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小说小品] 原來愛上賊第三輯(5/30 更新第五十八集-6(下),在第5200樓)

  [复制链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28 23:06:54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集-3

Jack回到了餐廳之後,他馬上就看到了林藝正站在海盜餐廳之中,似乎在等著他的樣子。

Jack接著就走了過去,對林藝說 "怎麼啦?怎麼今天這位大美食家會大駕光臨我們海盜餐廳?"

林藝跟著就拿起了手中的紙袋,說 "剛剛拿到了一個好東西,所以想說來找個懂得欣賞的人一起來嚐嚐。"

林藝接著就把紙袋的口稍微往下拉了下來,給Jack看到放在裡面的紅酒,並且很得意的說 "紅酒首席,La Romanee Conti。"

Jack看到了之後馬上就從林藝的手中把那瓶紅酒拿過來,著那瓶紅酒,很興奮的說 "哇!你從哪裡找來的啊?"

林藝跟著就說 "我做哪行的你忘啦?"

Jack接著就看著林藝,說 "等等,對我那麼好一定有事求我。"

林藝跟著就把雙手插在腰上,看著Jack,說 "對啊,我把錢都拿來買酒,沒錢吃飯了。"

Jack聽到後就笑了一下,接著就說 "好,沒問題,老闆我親自下廚。"

 

Jack和林藝坐在餐廳裡面房間的位子,桌上放著幾到空盤子,以及一瓶開著的紅酒放在一旁。

Jack手中拿著一杯紅酒,搖著酒杯,看著酒杯裡的紅酒,說 "真不愧叫做紅酒首席。"

林藝手上拿著紅酒,站在房間外的陽台,看著日落,很陶醉的說 "你這裡的景色真的很美。"

接著林藝就轉過身來看著Jack,說 "再看下去,我還真怕會,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Jack跟著就看著林藝,笑著說 "酒不醉人人自醉沒關係,不要色不迷人人自迷就好。"

林藝聽到後就笑了出來,接著林藝朝著Jack走了過去,說 "Jack,有件事我一直都想問你,但是我怕你會生氣。"

Jack跟著就說 "少來了,要問就問,什麼事?"

林藝接著就問 "我想問你為什麼你之前結婚的時候會結的那麼急啊?而且你結婚都沒請我?不把我當朋友啊?"

Jack跟著就看著林藝,說 "我找的到你人嗎?你林藝是出了名的遊子,我要把請帖寄哪兒去啊?"

林藝聽到後就笑了出來,接著就說 "也對。"

說完,林藝就把杯裡的紅酒一飲而盡。

Jack跟著就對著林藝問 "怎麼?今天那麼有閒情逸致來找我喝酒,發生什麼事了嗎?"

林藝沒有回應Jack的問題,只是再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

Jack接著就看著林藝,問 "失戀了?"

林藝聽到後就看了一眼Jack,跟著就把那瓶紅酒放下,接著就拿著紅酒又往陽台走去,說 "別說了。"

林藝拿著紅酒又來到了陽台邊,看著日落,一臉心有感慨的樣子。

Jack跟著就拿著紅酒,走了過來,說 "對不起,我不知道。"

林藝接著就對Jack說 "你如果真想道歉的話,就陪我把這瓶紅酒給喝光。"

Jack跟著就說 "行,沒問題。"

說完,Jack和林藝的酒杯就敲了一下,發出了清脆的一聲"鏗",之後他們就一起把杯裡的紅酒給喝光。

 

Jack推開了家門,在客廳內看電視的伍利、嘉駿和波子隨之就抬起了頭來看著他。

嘉駿和波子接著就對Jack叫了句 "爹地。"

Jack把門關上,看著他們,問 "怎麼只有男生,女生都去哪兒了?"

嘉駿跟著就指了指他們的房間。

Jack看到後就朝著房間走了進去,喃喃自語的說 "這兩個女生又在做什麼了?"

Jack走到了走廊中的其中一間房門外之後就在門上敲了兩聲,蓉蓉的聲音從房間裡傳出來,說 "進來。"

Jack接著就推開了房門,他跟著就看到蓉蓉和安安坐在安安的床上,安安手中拿著一個粉紅色的毛線球。而蓉蓉就坐在安安的旁邊,兩隻手中各別拿著一隻織毛衣的鉤針,兩支鉤針之間還有著蓉蓉剛剛才織出來的一小段圍巾。

蓉蓉接著就轉過頭去看著Jack,跟著就問 "你回來啦?"

Jack雙手交叉放在胸前,靠在門上,看著他們,說 "高太太,你的效率也太好了吧?我昨晚才跟你說,你現在就已經在織了?"

蓉蓉繼續織著圍巾,說 "當然了,我們家有六個人呢,當然要早點織囉。"

說完,蓉蓉就把那一小段圍巾給掛在安安的脖子上,看著安安掛著圍巾的樣子。

跟著蓉蓉就看著安安笑了一下,笑著說 "好可愛。"

安安聽到了之後也跟著笑了。

Jack在一旁接著就說 "可是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能用粉紅色的毛線吧?還有很多顏色可以選,像是藍色還是白色,為什麼偏偏要粉紅色?"

蓉蓉跟著就轉過頭去看著Jack,問 "粉紅色有什麼不好?"

安安也跟著轉過頭去看著Jack,說 "對吧,粉紅色很可愛啊。"

Jack聽到了就問 "可愛?我們是男生欸!"

蓉蓉接著就問 "所以呢?"

Jack跟著就說 "所以,我們是男生,我們不喜歡粉紅色,更不能戴粉紅色的圍巾上街。"

安安接著就對Jack說 "媽咪已經買好了,來不及了。而且我們又不是上街,是出國玩。"

安安跟著就轉過頭來對著蓉蓉問 "媽咪,對不對?"

蓉蓉接著就看著安安,在安安的鼻頭上點了一下,說 "對了。"

Jack跟著就把頭靠在門上,說 "喔,我陣亡了。"

 

Jack走出房間之後就來到了客廳,伍利、嘉駿、波子依舊是在盯著電視在看著。

波子接著就轉過頭來看著Jack,說 "我們已經勸過他們了,可是沒用。"

伍利跟著就轉過頭去看著Jack,說 "現在你知道為什麼我們三個男生要在這裡了吧?"

Jack在沙發的扶手上坐了下來,嘆了一口氣。

嘉駿跟著就對著Jack問 "爹地,那我們真的要掛粉紅色的圍巾啊?"

Jack接著就抓著嘉駿的小腦袋,要他把頭轉過去看著電視,並且說 "看電視吧。"

跟著他們四個男生就一起朝向電視看去,看著電視。

伍利接著就看著電視,說 "我連想都不敢想我掛粉紅色圍巾上街會是什麼樣子。"

Jack、波子、嘉駿跟著就看著電視,一起說 "我也是。"

 

隔天,蓉蓉人在餐廳的廚房之中做著菜,突然,從她的背後傳來了一個聲音問 "老闆在嗎?"

蓉蓉馬上就轉過頭去,林藝正站在廚房門口看著她。

蓉蓉接著就把手邊的工作放下,朝著林藝走了過去,問 "你來找Jack哥啊?"

林藝跟著就拿起了他手中的紙袋,說 "剛剛開完工,有個好東西要給他。"

蓉蓉接著就說 "Jack哥他今天有事,不會來餐廳。"

林藝聽到就問 "不會來?這是什麼老闆啊?"

蓉蓉聽到後就在笑著,跟著蓉蓉就說 "你要給他什麼,不然我幫你交給他好了。"

林藝接著就說 "就是因為不能等,所以我一收工就趕來了。"

林藝跟著就把他手中的那個紙袋給打開,讓蓉蓉看紙袋裡面,並且說 "你看,正宗法國鵝肝醬。"

蓉蓉看著紙袋內部,笑著說 "哇,這可真的是哇。"

林藝接著就說 "我剛剛去法國餐廳做完評鑑,他們給了我這個,本來我是想說拿過來這裡,可以用這個的一半和Jack的紅酒和廚藝做個交換,誰知道他不在,我又不能拿回酒店自己做。真是的,再等下去,鵝肝醬就要變質了,浪費這麼好的食材。"

蓉蓉想了一下之後就對林藝說 "不然這樣好了,Jack哥不在,我替他提供紅酒給你,但是廚藝我就沒辦法了。"

林藝聽到後就在想著,跟著他就對蓉蓉說 "不會,你有辦法的。"

 

林藝在廚房之中切著菜,而蓉蓉就站在一旁看著。

蓉蓉看著林藝切菜的樣子,說 "哇,居然要你這個美食家親自出馬。"

林藝接著就一邊切著菜,一邊說 "其實美食家說穿了也只是嘴挑了一點,其他的根本就沒有什麼,我的廚藝說不定還比不上Jack呢。"

蓉蓉跟著就笑著說 "不會吧?"

林藝接著就抬起頭來看著蓉蓉,笑著說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林藝話才說完,他馬上就停下了手邊的工作,把手縮了回來,抓著自己的手,露出了很痛的樣子。

 

林藝和蓉蓉坐在廚房裡,蓉蓉正在幫林藝的手指貼上膠布。

林藝接著就對蓉蓉說 "唉,我話才剛說完呢,馬上切到了自己的手指頭。看來我還是只能乖乖的坐著,等著吃了。"

蓉蓉跟著就看著林藝的手指,說 "只是意外而已嘛,你不用這麼說啊,你還會痛嗎?"

林藝在這時看著蓉蓉緊盯著他手指看著的神情,而蓉蓉看著林藝的手指,說 "記得,你的手指不能碰水喔。"

接著蓉蓉就放開了林藝的手,說 "好了。"

林藝跟著就看著他那被蓉蓉用著上面有卡通圖案的膠布貼著的手指,說 "哇,你這膠布也太可愛了吧?沒有其他的嗎?"

蓉蓉接著就笑著說 "安安吵著說上面的圖案很可愛,說什麼都要用這個,沒有圖案的她說什麼都不要。"

林藝跟著就說 "安安這一點到挺像Jack的,不過他是打死都不要用有圖案的。"

蓉蓉接著就在笑著,而林藝跟著就說 "對了,差點忘了正事。"

 

蓉蓉把鐵盤放進了烤箱之中,接著就把烤箱關上,轉過身來面對著林藝。

林藝跟著就說 "不錯嘛,難怪Jack會那麼放心的把餐廳交給你。"

蓉蓉接著就說 "那也要你這個大廚教的好才行啊。"

林藝馬上就把雙手握拳,放在胸前,用著古人式的敬禮,說 "不敢當,不敢當。"

蓉蓉看到後就在笑著,而林藝跟著就說 "對了,剛剛你有記得把核桃放進去嗎?"

