從門口走了進來,而蓉蓉還是渾然不覺。還是一直在問 "你們在哪裡啊?"

那個男人不出聲音,只是站在她的前面,看著她。而蓉蓉這個時候不小心被桌腳絆了一下,差點跌倒,幸好那個男人即時扶住她。蓉蓉先是跌到那個男人身上,然後抓著他的手臂說 "抓到你了!"

接著蓉蓉抓著那個男人的手臂問 "誰啊?"

那個男人不出聲,依舊只是盯著她看,而蓉蓉從那個男人的手臂摸上肩膀說 "你總得要出聲!不然我怎麼猜?"

接著蓉蓉摸到了那個男人的臉頰,笑著說 "給點提示總行吧!"

那個男人接著在蓉蓉的額頭上親了一下,蓉蓉突然覺得這感覺好熟悉,回想了一下,這感覺就好像是Jack當年在飛機上要去為BT報仇前,在她頭上留下的那一吻。蓉蓉想到這,不自覺的說了句 "Jack?"

那個男人依舊不出聲,蓉蓉把眼睛蒙的布脫了下來,她簡直不敢相信她的眼睛!如今現在這個抱著他的男人就是他這一年來朝思暮想的老公!蓉蓉摸著Jack的臉頰問 "真的是你?"

Jack笑著回應她,蓉蓉接下來緊緊地抱住Jack,深怕他下一秒就消失不見!接著問 "我是不是在作夢?你回來了?你真的回來了!"

Jack沒有回答蓉蓉的問題,只是用緊緊的擁抱回應她。而此時,在樓上的眾人看到了這情景,都為他們倆開心。而波子更是對Jack做出了OK的手勢,而Jack看到後也對波子豎起了大拇指來回應。接著,他就繼續沉溺在有她的幸福之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9 21:45:38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集-2

另一方面在江揚的家中,他們正在準備一頓豐盛的晚餐,因為今天正是12月29日,江翹的生日。江揚和美莉在餐桌前擺放著碗筷,接著小孩的哭聲響起,美莉說 "我進去看看寶寶。"

美莉進去沒多久,江翹回來了,她一進門就問 "是誰欺負我的小外甥啊?老爸,是你對不對?"

江翹的爸爸回說 "又關我什麼事啊?"

江翹指責說 "誰叫你整天帶著我的小外甥出去獻寶。"

美莉抱著他和江揚的小孩出來,一邊哄著說 "寶寶乖乖歐!不哭,不哭。"

江翹跟美莉說 "大嫂,我幫你抱。"

接著江翹就哄著寶寶說 "寶寶乖!爺爺壞壞,我知道,等一下幫你罵他。"

江翹的爸爸看了之後說 "真是的!"

而江揚看到此情景也開心笑的闔不攏嘴!接著江揚的手機響起,他問 "喂?是誰?"

然後江揚看了一下江翹後說 "好,我知道了!依計行事。"

接著江揚就把電話掛了。美莉問 "警局打來的嗎?"

江揚笑著說 "沒有,不是公事。開飯吧!"

接著他們就開始享用他們的晚餐,可是江翹幾乎沒怎麼在吃飯,都是在和寶寶玩的時間比較多。到了11點55分了,江揚從房間裡推出一個箱子,江翹看到後就問 "那是什麼啊?大哥。"

江揚故作神秘的指著箱子說 "這是個許願箱,有它在,你的願望就會實現。"

接著江揚把燈關掉,美莉從廚房拿出蛋糕,開始唱 "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you。"

接著眾人拍手,江揚的爸爸說 "你可要好好想想妳今年的生日願望啊!"

江翹看著蛋糕上的蠟燭,閉上雙眼,雙手合十,接著一口氣把蛋糕上的蠟燭全吹滅了。房子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江翹說 "哥,開燈。"

沒有人回應江翹,江翹繼續叫著 "我吹完蠟燭了!開燈。"

可是就在此時,電視突然打開!電視上放的全是BT當年在死之後,江翹到他房間看到他自製的結婚照及全家福,江翹看到後馬上衝到電視前把電視關了。而她在把電視關掉後,眼淚也潺潺落下。就在此時,在她的後面有一陣燭光傳來,還有一個男人的聲音在唱著陶喆的今天你要嫁給我 "聽我說,手牽手,跟我一起走,創造幸福的生活。"

江翹認出了那把聲音,驚訝的回頭,那人就是BT!而BT手上拿著蠟燭,一邊從許願箱走出來,一邊繼續唱著 "昨天已來不及,明天就會可惜,今天嫁給我好嗎?"

江翹激動的衝上前去一把抱住BT,而BT抱住江翹問 "你現在還願意嫁給我嗎?"

江翹用力的點了幾下頭,接著BT問 "真的啊?"

江翹開心的說不出話,只是又點了點頭。BT開心的把江翹整個人抱起來轉,就像是他做的那張結婚照一樣,大叫 "我要結婚啦!"

接著BT開心的想要吻江翹,可是在BT想要親江翹的那一刻,12點的鐘聲響起,打斷了他們,BT笑著對江翹說 "Happy birthday!我說過我會記得你的生日!"

而此時的江翹既滿足又幸福的抱著BT,而BT也既開心又滿足的抱著江翹。

而江揚,美莉和江揚的爸爸正躲在走廊,偷看著他們這對小夫妻,為他們感到高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9 21:47:28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集-1

第二天,海盜餐廳的門上貼著一張告示 "東主有喜,休息一天。"

而且從餐廳裡傳來一陣陣的慶祝聲 "乾杯!"

在餐廳裡,他們正在為高哲五人組的全員家族到期而慶祝!不單單只是他們五個,還有keymen的老婆和小孩,姣老的老婆,江翹和蓉蓉。這個時候keymen問蓉蓉說 "嫂子,波子呢?"

蓉蓉解釋說 "波子被他奶奶帶去看她以前的朋友了。"

Keymen說 "難怪沒看到他。"

BT有些半挖苦的在keymen耳邊說 "拜託你啦!人家現在比新婚夫妻還恩愛,知情識趣的也不會讓波子在旁邊做電燈泡啊!"

大家聽到後,大家大笑。而蓉蓉露出有些害羞的樣子,Jack聽到後就說 "你也快和江翹結婚啦!不用羨慕我的!"

BT回頭看著江翹說 "這也是。"

接著就抓起江翹的手,在她的手臂親了一下。大家看到了,就大叫 "哇~"

姣老說 "你們兩個不用這麼親熱吧!"

BT回應說 "怎麼?看不慣啊?"

接著指著Jack和蓉蓉說 "再說,那兩個從下來後手都一直沒放開呢?"

蓉蓉聽到後,馬上把手縮了回來。Jack看到了蓉蓉這樣做,接著說 "好端端的怎麼又扯到我們兩個頭上來了!"

大家大笑。接著BT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說 "真沒想到,我才不在那麼一會兒,你們手腳居然會那麼快,一轉眼就結婚了。"

Jack不做回應,只是靦腆的笑著,接著又再抓起了蓉蓉的手,兩個看著對方互相笑著。長腳蟹就跟著挖苦的說 "BT啊!你這就有所不知了!"

BT笑著問說 "怎麼?我還錯過了什麼?"

姣老說 "當年Jack嫂不想讓Jack哥去冒險,怕他出事,所以才主動向Jack哥提出結婚的。"

大家聽到了之後,大家大叫 "WOW~

Keymen跟著說 "而且還是當著我們三個的面前提的。"

大家又叫的更大聲 "WOW~

此時,蓉蓉的頭更低了。Jack幫她解圍的說 "喂!你們說我行了,別說她!"

大家大笑。姣老的老婆問姣老 "老公,那你會不會像Jack哥疼Jack嫂那樣保護我?"

姣老笑著說 "你?你哪需要我保護?我保護你週遭的人不被妳傷的太嚴重就忙不過來了!"

眾人大笑。BT接著舉起酒杯說 "表哥,我不知道你那麼有男性魅力,我敬你一杯!"