蓉蓉聽到後馬上就說 "啊!我忘了!"

接著蓉蓉馬上就又轉過身去把烤箱打開,而林藝聽到後則是一臉無奈的樣子往旁邊看去。

而蓉蓉由於太過心急要把鐵盤拿出來,甚至還忘了戴上手套,林藝看到後馬上就想警告她,說 "喂!"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蓉蓉的手已經碰到了鐵盤,給鐵盤燙到了。

林藝馬上就抓著蓉蓉的手,走到了一旁的洗手台,打開了水龍頭用水沖著蓉蓉的手。

林藝跟著就對蓉蓉說 "看來我們兩個是半斤八兩,一個切菜切到手,一個被烤箱燙到。"

蓉蓉接著就笑著說 "你說如果Jack哥看到我們兩個做菜做成這樣的話,他會怎麼樣呢?"

林藝跟著就說 "他會怎麼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會殺他滅口。"

蓉蓉聽到後就在笑著。

此時,門外有兩個服務生在用著廚房上的氣窗偷看著蓉蓉和林藝。

其中一個服務生說 "你看,老闆娘在跟別人打情罵俏。"

另一個服務生接著就說 "只是聊天吧,沒那麼嚴重啊。"

那個服務生跟著就說 "不嚴重?難不成一定要看到自己老婆跟別的男人睡在同一張床上才是啊,你看那傢伙跟老闆娘親熱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才是老闆呢。"

Jack接著就在他們兩個的背後出現,問 "你們在做什麼?"

那兩個服務生馬上就站直了身體,對著Jack說 "老闆。"

Jack跟著就對他們問 "你們剛剛說什麼?"

那兩個服務生接著就說 "沒有,我們去做事了。"

說完,那兩個服務生就朝著餐廳中跑去。而Jack看著他們離開之後就湊到了廚房的門前,正當他才把門打開一些的時候,他就從氣窗上看到蓉蓉和林藝正有說有笑的聊著天,而且兩個人的手還在洗手台上抓在一起。Jack沒有進去,也沒有出聲,只是站在門口看著。

跟著Jack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叫著 "爸爸電話,爸爸電話,爸爸電話

蓉蓉和林藝人在廚房裡都聽到了Jack的手機鈴聲,他們轉過身去,只看到廚房的門在搖著。

 

蓉蓉和林藝從廚房中走了出來,而Pinky也正好從員工休息室中走了出來。

蓉蓉接著就對Pinky問 "PinkyJack哥剛剛是不是有來過?"

Pinky跟著就說 "對啊,但是不知道為什麼,boss才來就走了。對了!"

Pinky接著又走進員工休息室中,之後就拿了一把折疊傘出來交給蓉蓉,說 "這是boss在走之前叫我給你的,他說今晚會下雨,怕你沒帶傘,專程給你送來的。"

蓉蓉跟著就問 "為什麼他不自己給我?"

Pinky接著就說 "我不知道。"

跟著林藝在一旁很得意的吹了一聲口哨,之後就笑著說 "哇嗚,世界奇景,有人在吃醋呢。"

蓉蓉和Pinky接著就對著林藝問 "吃醋?"

林藝跟著就又抓著蓉蓉的手起來,說 "剛剛我抓你的手,還有說有笑的,你老公來了看到這一幕,可是他一聲不吭就走了,那你說他是不是在吃醋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28 23:09:05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集-4

Ali坐在酒吧之中,手裡拿著一瓶啤酒在喝著,而Jack接著就在她旁邊的位子坐了下來,並且說 "我來了,找我什麼事?"

Ali接著就坐了起來,把啤酒放在桌上,說 "有人要我跟你說他知道你在打聽地下論壇,他說他可以幫你。"

Jack跟著就問 "誰?"

Ali接著就看著Jack,說 "韓森。"

Jack聽到了就問 "韓森?韓森不是我岳父的朋友嗎?為什麼他會叫你傳話,而不是我岳父?"

Ali跟著就說 "我的天啊,沒想到今天除了當信鴿之外還得當講古的。"

Ali接著就坐直了身體,對著Jack說 "其實呢,那是因為韓森跟你岳父他

Ali突然停下了話,朝著Jack身後很專心的在看著。

Jack跟著轉過身去朝著Ali盯著的地方在看著,他看到後面有一桌人玩的很開心。

接著Jack就轉過身來對著Ali問 "認識的嗎?"

Ali馬上就說 "我情願不認識!走,我們換個地方談。"

說完,Ali就拿著她的包包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而Jack也打算跟著Ali一起離開。

就在Ali拿起她的包包站了起來,那桌之中有一個男人就指著Ali,叫著 "喂!你們看是誰!"

Ali有些無奈的轉過頭去看著那桌的人,而那桌人當中就有一個女人笑著說 "那不是你之前才甩的女朋友嗎?你要不要過去跟她打招呼?"

另一個男人跟著就笑著說 "你不會吃醋嗎?而且人家有新男友了,看到沒有?她現在喜歡比她,成熟,的男人。"

之後那桌人就又開始笑了起來,開心的非常。Ali接著就直接拿起了在桌上的啤酒瓶,朝著那桌的人走去,Ali的氣勢看起來就像是要去砍人的小混混一樣,而那桌人卻還在為一些不知道是什麼事在大笑著。跟著Ali走到那桌人之前的時候,Ali就舉起了那個啤酒瓶,準備往剛剛那個嘲笑她的男人頭上砸去。

就在Ali高舉啤酒瓶的時候,她的手突然被某個人給抓住了。

Ali轉過身來,Jack抓著她那高舉啤酒瓶的手,像是宣佈般的大聲說 "你有沒有搞錯啊?你不是說你已經甩了他了嗎?還跟他見面做什麼?"

Ali聽的不由得是一頭霧水,而且那桌的人,甚至應該說是一整個酒吧的人都在盯著他們在看著。

Jack接著就把Ali手中拿著的啤酒瓶子給拿了過來,並且說 "給我!你死裡逃生一次還不夠啊?你應該慶幸你不是那麼隨便的人,不然你被他傳染到了愛滋病該怎麼辦?"

跟著Jack就拉著Ali的手往外走去,說 "還不快走?愛滋病會經由飛沫傳染的你不知道嗎?"

就在JackAli走出酒吧之後,酒吧裡的每個人都直盯著那個男人在看著,原本他們的歡笑也都沒了。

而那個男人接著就想說 "我沒

那個男人話還沒說完,跟他同桌的人就全部都一哄而散,馬上都跑光了。

 

JackAli走在大街上,兩個人都漫無目的的在往前走著。接著Ali突然笑了出來,停下了腳步在街上大笑著,甚至還彎下了身子在笑著,而Jack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絲的笑容,隨著Ali的笑聲出現。

Ali跟著就一邊笑著,一邊指著Jack,說 "你好賤喔。"

Jack很得意的笑著說 "對付什麼人就要用什麼招,怎麼樣?現在心情好一點了吧?"

Ali慢慢的平復了心情,笑聲也慢慢的收了起來,可是接著,他們兩個又同時笑了出來,開始在大笑著。

Jack跟著就搭著Ali的肩膀往前走,說 "走吧!你剛剛要跟我說的事情還沒說完呢。"

 

Jack坐在他的書房之中,一隻手托著下巴,一隻手放在滑鼠之上,眼睛和腦袋裡的每一個細胞都很專心的在盯著電腦螢幕在看著。

蓉蓉緩緩的走進了Jack的書房,而Jack還是一樣看著電腦螢幕,手也還是一樣放在滑鼠之上。

蓉蓉朝著Jack走了過來之後就對他叫了句 "Jack哥。"

Jack維持著一樣的動作,看著電腦螢幕,說 "嗯。"

蓉蓉想了一下之後就問 "你今天來過餐廳啊?"

Jack盯著電腦螢幕,說 "嗯。"

蓉蓉接著就有些試探的問 "你看到我跟林藝了啊?"

Jack看著電腦螢幕,說 "嗯。"

蓉蓉跟著就對著Jack問 "你吃醋啦?"

Jack接著就看著電腦螢幕,心不在焉的說 "嗯。"

蓉蓉看到Jack這樣無視於她的態度真的有些火大。

蓉蓉跟著就對著Jack有些嚴肅的叫了一下他 "Jack哥。"

Jack一樣是看著電腦螢幕,說 "嗯。"

蓉蓉又叫了一次 "Jack!"

Jack仍然是看著他的電腦,說 "嗯。"

接著蓉蓉乾脆上前去抓著Jack的下巴,要他把頭轉過來看著她,並且說 "高哲!我有話問你,你看著我回答行不行啊?"

Jack跟著就把整個身體和椅子轉過來,面對著蓉蓉,心不甘情不願的說 "你想問我什麼?"

蓉蓉接著就把抓著Jack下巴的手縮了回來,直視著Jack的眼睛,說 "我問你,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氣?"

Jack跟著就問 "你說你今天跟林藝在廚房的事嗎?"

蓉蓉點點頭。

Jack接著就說 "如果你看到我跟別的女人有說有笑的,手還抓在一起,然後有人在你的面前說你老公有外遇的話,我問你,你開心的起來嗎?"

說完,Jack就把身體轉回去,繼續看著他的電腦螢幕,手放回到滑鼠之上游移著,冷冷的說 "反正你是個成年人,愛怎樣就怎樣,我也管不到你。"

蓉蓉聽到了之後,跟著就解釋說 "林藝今天是來找你的,可是你不在,我就想說替你招呼他,你不會這樣也生氣吧?"

Jack接著就看著電腦螢幕,說 "我沒有說我在生氣,我說我不是很開心而已。"

蓉蓉聽到後就在想著,之後就說 "你把手給我。"

Jack看著電腦螢幕,賭氣般的說 "怎麼?不想抓林藝的手,突然想抓我的手啦?"

蓉蓉聽到後心裡有點不是滋味,跟著就說 "你把手給我就對了啦。"

Jack之後就隨手就把他的左手朝著蓉蓉伸了過去,可是眼睛還是直盯著電腦螢幕,右手還是抓著滑鼠。

蓉蓉接著就把她脖子上掛著的那條,當初Jack送給她的鍊子拿了下來,一邊在Jack的手腕上纏繞著,一邊說 "我記得你跟我說過勿忘草的故事的,現在我把這條鍊子掛在你這裡,代表我不會忘記你,這樣可以了嗎?"