Jack聽到後,就舉起酒杯回應說 "你的男性魅力也不錯啊!有個那麼漂亮的女孩子肯等你一年,還幫你把軟件生意打理的有聲有色的。"

BT回頭看了一下江翹,抓起她的手,接著又繼續對Jack說 "始終不及你。你看看,姑姑她幫你管理基金,又幫你重開餐廳,還管理的有模有樣的。你說這種女人真是…perfect!"

蓉蓉這時害羞的說 "我進去再開瓶紅酒。"

接著蓉蓉就走進廚房了,而Jack看著蓉蓉走進廚房後,就拿出興師問罪的語氣問BT "喂!我平常沒得罪你,你不用這樣吧!"

BT卻說 "你還說呢!昨天晚上你用那個許願箱那麼久,害我差點趕不及陪我老婆過生日!"

Jack說 "你不知道就別亂說!我昨天晚上為了讓你用,還另外想了一個辦法見蓉蓉。"

BT問 "真搞不懂,你為什麼要這麼大費周章?"

Jack解釋說 "一來,她膽子比較小,我如果就這樣出現,會把她嚇死。二來,我想給她一個驚喜。"

而在此時,蓉蓉拿著紅酒在Jack的後面,她剛剛說的話,她都聽到了。於是姣老的老婆跑過去,一邊把蓉蓉拉回Jack的旁邊說 "Jack嫂,你看!Jack哥那麼疼你,真讓人羨慕!"

接著keymen拿出一台攝影機說 "如果你不相信,我還有證據。"

Jack看到keymen拿出的那台攝影機後,大叫 "喂!不要!"

接著Jack著急的跑過去,想要阻止他,可是這個時候,男生全部跑過來抓住Jack,而女生則是集體的把攝影機拿給蓉蓉看,Jack一直大叫 "喂!你們別太過分啊!"

BTJack的嘴吧摀住,女生們把攝影機的影片放了出來,裡面全部都是蓉蓉的影片,當然也包含了上次和波子去海洋公園時的片段,蓉蓉看到後不免會心一笑。Keymen接著說 "這些都是Jack哥叫我拍下來,以解他相思之苦的。"

Pinky從旁邊端了一盤零食過來說 "你們別再整boss啦!"

這下,男生們才肯放手,而Jack用一種很不情願的眼神盯著他們看,說 "你們這群猴子。"

接著Pinky走到蓉蓉身邊,跟她說 "蓉蓉啊,你看boss對你那麼好,不枉費你這一年來那麼想他。"

接著PinkyJack說 "boss啊,你知不知道這一年來,蓉蓉可是想你想的很苦呢!她常常在做你教她的菜,而且又常常一個人坐在碼頭或是海邊癡癡的想你!害的我們和她講話都要顧忌三分。"

Keymen大笑說 "哈哈!這就叫做三世情緣!避不掉的!"

大家大笑,接著姣老和BT就把Jack推到蓉蓉的旁邊,姣老說 "既然是三世情緣,就應該要這樣!"

接著姣老就把他們兩個的手放在一起,緊緊的握住。而Jack和蓉蓉都露出有些害羞的樣子,BT大叫 "哇!表哥臉紅了!"

大家大笑! 此時,江揚走了進來,而全部人的表情在看到江揚後就大變。而江揚走到Jack的旁邊冷冷的說 "恭喜啊!"

Jack也笑著回應說 "謝謝。"

江揚接著說 "我有些事情想和你單獨談談。"

Jack問 "哪一方面的?"

江揚說 "都有。"

於是Jack說 "好,我們到裡面去。"

江翹在此時跑過來抓住了江揚的手臂,而江揚笑著把她的手拉開,走進了裡面的房間。另一邊,Jack也想走進房間的時候,蓉蓉卻遲遲不肯放手,深怕她只要一放手,Jack就會不再回來!而Jack輕拍了蓉蓉的手說 "沒事的,我很快回來。"

接著Jack就把自己的手從蓉蓉的手裡抽出來,往房間走去,可是這時蓉蓉卻總覺得跟那時在飛機上的感覺好像,感覺不大對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9 21:48:53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集-2

江揚站在房間裡,臉色沉重的站在陽台,看著外面的風景。而Jack則是拿著瓶紅酒和兩個酒杯,很悠閒的走進房間說 "82年的紅酒,喝一杯吧!"