Jack跟著就把手縮了回來,看著那條項鍊在他手上變成是手鍊的模樣,接著就轉過頭去看著蓉蓉,說 "你把鍊子給了我,難道你就不怕我會忘了你嗎?"

蓉蓉在Jack的鼻頭上點了一下,說 "你敢嗎?"

Jack的嘴角跟著就露出了一勾笑容,可是他接著就坐直了身體,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看著蓉蓉,說 "你算盤也打的真精,鍊子是我送給你的,故事是我跟你說的,你這樣來哄我也太沒有誠意了吧?"

蓉蓉接著就問 "那你想怎樣?"

Jack臉上的笑容浮現的更明顯了,說 "你說呢?"

跟著Jack就用著左手食指在他微笑的嘴唇上點了一下,蓉蓉看到後就帶著笑容把眼睛給閉上了。

Jack接著就站了起來,把臉朝著蓉蓉的方向湊了過去。

可是正當Jack的嘴唇要碰上去的時候,突然一個聲音響起 "爸爸電話,爸爸電話,爸爸電話

蓉蓉聽到後就把眼睛睜開了,而Jack跟著就把臉收了回來,朝著自己的身上看去,問 "有沒有搞錯啊?"

Jack從身上拿出了手機,接著就把手機接了起來,放在耳朵旁邊,跟著Jack就看著蓉蓉,對電話說 "你還真會挑時機打電話來啊。"

接著Jack就對著電話說 "你叫計程車就行啦。" "好啦好啦,我現在開車過去。"

說完,Jack就把電話掛掉了,而蓉蓉跟著就問 "誰啊?"

Jack接著就一臉無奈的說 "BT,他說他車子拋錨,叫不到計程車,問我可不可以過去接他。"

蓉蓉聽到後就笑了一下,跟著就想轉身離去,可是Jack卻拉住了她。

蓉蓉回過頭來看著JackJack有些調皮的說 "你好像還欠我一個東西喔。"

蓉蓉接著就把Jack的手鬆開,說 "機會只有一次,沒了,就是沒了。"

說完,蓉蓉就帶著笑容轉身離去。

Jack站在原地深吐了一口氣,跟著就轉過身來看著他的電腦螢幕,而他的電腦螢幕上顯示的是一個線上遊戲,並且跳出了一個視窗問他"nextYes or No",Jack點下了No的選項,整個遊戲就直接被關掉了,跳到了一個網頁,而那個網頁正是地下論壇。Jack在右上角的X點了下去,關掉了網頁,跳到了桌面,之後Jack才鬆開他抓著滑鼠的手,離開他的書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28 23:17:06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集-5

Jack的車子在被一片黑色空氣壟罩,而且空無一人的街道之上行駛著,直到前方的三個燈號變成了紅燈,Jack的車子才緩緩的停下了速度,在黑暗之中唯一看的到的紅色前停了下來。

BT坐在副駕駛座之上,看著前方的擋風玻璃說 "表哥,我知道你現在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但是你可不可以再開快一點?我已經遲到十分鐘了。"

Jack握著方向盤,看著前方,說 "誰叫你自己那麼沒時間觀念的,我看你車子一定又忘記送去車廠檢查了對不對?"

BT馬上就說 "哪有?我車子才剛送回來欸。"

此時,一陣高轉的引擎聲和輪胎摩擦聲音從他們車子的後方傳來。JackBT都朝著他們車子的後方看去,但是他們只看到一台賽車的前車燈在一剎那間呼嘯駛過。

BT接著就冷笑一聲,說 "我看八成是哪個富家子弟無聊來這裡玩賽車。"

Jack跟著就看著BT,問 "賽車會只有一台嗎?"

BT聽到後就說 "可能是試車吧?"

Jack接著就說 "聽引擎的聲音應該是已經調好的,而且輪胎摩擦的聲音也很舊了,應該是已經試過的。"

BT跟著就說 "你那麼行,那你告訴我,那輛賽車是做什麼的?"

此時,他們前方的燈號變了,變成了綠色。

Jack一邊把手煞車放下,一邊向前行駛,說 "不知道,耍帥吧?"

Jack繼續開著車子在街道上行駛。

BT坐在副駕駛座之上,摸著肚子,說 "表哥,你車上有沒有東西吃啊?"

Jack開著車子,看著前方,說 "你看看後座有沒有吧?"

BT聽到了之後就把安全帶解開,把整個身子都往後座探去。而Jack仍然是開著他的車子,朝著前方駛去。

接著BT從車子的後座中拿出了一包已經開封過的零食出來,他看著零食,說 "哈,該給嘉駿跟安安零用錢。"

跟著BT抬起了頭來,看著車子後方,說 "表哥,既然你那麼行,那你猜不猜的到那輛車是什麼廠牌的?"

Jack開著車子,說 "我怎麼可能會猜的到。"

BT轉頭過去對著Jack說 "是深藍色的PRIMERA。"

Jack聽到了就問 "你是怎麼知道的?"

BT看著Jack,說 "因為就在我們後面,而且還沒有車牌。"

那輛賽車型的車子的的確確就在Jack的車子之後,它那刺眼的車頭燈簡直就讓人連眼睛都睜不開,而且隨著它那高轉速的引擎聲,距離著Jack車子的距離一步一步的縮小了。

Jack接著就讓了旁邊的通道出來,打算讓那輛車先過,可是那輛車開到Jack旁邊的時候不是呼嘯駛過,而是直接就朝著Jack的車子給撞了過去。

JackBT在車上都感受到了那輛車撞上來的力道,尤其是沒有綁上安全帶的BT,他手中的零食更是灑的到處都是。

BT跟著就問 "搞什麼啊?"

BT話才說完,那輛車子就又撞了上來。Jack朝著那輛車子的駕駛座看去,他看到那輛車的駕駛戴上了頭套,一身職業車手的打扮,根本認不出他的長相。

Jack接著就對BT說 "快點坐好!"

BT聽到了之後就在車子裡的狹小空間中退後著,慢慢的挪到副駕駛座上。那輛車子就又朝著他們的車子撞了一下又一下,車子上都已經多了好幾處的凹痕,輪胎也磨損的相當嚴重,地上的輪胎痕跡因為衝擊都已經不知道已經在柏油路上畫了幾條了。

BT好不容易坐上了副駕駛座之後就問 "怎麼回事啊?"

Jack開著車子,說 "我不知道。"

跟著前方的燈號變成了紅燈,Jack不顧燈號直接往右方開去,而那輛車也還是緊跟在他們的旁邊,原本要行駛的汽車也都被迫停了下來,按了長長的喇叭聲。

BT接著就對著Jack說 "那是紅燈欸!"

Jack開著車子,說 "你認為我現在還有空遵守交通規則嗎?"

跟著那輛車子又撞了他們好幾下。

BT接著就對Jack很著急的說 "你想想辦法啊!"

Jack開著車子,說 "我在想了!我在想了!"

跟著那輛車又想撞上來,Jack踩下了煞車,整輛車的速度都慢了下來,讓那輛賽車撲了一個空,可是那輛賽車接著也停了下來,眼見兩輛車就要撞上了。Jack馬上就又踩下了油門,並且把方向盤轉了一個方向,閃過了相撞的危險,從那輛賽車旁開了過去,在地上留下了一條長長的輪胎痕跡,那輛賽車也仍然是尾隨在後,這兩輛車就繼續在街道上奔馳著,你來我往。

Jack開著車子,問 "你的安全帶綁好了沒?"

BT聽到後就想抽出安全帶綁好,可能是BT抽的太用力的關係,安全帶一下子就被BT給抽出了十呎長出來。BT扣著安全帶,可是由於太慌亂的關係,老是扣不進環中。

那輛賽車還是一樣不停的在用著車身撞上來。

接著在那輛賽車又準備撞上來的時候,BT的安全帶好不容易才扣進了環中,說 "好了。"

Jack隨之就說 "抓緊了!"

說完,Jack就把心一橫,直接跨過道路中間的安全島,把整輛車子開到了旁邊行車方向相反的道路上,閃過了那輛車子又要撞上來的那一下。可是他們迎面而來的就是一輛私家車的車頭燈和喇叭聲,Jack馬上就把方向盤一轉,剛好閃過了和那輛車子對撞,可是Jack的車子在這個時候也控制不住,往旁邊翻了過去,巨大的一連串金屬撞擊的聲音在此時都讓許多車子上的乘客和駕駛注意到,並且停下了車來。

那輛賽車停下了車,用著後照鏡看到Jack他們翻車之後就又朝著前方繼續開去。

Jack的整輛車子翻倒在地上,而JackBT被困在車子之中,血液從他們的身上經由傷口一滴一滴的流下,意識也昏迷了過去。此時,Jack的電話鈴聲響起,叫著 "爸爸電話,爸爸電話,爸爸電話

 

蓉蓉、波子、嘉駿、安安坐在沙發上等著缺席的那兩個人。

安安抬起頭來問蓉蓉 "媽咪,我肚子好餓喔,什麼時候可以吃飯?"

蓉蓉輕輕摸著安安的頭,說 "安安乖,等人到齊後就可以開飯了。"

此時,門被打開了,每個人都抬起了頭來。

伍利站在門後,說 "抱歉,遲到了。"

波子接著就說 "沒關係,你不是最晚的那個人。"

伍利聽到了之後就看了看,跟著就問 "怎麼少了一個?他去哪裡了?"

嘉駿搖搖頭,說 "不知道。"

波子接著就對蓉蓉問 "對了,媽咪,爹地有帶那隻手機嗎?"

蓉蓉聽到後就在身上搜索著,說 "對了。"

跟著蓉蓉就從身上拿出了那隻情侶機,蓉蓉在鍵盤上按了幾下之後,螢幕上就出現了一個類似GPS的地圖。

此時,家裡的電話響起,波子馬上就伸手過去把電話接起來,對著電話問 "喂?"