說完,Jack就把酒杯放在桌子上,開始倒紅酒,看起來就好像是江揚今天來只是單純來和他把酒談心事似的。江揚走到Jack的面前,很嚴肅的說 "我今天來,是有三件事要告訴你。"

Jack拿起了一杯剛倒好的紅酒給他,接著就拿著另外一杯往陽台走去,站著剛剛江揚站的位置,看著外面的風景,喝著紅酒說 "景色很美,對吧?"

江揚把Jack倒給他的紅酒放在桌上,很生氣的走過來說 "我今天來,是有正事要跟你說!不是來跟你喝酒聊天的!"

Jack笑著說 "我知道,你的表情已經告訴我了。"

接著,Jack把杯裡的紅酒一口飲盡,拿著杯子回到房間裡,再倒第二杯紅酒。江揚有些激動的走到Jack旁邊斥責他說 "你認真點行不行?"

Jack不做回應,只是坐了下來,推了一下他放在桌上的那杯紅酒。江揚接著很生氣的桌上的紅酒一口氣喝光。Jack看到江揚這樣,笑著指著旁邊的位子說 "坐啊!"

江揚接著很用力的把椅子拉開坐下,Jack等到江揚坐下後,一邊幫他倒第二杯紅酒,一邊笑著問他說 "怎麼啦?今天那麼躁?"

江揚激動的說 "如果今天你的上司跟你說,要你抓你的朋友歸案,你能不激動嗎?"

Jack聽完了江揚的話後,若有所思的看著杯裡的紅酒說 "我既然選擇要回來,就有被你抓的心理準備了。"

接著又把自己杯裡的紅酒喝光。江揚看著Jack,心裡竟然開始難過了起來。而Jack又再幫自己倒了一杯紅酒,喝了一口後說 "喝紅酒可以使人心情平靜,也是你現在最需要的。"

而在外面,大家都在議論紛紛的討論,江揚今天來找Jack的目的。長腳蟹拿著自己的飲料自言自語的說 "江揚好端端的突然來找Jack哥,到底想要幹嘛?"

Keymen有些諷刺的說 "警察突然來找他,一定沒好事!"

此時BT感覺到江翹的不自在,因為不管如何,她的哥哥是警察,這是無可改變的!BT 為了不想要江翹感到不舒服,所以就和大家說 "不好意思啊!我和阿翹有事要先走。"

說完後,BT就抓著江翹的手先離開了。而姣老看到他們走了之後,問 "搞什麼啊?那麼快就走?去試婚紗啊?"

長腳蟹說 "試你的頭!江揚是江翹的哥哥,你忘啦?"

姣老大夢初醒的說 "對啊!"

Keymen接著很擔心的說 "江揚雖然是Jack哥的朋友,可是這並不代表他不會不盡他一個身為警察的職責。"

keymen的老婆聽完後,很擔心的問 "老公,照你這麼說,那Jack哥會不會有事啊?"

大家聽到keymen老婆說的話後,臉色大變。而keymen也對他老婆使了個眼色,而她看了一下蓉蓉緊張的神情後,也注意到她說錯話,所以就笑笑的說 "不會的!我自己瞎猜,Jack哥那麼聰明,不會有什麼事的!"