接著波子的神情完全變了,他緩緩的轉過頭來看著大家,說 "警察打電話來,說爹地撞車,進了醫院。"

大家聽到這個消息後都給嚇到了,而蓉蓉的手機從她的手中滑落到了沙發之上。在手機螢幕上那個標示著"老公"的位置,正在醫院的座標上閃爍著,一閃一閃的閃爍著。

 

蓉蓉和伍利用著著急的腳步在醫院的走廊上走著,他們在急診室的通道之中不停的朝著急診室中的病床看去,搜尋著。

接著他們看到BT和江翹坐在一個用著布簾圍起的病床之外,旁邊還站著一個員警,而BT的臉上貼著一塊紗布,右手上包著三角巾。

蓉蓉和伍利看到他們之後馬上就跑了上去。

伍利跟著就對著他們問 "BT,你沒事吧?Jack呢?"

蓉蓉則是問 "Jack他沒事吧?"

江翹朝著用白布圍起來的病床裡面指了進去,說 "Jack哥還在裡面。"

此時,醫生和護士也正好把白布給拉開,全部的人都往白布之內看去。

Jack沒有戴上眼鏡,頭上包著繃帶,左腳小腿上打上了石膏,左手手腕上包著手掌固定板,坐在病床之上。

Jack看到他們之後就對著伍利和蓉蓉揮著手,就像是打招呼的說 "嗨。"

伍利跟著就對著醫生問 "醫生,他沒事吧?"

蓉蓉則是馬上就衝了上去抱著Jack

醫生接著就對伍利說 "高

蓉蓉抱著Jack,鬆了一口氣之後就說 "謝天謝地你沒事。"

Jack就像是開玩笑的說 "抱歉,我把車撞爛了。"

伍利看到後就對著醫生問 "醫生,可以再把布簾拉起來嗎?"

BT則是轉過身來對著阿翹,像是個小孩的說 "我也要。"

阿翹接著就說 "好啊,下次你又撞車的時候再說。"

而那個員警跟著就來到了Jack和蓉蓉的身邊,對著Jack說 "

蓉蓉聽到員警的聲音之後就鬆開了抱著Jack的手,轉過身來和Jack一起看著那個員警。

Jack接著就說 "可以。"

蓉蓉跟著就對Jack說 "我先幫你去辦住院手續。"

說完,蓉蓉就轉身離去。

Jack聽到後就又叫住了蓉蓉 "蓉蓉!"

蓉蓉聽到Jack的聲音之後就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看著他。

Jack從一旁的櫃子上拿起了鏡片已經裂開的眼鏡給蓉蓉,說 "我眼鏡壞了,你可不可以再幫我去配一副。"

蓉蓉接過了眼鏡之後就說 "好,我等一下就先回家幫你再拿一副眼鏡過來。"

說完,蓉蓉就轉身離開。

那個員警接著就對著Jack問 "請問你認不認得撞你的那輛車的車牌,或是在車上的駕駛?"

蓉蓉聽到員警的問題之後就轉過頭來看著他們,而Jack正在回答 "我認不出那個駕駛,他頭上帶著頭套,而且他把車牌拆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28 23:18:48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集-6

Jack坐著輪椅和BT一同進入了病房之中,江翹扶著BT,伍利則是推著Jack的輪椅。

BT一邊走著,一邊說 "早知道就不坐你車了,還害的我破相。"

Jack一邊被伍利推到病床那邊,一邊說 "現在好像傷的最重的是我?"

接著Jack就在伍利的攙扶下慢慢的從輪椅挪到病床之上,而BT也在阿翹的攙扶下慢慢的坐到了病床之上。

伍利跟著就對江翹說 "阿翹,你要不要先回家幫BT收拾一些住院的東西過來?我看著這兩個傢伙就好。"

江翹聽到了之後就轉過頭去看著BT,而Jack接著就說 "放心吧,只是離開一下,你老公不會有事的。"

BT也跟著對江翹問 "捨不得我嗎?"

江翹接著就說 "誰有空捨不得你啊?你給我安分點,聽到沒有?"

說完,江翹就轉身走出他們的病房了。

就在江翹走了之後,伍利就對著他們兩個一臉嚴肅的問 "到底是怎麼回事?誰做的?"

BT搖搖頭,說 "不知道,那輛車一直朝著我們撞過來,又沒車牌,又認不出人,不知道是誰。"

Jack跟著就對伍利說 "岳父,你可不可以幫我打個電話,叫江sir過來一趟?"

伍利接著就對著Jack問 "你知道是誰?"

Jack面有愁容的說 "不知道,但是我希望不是他們。"

 

蓉蓉手裡拿著一個袋子,裡面裝著Jack住院時會需要用到的日用品,她站在醫院對街的斑馬線之前,等著燈號轉成紅燈,準備往醫院門口走去。

跟著蓉蓉轉起頭去的時候正好看到江揚從醫院門口走了出來,可是接著,伍利就跟在江揚的後面從醫院門口跑了出來,叫住了江揚。跟著蓉蓉就看到他們兩個在醫院門口說了一些話之後就一起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一起坐上了江揚的車子。而蓉蓉就看著江揚開著車子,伍利坐在副駕駛座之上,從她的面前經過。

 

Jack坐在病床之上,沒有戴著眼鏡,而BT就坐在一旁的病床上,旁邊還站著姣老、keymen、長腳蟹。整間房間都是清一色的白,而他們兩張病床的中間只有一張白色的簾子,以及他們床邊各自的床頭櫃,和一張椅子。

長腳蟹接著就說 "Jack哥,他這次是開車撞你,萬一下次他們開槍還是放炸彈該怎麼辦?"

BT也跟著很衝動的說 "就是!說不定下次目標就成了我們其他的人。現在已經不是我們願不願意的事了,誰知道他們下次會做些什麼?他們知道你沒事的話說不定還會再來第二次、第三次。"

姣老帶著一些氣憤的說 "Jack哥,不管對方是誰,這次擺明是衝著我們來的,我們不能這樣就算了。"

蓉蓉手裡拿著袋子,走到了他們的病房門口。

正當蓉蓉伸出手去壓下把手的時候,正好從門縫中看到了他們五人,而keymen正一臉嚴肅的對Jack說 "Jack哥,我知道你很難做,我也是,我不希望我現在的生活受到影響,但是為了我們以及我們家人的安全,這次你聽聽我們的話,出手吧。"

蓉蓉接著就敲了兩下房門,跟著就打開了房門,而在場的五人馬上都停下了這個話題,轉過頭去看著蓉蓉,露出了微笑對著她,尊敬的叫了句 "嫂子。"

蓉蓉拿著袋子,走了進來,問 "你們來啦?"

他們點點頭,說 "是啊。"

Keymen笑著問 "幫Jack哥拿東西過來啊?"

姣老也笑著說 "真是個好老婆。"

跟著長腳蟹就說 "不過探病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也該走了。"

說完,長腳蟹就轉過頭去對著JackBT說 "Jack哥,BT,我們先走了。"

接著他們三人就往門口走去,就在他們走了之後,蓉蓉就拿著袋子朝著Jack這裡走了過來。

蓉蓉跟著就把手中的袋子拿到了Jack床邊的床頭櫃之上,之後就對Jack問 "你怎麼樣?傷口還會不會痛?"

Jack接著就對蓉蓉說 "還會痛啊,但是看到你就覺得比較沒那麼痛了。"

BT在隔壁的床上聽到後就說 "喔!拜託!都幾十歲了還那麼肉麻!我睡覺了,我睡覺了。"

說完,BT就把被子裹在自己的身體裡面,用被子把自己給包起來。

蓉蓉跟著就從袋子之中拿出一些書,說 "我怕你無聊,所以從家裡帶了一些書給你看。"

接著蓉蓉又從袋子之中拿出了一個眼鏡盒給Jack,說 "我明天再幫你去配一副新眼鏡,你先戴這副吧。"

Jack接過了眼鏡盒之後就說 "太好了,不戴眼鏡我好不習慣。"

而蓉蓉跟著就從袋子之中拿出了一個湯壺,還有碗跟湯匙,說 "我知道你不喜歡吃醫院的東西,所以我從家裡帶了點湯給你。"

Jack打開眼鏡盒之後就把裡面的眼鏡戴上,之後就轉過頭來對著蓉蓉,問 "孩子知道我撞車的事了嗎?"

蓉蓉一邊把湯乘到碗裡,一邊說 "知道啊,他們都說想要來看你,但是我說太晚了,所以叫他們明天放學後再過來。"

接著蓉蓉就把乘好的湯還有湯匙小心翼翼的端給Jack,而Jack跟著就舉起了他那已經包上了手掌固定板的左手,問 "你要我怎麼端?"

蓉蓉看到後就笑了一下,接著她就自己舀起了一湯匙的湯,吹了一下之後就送到Jack的嘴邊,並且說 "小心燙喔。"

Jack把那口湯給送進了嘴中,跟著就讚嘆的說 "哇嗚,真的是死也值得了。"

BT在一旁掀開了他蓋在頭上的被子,對著他們說 "喂,一場表兄弟你不用這樣吧?你明知道我肚子很餓。"

Jack接著就像是個小孩子搶玩具的轉過身去,說 "總之你別想打我這碗湯的主意。"

而江翹跟著就打開了他們病房的房門,背著裡面裝著BT日用品的袋子,舉起了手中剛買回來的一碗粥,說 "愛心白粥到。"

BT看到後就大叫 "謝謝老婆!還是我老婆對我好。"

Jack接著就對BT說 "所以說,住院不一定是壞事。"

蓉蓉在一旁看著Jack,想到了剛剛keymenJack說的話,還有伍利跟江揚離開的那一刻,心中不免掀起一陣陣的失落以及擔心。

 

第二天,在病房之中,BT坐在床上,用著筆記型電腦,用著另一隻沒有包上三角巾的手在打著鍵盤,眼睛直盯著鍵盤不放,而Jack則是整個人還裹在被窩之中。整間房間還是一樣,清一色的白,兩張病床的中間只有一張白色的簾子,以及他們床邊各自的床頭櫃,和一張椅子。

Jack接著就把被子掀下,看著BT,說 "如果你兩隻手都受傷的話你是不是可以停一下?我從昨晚開始就被你打鍵盤的聲音吵的睡不著,如果你再不停止打鍵盤的話我就要打斷你另一隻手了。"

BT跟著就繼續著一樣的動作,說 "少來,你明明就有睡著,你如果要說昨晚的話,我可以跟姑姑說很多呢,你要嗎?"

接著他們病房的門給打開了,嘉駿跟安安跟著就跑了進來,朝著Jack這裡跑了過來,叫 "爹地!"

接著他們兩個就跳上了床,緊緊的抱住了坐在病床上的Jack,而Jack也伸出了雙手去抱著他們,說 "怎麼樣?爹地不在家,有沒有乖啊?"