姣老的老婆也安撫蓉蓉說 "對啊!Jack哥跟你是三世情緣,他跑不掉的。"

蓉蓉勉強的笑了一下。接著江揚和Jack就從房間裡走了出來,大家緊張的看著他們兩個。接著Jack拿起他放在一旁的外套說 "我有點事要和江sir去警局一趟,你們繼續玩。"

就在Jack轉頭要跟江揚走的時候,蓉蓉追上去說 "Jack!我跟你去。"

Jack笑著說 "沒事的!我跟江sir只是有點例行公事要辦,晚一點就回來。"

接著Jack一邊穿起外套,一邊叮嚀大家說 "你們別玩的太瘋啊!等一會兒玩完之後,把東西收拾好,順便幫我把蓉蓉送回家。"

大家有些不大情願的說 "知道了,Jack哥。"

接著Jack抓著蓉蓉的手臂,很溫柔的對她說 "我今天會很晚回來,不用等我,你先睡。"

就在Jack和江揚走了沒幾步之後,蓉蓉突然叫住Jack "老公。"

Jack猛然回頭,蓉蓉笑著對他說 "我會等你。"

Jack笑了一下,接著對江揚說 "看來我今天是走不了了!我明天再過去一趟可以嗎?"

江揚看了一下蓉蓉後,笑著說 "你老婆看起來就快哭了,我能說不行嗎?"

Jack也笑著說 "謝謝,我明天會過去的。"

江揚指著Jack,就像當年他們鬥智第一次偷宇宙之星時,Jack和江揚平手時,Jack對江揚說 "我等你。"

接著江揚就自己一個走了,而眾人在江揚走了之後歡呼,蓉蓉更是開心的上前抱住Jack,而Jack有些驚訝的說 "你們幹嘛啊?"

可是蓉蓉卻高興到哭了出來,說 "你不走了!你不走了!"

Jack被蓉蓉的眼淚搞的手無足挫的說 "我說了只是只是例行公事而已,真的沒事!別哭了!有什麼好哭的呢!"

可是蓉蓉卻只是抱的更緊,她的眼淚還是不聽指揮的開心的往下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9 21:50:1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集-1

晚上,Jack抱著已經喝醉的蓉蓉回家,而蓉蓉的臉上呈現出一種幸福的表情。Jack抱著蓉蓉上樓,把她放在床上,接著蓉蓉突然抓著Jack的衣服,躺在他的身上,Jack一開始有點不知所措,可是當他聽到蓉蓉一直傻笑的叫著 "老公。"

他就有一種莫名的喜悅湧上心頭。不知過了多久,他確定蓉蓉已經完全進入夢鄉了之後,就緩緩的把她的頭移到枕頭上,幫她蓋好被子,接著就緩緩的離開了。Jack坐在陽台,很專心的看著六法全書。而BT從外面走了進來叫他 "表哥。"

Jack把六法全書放下,看著BT說 "回來啦。"

BT走過來問他 "剛剛我大舅來找你,是什麼事?"

Jack又開始拿起六法全書一邊看,一邊回答說 "沒什麼,一些例行公事而已。"

BT拉開椅子坐下說 "表哥,我跟你是表兄弟。江揚是我老婆的哥哥,也就是我的大舅。你們兩個的事,是不是我最有資格知道呢?"

Jack不回答,只是繼續翻著六法全書,而BT接著說 "OK!就算你們兩個是基佬,我也不會說什麼!只要你告訴我他今天來跟你說了什麼就好!"

Jack看了一下BT後,眼神又放回六法全書上,而BT站了起來,激動的說 "一定有事!照你的性格,我剛剛說你是基佬,你不可能會沒反應!"

Jack把六法全書合起來,很著急的說 "你小聲點行不行!蓉蓉和波子都已經睡了。"

BT回頭看了一下,接著又坐在Jack的旁邊,小聲的問 "到底他今天來跟你說了什麼?"

Jack想起今天江揚和他說的三件事情,他重複給BT聽 "他今天來找我,有三件事。"

BT專心的聽著,Jack說 "第一件事,他說警方要對我一年前脅持趙君豪的事提起控訴。"

BT大叫 "什麼?他要

Jack馬上捂住BT的嘴,說 "你再那麼大聲,我就拿針線把你嘴巴縫起來。"

接著BT在自己的嘴巴上作了個拉起拉鍊的動作,Jack才把手放下來,接著小聲的問 "他要對你提出告訴?那第二件呢?"

Jack語重心長的說 "第二件,我和你都知道。他和我說他們抓到的國際盜竊集團,昨晚在牢房裡自殺死了。"

BT臉色凝重的說 "自殺?有腦子的人都知道不可能是自殺,擺明了是殺人滅口,怕他們三個會把整個集團抖出來。"

Jack說 "所以他今天才會想要我和他回警局一趟,叫我提供線索給他們。還說,等到他們抓到人之後,我如果可以幫他們做汙點證人,他們就不會追究一年前的事。"

BT生氣的說 "這擺明是變相勒索!"

Jack不回答,只是把手放在臉上,擺出在想事情的樣子。而BT接著問 "你不會真的要幫他們當汙點證人吧?"

Jack冷冷的回應說 "只怕我還沒到法庭,就已經沒命了。"

BT問 "那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Jack說 "我剛剛和Charles通過電話,他明天會和我去警局,而且我剛剛查了一下六法全書,這場官司不是不能打。"

BT問 "那接下來呢?"

Jack看著BTBT接著說 "這次我們擺了他們一道,還害他們被抓了三個人,他們一定不會放過我們的!說不定他們會比當年趙君豪對付我們還要瘋!"

Jack說 "所以今天江揚和我說的第三件事就是不希望我用非常手段去制止他們,他要我相信警方的辦事能力,而且站在朋友的角度,他說實在很希望我可以收手。"

BT聽完後,也露出很煩惱的樣子問 "姑姑知道嗎?"

Jack揉了一下頭說 "我就是不知道要怎麼跟她說。剛剛江揚才來那麼一趟,就把她嚇的抱著我哭,如果我跟她說,我真不知道她會有什麼反應?"

BT說 "姑姑也是因為愛你,怕你有事。"

BT把後背靠在椅背上說 "我也差不多,阿翹也希望我不要再走回頭路,和她一起管理好公司。"

Jack想了一下後問BT "BT,你明天早上有沒有空幫我帶一下波子?"

BT問 "你要幹嗎?"

Jack語重心長的說 "我還有件事要先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我爱松哥!

Rank: 1

发表于 2009-3-9 21:50:54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集-2

第二天一早,蓉蓉就被惡夢嚇醒,而她夢見的,正是Jack中槍的那一刻,不過不同的是,開槍打他的是江揚。蓉蓉被嚇醒後,看了一下旁邊,發現Jack並沒有在她身旁。她擔心的跑下樓,一直叫著 "JackJack!"

Jack正在樓下做早餐,他聽到蓉蓉叫他後,他把火關掉,著急的走出來問 "蓉蓉,什麼事啊?"

而蓉蓉看到Jack沒事,馬上就抱著他。Jack摸不著頭緒的問 "怎麼了嗎?"

蓉蓉只是很擔心的說 "我剛剛做夢,夢到江sir向你開槍。"

Jack笑著安撫她說 "傻瓜,只是做夢而已。我不是好好的站在這裡嗎?"

接著BT帶著波子正要從房間走出來的時候,房門才一打開,BT就看到他們兩個在客廳相互抱著,於是他把波子的眼睛遮起來,大叫 "哇!兒童不宜!"

接著就馬上把房門關起來。Jack看到後笑了一下,接著對蓉蓉說 "你先上去換衣服,我要帶你去一個地方。"

蓉蓉問 "哪裡?"

Jack故作神秘的說 "到了你就知道。"

接著Jack等蓉蓉把衣服換好之後,拿了塊布,把她的眼睛蒙起來,並且叫她不要偷看。在路上,蓉蓉緊緊的抓住Jack,而Jack也抓著蓉蓉把她安全的帶往他要帶她去的地方。在此時,Jack突然停下了腳步,蓉蓉問 "到了嗎?"

Jack把她眼睛上的布解了下來,接著映入蓉蓉眼裡的就是碼頭的日出。蓉蓉看到後,驚訝的看著JackJack笑著說 "我Jack言出必行!我說過會和你一起看日出,我就會做到!"