嘉駿跟安安跟著就對Jack說 "有,我們很乖。"

BT接著就把電腦合起來,看著他們說 "喂,你們兩個是不是忘了我啊?"

嘉駿跟安安聽到後就轉過頭去對著BT叫 "表叔。"

BT聽到後就笑著說 "乖。"

跟著蓉蓉走進了病房,一邊把門關上,一邊說 "我不是說不能用跑的嗎?怎麼都不聽呢?"

Jack聽到了之後就他們兩個說 "怎麼可以這樣呢?居然不聽媽咪的話?爸爸打你們屁股的喔。"

接著蓉蓉就朝著病床這裡走來,之後就對BT問 "BT,阿翹呢?"

BT跟著就說 "她先回公司處理一些事情,晚點才會過來。"

而蓉蓉跟著就把嘉駿跟安安從病床上抱下來,說 "好啦,下來囉,不然我怕你們會壓到爹地的傷口。"

之後蓉蓉就問Jack "你今天怎麼樣?傷口還會不會痛?"

Jack接著就說 "當然還會痛了,我撞車欸。不過這樣也好,在醫院待久一點,可以多跟幾個漂亮護士聊聊天。"

蓉蓉跟著就說 "哈,這樣的話那我要叫醫生把你的嘴吧縫起來。"

BT接著就轉過頭去對著他們說 "喂,你們不用這樣在我的面前炫耀你們家庭幸福吧?"

Jack跟著就朝著他們兩張病床之間的白布簾伸去,說 "Sorry,私人時間。"

說完,Jack就把那白布簾給拉了起來,BT只能聽到另一頭的聲音和影子,於是他就把視線又轉到他的電腦之上,把電腦打開,繼續打著電腦。

蓉蓉接著就對Jack說 "我幫你再去配一副新眼鏡了,但是他們說要過幾天才會做好,你要不要試試看新的?"

BT打著他的電腦鍵盤,之後BT稍微轉過頭去看了旁邊一下,可是緊接著,BT就變了一個神情往旁邊看去,因為在旁邊的白布之上,一個頭部的影子已經跟Jack頭部的影子越來越近了,實在是不難想像有一個人正在彎下腰,已經要湊上去親躺在床上的那一人了。

BT看到之後就深吐了一口氣,說 "有沒有必要這樣啊?"

跟著BT就又轉過頭來繼續打著電腦鍵盤,可是過一陣子之後,Jack的聲音就從旁邊傳來,說 "啊!你壓到我傷口了!"

BT又往旁邊看去,旁邊的影子已經變成了一個人坐在Jack的床上,而且頭部的影子都貼在一起了,看到的人馬上就會認為說有個人正坐在床上親吻著另外一人。

BT接著就對他們說 "喂喂喂!兒童不宜的啊!"

Jack跟著就拉開了白布,而安安就坐在Jack的床上,手上拿著一隻隱形眼鏡,嘉駿則是站在一旁拿著隱形眼鏡的盒子,蓉蓉就坐在旁邊,他們四人都在看著BT

Jack接著就問 "安安在幫我戴隱形眼鏡,這是有什麼兒童不宜的?"

BT聽到後就說 "沒事,繼續。"

說完,BT就故作沒事的轉過頭來打著電腦上的鍵盤。

Jack則是轉過頭來看著蓉蓉,蓉蓉坐在一旁對著他們笑了一下,聳了一下肩膀。

跟著蓉蓉就問 "隱形眼鏡習慣嗎?"

Jack接著就把蓉蓉昨晚交給他的那副眼鏡戴上,說 "我還是戴原本的眼鏡比較習慣。"

嘉駿聽到了之後就緊緊的抓著他的口袋,似乎是隔著褲子在抓著口袋裡的東西。

 

蓉蓉在後院之中的長椅上坐著,而Jack坐在輪椅之上,蓉蓉的旁邊,一同享受著外面的空氣,嘉駿跟安安則是在旁邊跑著,玩鬧著。

Jack坐在輪椅上看著嘉駿跟安安在醫院之中跑著,說 "你看看這兩個小傢伙,老爸在這裡坐在輪椅上,結果他們居然在那邊玩的那麼開心,真過份。"

蓉蓉接著就帶著微笑轉過臉來看著Jack,伸手過來抓起了Jack的手,說 "重點是你沒事。"

Jack跟著就轉過頭來看著蓉蓉,而蓉蓉繼續說 "你下次開車要小心點,知道了嗎?"

Jack聽到後就笑了一下,接著就說 "知道了,我會小心的。"

跟著有一個護士來到了他們的旁邊,對他們說 "高

Jack聽到了之後就對蓉蓉說 "你先帶孩子回去吧,明天再來。"

蓉蓉點點頭,接著就向嘉駿跟安安招著手,說 "嘉駿,安安,過來跟爹地說拜拜,我們要走囉。"

嘉駿跟安安玩的滿頭大汗的跑到了他們的面前。

安安跟著就對蓉蓉問 "媽咪,可不可以再一下下?"

嘉駿也跟著說 "對啊,再一下下就好。"

蓉蓉接著就說 "不行,爹地該休息了,我們明天再來,好不好?"

嘉駿跟安安聽到後就說 "喔。"

跟著嘉駿就從身上拿出了一個用布包著的長條型東西給Jack,說 "爹地,給你的。"

Jack接過了那個東西,問 "給我的?什麼東西?"

嘉駿接著就說 "眼鏡。"

蓉蓉在一旁聽到了之後就問 "眼鏡?嘉駿,你從哪裡找來的眼鏡?"

跟著Jack的聲音傳來,說 "我知道他從哪裡找來的。"

蓉蓉轉過頭去,Jack的臉上掛著圓形的眼鏡,鏡片之中有著一串螺旋狀存在,搞笑意味十足,看到的人都會馬上笑出來。

Jack正用著那副眼鏡看著蓉蓉,說 "好看嗎?"

蓉蓉、嘉駿、安安還有在一旁的護士馬上都開始大笑了起來,讓他們的離別顯得不再那麼傷感和不開心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28 23:20:10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集-7

Jack被護士推著輪椅來到了醫生的辦公室裡,而穿著醫生袍的醫生正坐在辦公桌之前,看著手中的病歷,專心的非常。

護士一邊推著Jack進來,一邊說 "醫生,高

 

波子穿著校服、拿著書包,坐在小巴之上,而小巴正在開動,波子的眼睛直盯著車窗外的景色看著,接著波子的手機鈴聲響起,波子跟著就從書包中拿出了他的手機,並且問 "喂?"

電話中傳來伍利的聲音問 "波子,你在哪裡?"

波子接著就說 "我在小巴上,剛剛放學,正要去醫院看爹地,怎麼了嗎?"

 

此時,上次那個猶如死神一般,背後腰部掛著更能比死神勾人魂魄的刀,身穿黑色風衣的男人,帶著死亡氣息正在朝著醫院裡面緩緩走了進去,並且正好經過了牽著嘉駿跟安安出來的蓉蓉他們三人。

而嘉駿抬起頭來對著蓉蓉問 "媽咪,我們會乖乖的,讓我們再多陪爹地一下好不好?"

 

江揚開著車子,用著高速在行駛著。

伍利坐在一旁的副駕駛座上,對著江揚很著急的問 "你不能再開快一點嗎?"

江揚開著車子,直盯著前方,說 "我已經開的很快了!"

 

那個身穿風衣的男人站在電梯之中,似乎就像是個機器人一般,除了完成他的指令之外,其他的事都不會做,而電梯的門就這樣慢慢的關上了,讓電梯就這樣往上升去。

 

Jack躺在他的病床之上,閉著雙眼,休息著。

突然,Jack的房門給打開了,波子上氣不接下氣的跑進了Jack的病房之中。Jack馬上就睜開了雙眼,抬起頭來看著波子,而波子正在把門關上。

Jack看著波子,問 "你來啦?"

波子接著就跑了過來,問 "表叔呢?"

Jack跟著就說 "阿翹陪他去做檢查了。"

而波子接著就把Jack放在一旁的輪椅給推到了床邊,跟著就把Jack給從床上扶起來,並且說 "來!快起來!"

Jack還摸不著頭緒的問 "為什麼?"

波子跟著就說 "外公打電話給我,他說有人要殺你,要我快點帶你走。"

 

波子推著Jack來到了電梯之前,門在叮的一聲之後就給打開了,而在電梯之中就是那個身穿黑色風衣的男人。

 

波子推著Jack的輪椅進了電梯,接著波子按了一下一樓的樓層之後就又回到了Jack的輪椅後方,他們三人就這樣處在這個密閉的空間之中。

Jack在剛剛波子伸手去按電梯裡的樓層鍵的時候,就往那些樓層鍵瞥了一眼,跟著他的眼神就往後看去,往那個男人看了一眼。而那個男人站在他們的側後方,眼睛直盯著他在看著。

Jack接著就直接按了下一個樓層的樓層鍵,很快的,電梯門就開了,Jack跟著就對波子說 "推我出去!"

波子聽到後就推著Jack的輪椅走出了電梯,往樓層的走廊上走去,而那個男人跟他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跟在他們的後面。

Jack往後看了一眼,看到那個男人跟在他們後面之後就對波子說 "走快點!用跑的!"

波子聽到了之後就開始推著Jack的輪椅,在醫院的走廊上快速的跑著。

 

波子隨手推著Jack進了一間病房之中就把房間的門給關起來了,接著波子就從門上的氣窗直盯著外面在看著。

Jack坐在輪椅上,對著在病房之中,坐在床上正在逗著她那剛出生嬰兒的婦女點了一個頭,打了一個招呼,說 "你好。"

那個婦女也對Jack點了一個頭,說 "你好。"

 

蓉蓉牽著嘉駿跟安安的手又回到了Jack的病房之中,而蓉蓉打開房門的時候,整個病房之中都沒有一個人在。

此時,江揚和伍利也趕到了病房門口,兩人都氣喘吁吁的。

伍利接著就問蓉蓉 "蓉蓉,他們兩個人呢?"

蓉蓉跟著就說 "我也不清楚,應該是去做檢查吧。"

 

波子把門打開,往外探了一個頭之後就又推著輪椅出來,可是這次他推的輪椅上卻蓋上了一塊白布。

波子推著輪椅朝著電梯的方向跑去,可是就在波子推著輪椅要進電梯的時候,那個身穿黑色風衣的男人突然從波子的後方抓住了他,並且把波子往後一甩,波子馬上就摔到了地上,而那個男人則是和那輛輪椅一起進了電梯之中。

電梯門關上之後,那個男人在電梯裡馬上就掀開了那塊布,可是在布之下的卻是一層厚厚的棉被,而且緊接著,電梯的運作的就停了下來,燈光也全都暗了下來,伸手不見五指。

 

大海和nana,以及其他的警察都拿著槍,圍在電梯口,接著電梯門打開了,大海和nana首先拿著槍對著電梯內部,可是電梯裡卻空無一人,而在電梯上方的天窗已經打開了。

Nana從天窗往上看去,對著耳機說 "江sir,他跑了。"

而大海看著在輪椅上的那厚棉被,以及那個男人插在棉被上的刀子,對著耳機說 "他把刀子留下了,看來是給我們一個警告。"

江揚在Jack的病房之中對著耳機說 "把刀子帶回去,還有,你們在醫院附近找找,看看還有沒有其他線索。"

伍利接著就對著江揚說 "預料中事。"

蓉蓉在一旁跟著就很著急的上前來,對著江揚問 "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老公呢?他沒事吧?"

 

蓉蓉帶著嘉駿跟安安,和伍利一同走進了另外一間病房,而Jack正在剛剛他們闖進那間病房裡,並且還跟剛剛的那個婦女一同在看著她手中的嬰兒。

Jack回過頭來看到蓉蓉之後就臉色大變,問 "你們不是回去了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28 23:22:35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集-8

蓉蓉用著另一輛輪椅推著Jack來到了醫院的交誼廳之後,兩人都沉默了下來。

蓉蓉在交誼廳中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沒有轉過頭來看著Jack,而是在看著前方,這就彷彿是無言的責罵,比直接破口大罵更讓人覺得難受。

Jack終於打破了沉默,問 "是不是有事想問我?"

蓉蓉看著前方,說 "一直以來,我都在等你主動告訴我。因為我不想讓你覺得連我都不相信你,但是但是你要我相信你,可是又一直有這種事發生,你說,你說我會怎麼想?"

Jack接著就看著蓉蓉,問 "你會認為是我做的嗎?"

蓉蓉聽到後就轉過頭來看著Jack,而Jack跟著就說 "有另一幫人,他們的名字也叫盜義事務所,手法乾淨俐落,針對的都是不義之財,什麼都跟我們一樣,但是他們唯一跟我們不同的,就是他們的作風太過凶狠毒辣,只要是聽到他們名字的人都會跑的遠遠的。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對付我們,我只想把事情弄清楚,就是這樣。"

Jack接著就抓起了蓉蓉的手,對著她說 "不管你會不會相信我都好,我只想你知道一件事。對我來說,不會有什麼事比你和孩子更重要,我很想維護我們這個家,我很想給你一個安穩的家,真的很想。"

蓉蓉跟著就把手收回來,之後就說 "晚了,我想帶孩子回去了。"

說完,蓉蓉就站了起來,推著Jack的輪椅一同離開,而他們兩個之間卻不再多說一句話。

 

伍利坐在他的房間之中,坐在書桌之前,玩著他那條用項鍊做成的戒指。

接著兩聲敲門聲傳來,伍利朝著房門看去,說 "進來。"

波子打開了房門,走了進來,問 "我可以跟你談談嗎?"

伍利轉過身來,說 "可以,你想跟我談什麼事?"

波子把門關上之後就站在原地,有些難以啟齒的說 "我我想問你,你記不記得,我小時候,有一次爹地生日,他被警察抓走了。"

伍利點點頭,說 "記得,怎麼了嗎?怎麼突然問起這件事?"

波子接著就說 "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我開始開始對爹地,有點陌生,甚至是害怕。我開始在想,爹地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當他面對那些問題的時候,都可以那麼冷靜的處理?好像早就想好一樣?像今天我推他進病房的時候,他跟我說

波子想到了今天的情形,波子把Jack推進另一間病房的時候,Jack就把那些棉被放到輪椅之上,跟他說 "等一下你推著這些棉被出去搭電梯,不過記得要快,不要給人看出來有不對。放心,憑著剛剛那個男人在你面前沒有殺我的那一點看來,那個男人不會對你怎樣。等那個男人進電梯之後你就把電梯按停,等江揚叔叔帶人過來,知道了嗎?"

波子繼續對著伍利說 "我真的很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爹地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伍利接著就說 "我不能回答這個問題,因為你有疑惑的是你爹地,不是我,我不能替他回答你這個問題。"

跟著伍利就站了起來,伸出手去搭著波子的肩膀,說 "波子,有些時候最直接的方法反而是最有效的方法,你既然有疑惑,就去問他,不要害怕。"

波子聽著伍利的話,點點頭,說 "我知道了。"

 

夜已經深了,蓉蓉坐在客廳之中想著事情,而伍利從他的房間走了出來,他看到蓉蓉就問 "那麼晚還不睡?"

蓉蓉聽到伍利的聲音之後就轉過頭去,接著就把頭轉回來,看著自己的手,說 "睡不著。"

伍利跟著就走了過去,在蓉蓉的旁邊坐了下來,接著就看著蓉蓉,問 "在想今天的事?"

蓉蓉深吐了一口氣,跟著就說 "為什麼你們男人總是喜歡用這種方法來解決事情?你們難道沒聽過以暴制暴不會有好結果的嗎?我不想你們有事。"

伍利想了一下之後就吐了一口氣,接著就說 "我想你想問的人是Jack,而不是指全部的男人。而以我這個男人的觀點來說,這就是女人跟男人不同的最大地方啊,女人想的很簡單,只想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開開心心的過日子就好,所以才說女人是感性的動物,可是男人不一樣,男人是理性的動物。"

跟著伍利就轉過頭去看著蓉蓉,繼續說 "男人不像女人想的那麼簡單,男人會由於自己是男人的心理因素作祟,所以會把整個責任都扛起來。而男人注意的必須是女人的一切,任何一個小細節都要想好,特別是自己心愛的女人。可是Jack他是我們的頭兒,他不能只想到他自己的家,他要顧著大家,我知道他不想管這件事,因為我跟他已經吵了很久,他很堅持說他答應過你,他很想當好一個好爸爸、好女婿、還有一個好老公的角色,而他也的確當的很盡職。"

蓉蓉接著就說 "這我知道,但是但是我真的不想再冒著會失去他的風險,我真的不想。"

伍利跟著就伸手過去抱著蓉蓉,蓉蓉就靠在伍利的肩上一臉無奈和心煩的樣子。

伍利接著就說 "爸爸知道,爸爸會幫你看著他,我也不想少了一個好女婿啊,對我們有點信心,好嗎?"

 

在醫院,探病時間已經過了,整間病房之中都被黑暗壟罩著,JackBT躺在他們的病床之上。

Jack面對著因為黑暗而顯得更加冷清的天花板,腦袋裡的思考仍舊是在轉著。

BT的聲音從旁邊傳來,問 "表哥,你睡了嗎?"

Jack看著天花板,說 "沒有,什麼事?"

BT的聲音接著就從另一床傳來,問 "如果只能給你再活一天的話,你會想做什麼?"

Jack看著天花板,說 "不知道,可能一樣是一早就起來做早餐,一家人一起吃,想想有什麼笑話可以哄老婆或是孩子開心,又或者是安安又想到什麼鬼主意想要整我,而我就要故意給安安整,大家一起笑一笑,接著我就要假裝生氣來跟孩子玩。之後一家人一起聊天、看電視、打打鬧鬧的,又或者是一家人出去玩,帶孩子出去騎騎自行車,陪蓉蓉去買東西,這樣就過了一天吧。"

BT的聲音又傳來,問 "那如果醫生跟你說,你有絕症的話,你會怎麼辦?你會跟姑姑說嗎?"

Jack聽到了之後就轉過頭去看著BT

 

隔天,蓉蓉的手裡拿著一壺湯,在醫院的走廊中走著,朝著Jack的病房走去。

可是當蓉蓉打開病房的房間的時候,病房中出現的居然卻是護士在收拾著房間。

蓉蓉走了進去,對著護士問 "護士小姐,我想請問一下,在這間病房裡的兩位病人呢?"

護士接著就對蓉蓉說 "他們已經辦了出院手續了。"

蓉蓉聽到後就很驚呀的問 "出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28 23:24:0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集-1

蓉蓉慢慢的走上Jack的船屋,而當她踏上甲板的那一刻,一個杵著柺杖,讓她在熟悉不過的身影就在甲板之上。那個身影透露出一絲絲的憂鬱,面對著大海,彷彿整個世界唯有大海與他相在一般。

蓉蓉朝著那個身影走了過去,並且說 "手受傷了還杵拐杖?"

那個身影馬上就轉過身來,Jack看著蓉蓉繼續朝著他這裡走過來,並且繼續在說著 "不怕傷上加傷啊?"

Jack接著就問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

蓉蓉跟著就從身上拿出了那隻情侶機,並且說 "你帶著另外一隻啊。"

此時,如果是換成以前的Jack,蓉蓉可以預料的到接下來在Jack臉上出現的是一抹笑容,之後就會伸出手去將她摟在懷中,兩人一起看著大海,可是這次Jack卻沒有這麼做,只是在看著她。

蓉蓉接著就有些憂心的問 "為什麼會突然辦出院?發生什麼事了嗎?"

Jack想了一下之後就問 "如果說我只能再陪你一天的話,你會想要我陪你做什麼?"

蓉蓉聽到了之後就抓起了Jack的手,說 "什麼都不做,只要有你就好。"

Jack聽到了蓉蓉說的這句話之後又再沉默了下來,蓉蓉注意到了這一點之後就更擔心的問 "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會突然辦出院?"