蓉蓉開心的抱著Jack,和他坐在碼頭邊,蓉蓉很開心的說 "你知不知道這一年來,我每天都坐在這裡看日出,為的就是希望有一天你真的可以在這裡。"

Jack抱著蓉蓉,有點不捨的說 "我知道。以後我都會在這裡,陪你手牽著手看日出。"

蓉蓉和Jack回到家後,Charles已經坐在客廳等Jack了。而Jack和蓉蓉一進門,波子就跑過來叫 "爹地!媽咪!"

Jack驚訝的問 "波子,你剛剛叫我什麼?"

波子說 "爹地啊。"

Jack看著BT。而BT只是站在一旁笑著,不發一語。接著波子說 "因為譚彬叔叔剛剛跟我說,叔叔既然已經跟媽咪結婚了,那叔叔就是我的爹地,所以我要叫叔叔爹地。"

BT笑著走進了他的房間。接著Charles走過來問波子說 "波子啊,那Jack叔叔當你爹地好不好?"

波子笑著說 "當然好啊!叔叔會做好多好吃的東西給波子吃,還會跟波子玩,還會變魔術給波子看。"

蓉蓉疑惑的問 "魔術?"

接著CharlesJack說 "Jack,該走了!"

接著Jack看了一下錶後,跟蓉蓉說 "蓉蓉啊,我有點事要出去一趟。"

蓉蓉知道,Jack要去警局找江揚。接著Jack蹲下跟波子說 "波子,爹地現在要出去一下,你乖乖的呆在家裡,聽媽咪的話,如果你乖的話,我回來再變魔術給你看。"

波子點了點頭。接著JackCharles就走了。Charles在路上還笑著問Jack "當爸爸的感覺怎樣?"

Jack只是笑著回應他,接著蓉蓉母子就看著Jack搭電梯離開了。而BT從房間走出來,看到蓉蓉的神情安慰她說 "放心吧!表哥沒事的!"

接著蓉蓉回到了餐廳,可是她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的,不是一直盯著牆上的鐘看,就是一直檢查手機,看看Jack有沒有打給她。到了晚上,蓉蓉回到家後,Jack還是沒回來,可是蓉蓉仍然堅持要等他。此時,家裡的電話響了!蓉蓉馬上接起電話問 "Jack哥?"

可是電話的另一頭傳來的是長腳蟹的聲音,長腳蟹問 "蓉蓉,Jack哥還沒回來啊?"

蓉蓉擔心的問 "他從早上出去,到現在還沒回來,是不是出事了?"

長腳蟹解釋說 "沒有,我只是知道Jack哥今天要去找江揚,有點擔心他,所以才打電話來問,你不要太擔心了。我一找到他,就叫他打電話給你。"

蓉蓉失望的說 "好吧,你一找到他就叫他打個電話給我。"

接著蓉蓉就把電話掛掉了。然後,蓉蓉就坐在客廳,看著門,等著Jack回來。

第二天早上,蓉蓉醒來後發現自己躺在床上。於是她走下樓去,看到Jack正在做早餐,蓉蓉叫了他一下 "Jack?"

Jack回頭看到蓉蓉走了下來,把火關掉,走過去問 "那麼早就醒啦!怎麼不多睡一會兒?"

蓉蓉問 "你昨晚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Jack笑著說 "你還好意思說啊!我一回來就看到你睡在沙發上,你睡的那麼熟,我又不想叫醒你,所以就把你抱上去睡了。"

蓉蓉接著又問 "你昨天怎麼都不打個電話給我?你知不知道我很擔心你啊?"

Jack笑著說 "抱歉!抱歉!因為江Sir要問我一點事情,所以我才把手機關掉。等問完之後,我又想說太晚了,不要吵你睡覺,所以就沒打電話給你囉!"

蓉蓉生氣的說 "以後不管多晚都要先打個電話給我!多晚都行!就是不能像昨天那樣都找不到你人!"

Jack笑著說 "遵命!老婆大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9-22 12:13 , Processed in 0.15841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