Jack深吐了一口氣,彷彿給自己做好心理建設之後就抬起了頭來看著蓉蓉,說 "我

蓉蓉正在用她那天真且清澈的眼睛盯著Jack在看著,而Jack看著蓉蓉的樣子,欲言又止的說 "昨天

Jack又低下了頭來深吐了一口氣,一臉疲倦和無奈的樣子,這讓蓉蓉看在眼裡不免是更加的擔心。

可是蓉蓉接著就說 "你如果真的不想說的話,就不要說吧。"

Jack聽到了之後就抬起了頭來看著蓉蓉,眼中盡是婉惜。

而蓉蓉抓著Jack的一隻手,站在他的身旁,把頭靠在Jack的肩膀之上,看著大海。Jack看著蓉蓉臉上的表情和在他身旁而感到幸福的模樣,眼中都已經快被滿滿的憂鬱和抉擇給淹沒了。

Jack又再深吐了一口氣,想了一下之後就說 "BT有癌症。"

蓉蓉聽到了之後馬上就抬起了頭來看著Jack,一臉驚呀和不敢置信的盯著他看。

 

晚上,Jack坐在書房的電腦前,兩隻眼睛直盯著電腦在看著,用著沒有包上繃帶的那隻手緊緊抓著滑鼠,在滑鼠墊之上挪來挪去。

伍利走進了書房,Jack仍舊是專心在他的電腦之上,於是伍利敲了旁邊的櫃子兩下。

Jack聽到聲音之後才抬起了頭來看著伍利,並且說 "明天我約了江sir過來餐廳,記得不要出去,我們要談一下地下論壇的事。"

伍利點點頭,說 "好,知道了。"

Jack盯著他的電腦,問 "怎麼?還有什麼事要問我嗎?"

伍利朝著Jack這裡走了過來,說 "剛剛蓉蓉跟我說過BT的事了,也許情況沒我們想的那麼嚴重,再說,現在科技那麼發達,得到癌症也不一定是世界末日,還有救也說不定。"

Jack接著就問 "你是專程來安慰我的嗎?"

伍利走到了Jack的面前,說 "我知道你跟BT的感情很好,他現在這樣你當然也很難過。但是呢其實我更想知道的就是你們家有人得過癌症之類的嗎?我擔心的是遺傳因子的問題。"

Jack跟著就說 "就我所知的範圍之內,沒有。"

伍利聽到後就吐了一口氣,接著就說 "那還好,我還真擔心你會不會也有什麼癌之類的。"

Jack跟著就把視線轉到他的電腦之上,繼續游移著滑鼠,說 "是啊,你這樣說還真貼心。"

而伍利接著就說 "我這真的是在關心你,BT是你表弟,除了血緣和遺傳因子之外,你們兩個根本就沒一個是相同的。"

Jack聽到伍利說這句話的時候,他那正在遊移滑鼠的手突然間就停了下來。

跟著伍利舉起了手,看著他的手錶,說 "都十二點啦?"

接著伍利就看著Jack,說 "不早了,你還是早點睡吧,不要想那麼多了,晚安。"

說完,伍利就轉身離開了。而Jack在伍利走了之後就舉起了自己的雙手在看著,對照著兩隻有包上繃帶和沒有包上繃帶的手,喃喃的說 "毒素

 

隔天早上,蓉蓉從樓上走了下來,正當她要走進廚房的時候,她就看到Jack還在書房之中用著電腦。

蓉蓉走進了書房之中,問 "你一整個晚上都沒睡?"

Jack聽到了蓉蓉的聲音之後才把視線從電腦上轉移開,轉過頭來看著蓉蓉,一臉疲倦的說 "是你啊?沒什麼,我在做一點事情,剛做完。"

蓉蓉看著Jack臉上的膚色都被快被疲倦給侵蝕光了。

蓉蓉接著就對Jack說 "這怎麼行呢?你才剛出院就熬通宵不睡覺?"

跟著蓉蓉就走到了Jack的旁邊,抓著他的手臂,要他站起來,說 "來,我扶你去上面休息一下。"

Jack很堅持的坐在位子之上,說 "不用了,我等一下還要出去呢。"

蓉蓉接著就說 "我不管!你如果再這樣的話我就把你丟回醫院去!讓醫生和護士來看著你。來!起來!"

 

Jack在蓉蓉的攙扶之下躺在了床上,而蓉蓉正在幫Jack把被子蓋好。

接著蓉蓉就對Jack說 "你聽著,乖乖的睡一下,好好休息,知道了嗎?"

Jack跟著就一臉疲倦,但是又很堅持的又想要坐起來,說 "不行,我約了江sir,我要去餐廳。"

蓉蓉接著就直接壓著Jack躺在床上,說 "現在到底是江sir是你老婆還是我是你老婆啊?你給我聽著,高哲!你給我,乖乖的睡覺!我會上來檢查,如果我發現你沒有好好休息的話你就完蛋了,知道了嗎?"

Jack跟著就問 "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蓉蓉接著就把Jack的眼鏡脫下來,放在一旁的床頭櫃上,說 "你沒看到你現在的樣子就像疆屍一樣,等一下孩子看到你都會被你給嚇哭。"

蓉蓉把Jack的眼鏡放好之後就轉過頭來對他說 "現在你的工作就是給我好好的躺著,睡一覺,等一下我把孩子送去學校之後就會上來檢查,不過你現在給我把眼睛閉上。"

Jack吐了一口氣之後就把他那疲倦的雙眼給閉上,蓉蓉看到後就說 "這才乖。"

接著蓉蓉才肯離開,轉身走下樓去。

 

江揚坐在海盜餐廳裡面的房間之內,坐在位子之上,看著手錶,似乎在等著人。緊接著,伍利推著Jack進來了房間。

Jack接著就說 "不多說,我們速度要快點,刀你帶來了嗎?"

江揚一邊從身上拿出一個透明的塑膠袋,而塑膠袋裡裝著上次那個男人到醫院的時候留下的那把刀,一邊說 "哇,你是被人追殺啊?"

Jack接過了塑膠袋之後就隔著袋子,很專心的在看著那一把刀。

伍利跟著就說 "不是被人追殺,是要躲老婆,Jack要趕在蓉蓉回家之前回去。"

江揚聽到之後就在笑著,接著就說 "原來是有人怕老婆啊。"

Jack隔著塑膠袋看著那把刀,說 "如果換成是你的話我看你怕不怕。調查的怎麼樣?"

江揚跟著就說 "羅智輝那條線我們有在調查,我們發現羅智輝除了他的公司之外,還有大手筆金額出入的就是賭船。"

伍利聽到了就問 "賭船?"

伍利想了一下之後就說 "所以他們是用賭博來掩飾他們金錢上的來往。"

Jack接著就看著那把刀,說 "可是這不合理,如果真的是用賭船來掩飾的話,那地下論壇的人為什麼不直接找賭船的老闆直接洗錢,而且速度也會快很多,沒必要再找羅智輝,我們一定還漏了些什麼。"

而江揚跟著就指著Jack手中的那把刀,說 "這把刀我們檢驗過了,刀身上沒有任何指紋留下,估計應該是兇手先戴上手套,再動手殺人。經過傷口的比對,羅永奇、劉曉晰和之前撕票的受害人的傷口和這把刀都很一致,但是這把刀上卻沒有任何血跡反應,而之前幾位死者都是一刀直接劃過頸上的大動脈,一刀斃命。"

伍利接著就分析說 "照理來說,一刀劃下來血一定噴的到處都是,除非是下手的時候速度夠快,位置和力道都對才行,估計這傢伙不是職業殺手就是醫生。"

Jack看著那把刀,說 "如果換成是你,你會笨到把刀子留下來,就是為了告訴你,這些案子是我們犯下的嗎?如果被抓到的話,連續綁架案和一起綁架案的罪名可是大多了。"

江揚跟著就問 "你的意思是

Jack看著那把刀的刀面,映著Jack在刀上的樣子,說 "我光是用菜刀做菜,兩個星期也一定要磨一次刀,不然就會鈍掉,用起來會不順手,這把刀的鋒面相當的漂亮,不像是磨過的,所以這把應該是新的。你說傷口會配合這把刀,但是卻沒有血跡反應,那一定是兇手不只一把刀,而是有很多把一樣的,而且是在打的時候就用同一塊鋼板加工做出來,鋒面、款式、刀身全部都相同,所以不能看刀,要看刀上的血跡反應和血液檢測才會知道。而這一把看起來不像是用工廠加工製作出來的,因為這把刀並沒有很準確的切割,應該是用傳統的鑄刀技術。但是照理來說,鑄刀的過程很複雜,所以師傅不會一次打那麼多把出來,應該是自己打的。照這把刀的手藝看來,鑄刀的手藝還挺專業的,看來是個用刀的行家。"

接著Jack就抬起頭來看著他們,問 "對了,昨天你們查的怎樣?"

伍利和江揚對看一眼之後,伍利就深吐了一口氣,跟著就說 "我們呢

此時,外面傳來了Pinky聲音在叫著 "蓉蓉?你怎麼來了?"

他們三人聽到之後馬上就都朝著外面看去,而伍利更是湊到了門口開了一道縫隙往外看去,蓉蓉確實站在餐廳之中。

伍利跟著就轉過身來對著Jack說 "慘了,你老婆在外面。"

蓉蓉對著Pinky問 "江sir有沒有來?"

Pinky接著就說 "江sir啊?"

Pinky想了一下,因為她知道Jack和江揚就在房間裡面,如果蓉蓉現在進去的話就糟了,於是Pinky跟著就對蓉蓉說 "他來過,但是已經走了。"

蓉蓉聽到了就問 "走了?"

接著伍利就從房間中走了出來。

蓉蓉一看到伍利就問 "爸爸?你怎麼來了?"

伍利搭著蓉蓉的肩膀,往廚房走去,說 "其實我今天來是想跟你談談一些事情,你看廚房是不是要稍微整修一下?你知道餐廳要多注重衛生嘛。"

等到伍利拉著蓉蓉走進廚房之後,江揚馬上就推著Jack的輪椅從房間中走了出來,朝著門口跑去,並且說 "快走!"

 

蓉蓉回到了家之後就走上了二樓,她看到床上有一個用棉被裹起來的人,蓉蓉接著就走了過去,正當她伸出手去想叫醒Jack的時候,她才一掀開被子,就發現被子之中是中空的,Jack並沒有躺在床上休息著。

蓉蓉看著那張床,有些氣憤的說 "這傢伙!"

可是跟著,Jack的聲音就從旁邊傳來,問 "你回來啦?"

蓉蓉轉過頭去看到Jack的時候就問 "你去哪裡啦?"

Jack接著就說 "上廁所,不然你以為我去哪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28 23:26:29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集-2

晚上,Jack坐在電腦之前,一樣用著滑鼠在滑鼠墊上游移,但是接著Jack他停下了動作,閉上了雙眼。Jack鬆開了抓著滑鼠的手,用著手肘托著額頭,看起來已經快受不了頭痛了。

Jack緩緩的走上了二樓,而蓉蓉正在床上熟熟的睡著,而且蓉蓉的手中還拿著她那快完成的圍巾,不過從尺寸來看,應該是嘉駿跟安安的。

Jack坐在床上,看著蓉蓉熟睡的樣子,甚至還伸出了手去摸著蓉蓉的臉頰,蓉蓉接著就醒了過來,她看著Jack,問 "怎麼那麼晚還不睡?"

Jack跟著就說 "就睡了。"

蓉蓉之後就挪了一個位子出來,示意要Jack躺下,而Jack也乖乖的照著蓉蓉的吩咐躺在了那個位子之上,鑽進了被窩之中。

而蓉蓉接著就把她那快織好的圍巾給拿了起來,放在Jack的臉下方,說 "你戴粉紅色的圍巾也挺可愛的,我已經快織好安安的,我想應該很快就可以織好我們全家人的。"

Jack跟著就問 "你真的那麼想去紐西蘭?"

蓉蓉把圍巾放在一旁之後就湊了過去,抱著Jack,靠在Jack的肩上,閉著眼睛,安穩的說 "當然了,這是你答應我的禮物啊。"

Jack在這個時候看起來並不是很開心的樣子,而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Jack抱著蓉蓉,想著醫生曾經跟他說的那句 "我們替你照的X光片中發現在你的腦袋裡有一顆腫瘤,但是詳細情形以及確實的狀況如何,我們還需要做進一步的檢查,希望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嚴重。"

Jack抱著蓉蓉,看著天花板,問 "蓉蓉,如果我告訴你,我也有癌症的話,你會怎麼樣?"

蓉蓉沒有回應Jack的問題,於是Jack低下頭來看著蓉蓉,他發現蓉蓉已經靠在他的身上,安穩的進入了夢鄉了,沒有聽到他剛剛說的話。Jack接著就抱著蓉蓉,眼中充滿了憂鬱,彷彿這真的是他所剩下的最後一天一般,很捨不得的抱著蓉蓉,不知道該怎麼告訴蓉蓉這件事才好,說他跟BT一樣,有癌症,而且這很有可能就是河豚毒素的副作用,如果真是這樣,那麼注射兩次的他,情形絕對會比BT嚴重。

 

過了好幾天之後,蓉蓉帶著嘉駿跟安安陪著Jack來醫院複診。

而安安坐在Jack的大腿之上,嘉駿推著Jack的輪椅在醫院裡面跑著,三人看起來玩的很開心的樣子。

Jack還在配音說 "啊!衝啊!"

蓉蓉跟在這三個大頑童之後看著他們,臉上掛著滿滿的笑容在看著。

 

蓉蓉、嘉駿、安安坐在醫生辦公室之外的長椅上等著Jack,而嘉駿的手中拿著一個硬幣,讓硬幣在他的手指上翻滾著。

蓉蓉轉過頭來注意到嘉駿的舉動之後就對他問 "嘉駿,你在做什麼呢?"

嘉駿繼續著一樣的動作,說 "我在變魔術。"

蓉蓉聽到了就問 "變魔術?"

安安接著就抬起頭來對著蓉蓉問 "媽咪,爹地什麼時候才要出來啊?爹地進去很久了欸。"

蓉蓉跟著就對安安說 "安安乖,就快好了,再等一下好不好?"

接著蓉蓉的手機響了起來,蓉蓉從袋子之中拿出了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之後就對嘉駿跟安安說 "媽咪去外面接電話,你們兩個在這裡乖乖的等爹地出來好不好?"

嘉駿跟安安跟著就對蓉蓉說 "喔。"

蓉蓉接著就對他們笑了一下,跟著蓉蓉就拿著手機往樓梯間走去。

蓉蓉走到樓梯間之後就接起了手機,並且對著手機問 "喂?阿翹,什麼事?" "BT的報告出來了?怎麼樣?"

 

蓉蓉從樓梯間回來之後就發現那張椅子上空無一人,嘉駿跟安安不見了。

蓉蓉環顧了一下四周之後就開始在叫著 "嘉駿!安安!"

蓉蓉在走廊上走著,叫著 "嘉駿!安安!"

接著Jack的手中拿著報告、杵著柺杖從醫生的辦公室有些顛簸的走了出來。

蓉蓉馬上就跑了上去,對著Jack很著急的說 "嘉駿跟安安不見了!"

Jack聽到了之後就一臉錯愕的問 "什麼?他們不是一直都跟你在一起嗎?"

蓉蓉跟著就很著急的說 "我剛剛去樓梯間接電話,回來之後他們就不見了。怎麼辦?"

Jack接著就安撫著蓉蓉的情緒,說 "你不用那麼緊張,你在附近稍微找一下,我去護士台叫護士幫忙廣播幫我們找。"

跟著嘉駿跟安安就朝著他們跑了過來,叫了句 "媽咪!"

蓉蓉馬上就蹲了下來抱著他們兩個,並且說 "你們去哪裡啦?"

嘉駿接著就說 "我們去上廁所。"

蓉蓉抱著他們兩個,很緊張的說 "你們嚇死媽咪了。"

Jack站在一旁看著蓉蓉抱著嘉駿跟安安緊張的模樣,手中握著那份報告越握越緊,紙都已經變形了還在握著。

 

Jack他們回到家之後,全家人都坐在客廳之中聊著天。

蓉蓉坐在Jack的身旁,對著大家說 "BT的檢查結果出來了,他的癌症並沒有很嚴重,動手術切除的話有很大機會會沒事。"

伍利接著就說 "沒想到這次是因禍得福,假如沒有這次車禍的話,BT說不定還不會發現,沒辦法及早治療呢。"

蓉蓉跟著就轉過頭來看著Jack,問 "對了,你的報告怎麼說?"

Jack想了一下之後就說 "報告說我有癌症。"

全家人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都直盯著Jack在看著,可是接著,全部的人又都笑了出來。

蓉蓉接著就對著Jack笑著說 "你這個謊話精有癌症?那我看你一定是皮膚癌,說謊都不會臉紅的。"

Jack跟著在嘴角也勾起了一抹微笑,舉起他們兩個握在一起的手,說 "我有皮膚癌你還抓我的手抓的那麼緊,不怕被我傳染啊?"

伍利在一旁接著就說 "皮膚癌沒關係,不要是睪丸癌就好,萬一你因為這樣被閹了,那我女兒以後可不是要守活寡了?"

蓉蓉跟著就對伍利說 "爸!"

嘉駿接著就對伍利問 "外公,為什麼爹地要被閹掉?"

伍利跟著就故意嚇嘉駿,把臉湊了過去,說 "不乖的小孩就要被閹掉。"

嘉駿接著就說 "那安安一定是第一個被閹掉的。"

安安跟著就問 "什麼叫閹?"

蓉蓉接著就說 "好了好了,不要再說這個了。"

而伍利跟著就對安安說 "閹呢,就是把菜和鹽巴放在一個碗裡,攪一攪,等到鹽巴散開,菜都變鹹了之後那就叫「醃」,懂了嗎?"

波子接著就對伍利說 "哇!外公,聽說這兩個好像不是同一個字啊。"

跟著全部的人就笑了一下,而Jack的笑容突然間僵住了,之後就說 "我上一下廁所。"

說完,Jack就拿起了他放在一旁的柺杖,迫不及待的往廁所走去,而波子就抬起頭來看著Jack往廁所走去。

Jack走進廁所之後馬上就把門給關上,Jack的雙手和額頭都抵在門上,眉頭緊繃在一起,喘著氣,看起來很難過的樣子。

接著Jack往洗手臺看去,跟著馬上就衝到了洗手臺那邊,連拐杖撞倒了都不管。Jack雙手撐在洗手臺上之後馬上就在口袋裡搜索著,跟著就從口袋之中拿出了一瓶藥,之後馬上就把藥瓶扭開,把藥倒在另一隻手的手掌之上,隨之馬上就把藥丸給吞了下去。

Jack把藥給吞下肚之後就繼續把雙手撐在洗手臺之上,喘著氣,接著Jack就把水龍頭給扭開,用手裝著水,往自己的臉上抹去,似乎就是想用清水來洗掉他那蒼白的臉色。

 

Jack緩緩的走出了廁所,而波子就站在廁所門口,他一看到Jack出來之後就馬上站好。

Jack看到波子站在門口之後就有些虛弱的說 "Sorry,我不知道你要用廁所。"

說完,Jack就想離開,而波子一把就拉住了Jack

Jack猛然回頭看著波子,問 "怎麼?還有什麼事嗎?"

波子有些難以啟齒的說 "你想不想,出去散個步?"

Jack聽到了就問 "出去散步?"

波子接著就說 "我有些事想問你,私下問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28 23:31:32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集-3

Jack坐在公園之中的板凳之上,而他的柺杖就放在一旁。憑著Jack嘴中吐出熱氣來看,外面起碼只有幾度而已。

接著波子拿了杯熱飲給JackJack抬起頭來看著波子,接過了那杯熱飲,說 "謝謝。"

跟著Jack就喝了一口熱飲,而波子則是拿著另外一杯在Jack的旁邊坐了下來。

Jack接著就喝了一口熱飲,看著前方,說 "那麼冷找我出來是想問我什麼事?"

波子緩緩的轉過頭去看著Jack,問 "我想知道,我小時候有一次你成了通緝犯,是為什麼?"

Jack聽到了波子的問題之後就轉過頭去看著波子,而波子正看著他,繼續問 "為什麼我小時候被綁架了兩次,都是你來救我?為什麼你在之後曾經失蹤了好幾個月?為什麼上次在醫院會有人想要殺你?為什麼你在處理這些問題的時候都可以那麼冷靜?"

Jack接著就說 "你的問題挺多的。"

跟著Jack又喝了一口那杯熱飲之後就轉過身來看著波子,說 "波子,以前我不告訴你,那是因為我認為那時你還小,可是現在你也已經長大了,我想我也是時候跟你說了。"

Jack調適好心情之後就對著波子說 "跟你說個羅賓漢的故事。很久以前,羅賓漢在他上大學的時候,學的是法律,也很相信法律。有一天,他爸爸辛辛苦苦經營起來的工廠發生大火,他的爸媽就死在那場大火之中,而他就這樣看著她最心愛的兩個人,活活燒死在他的面前,他卻什麼都做不了。因為他是老闆的兒子,他覺得他需要對那些工廠死難者的家屬負責,可是他連自己都顧不好,你要他怎麼向別人負責。就這樣,幾年時間過去了,那場大火還是一樣烙印在他的心裡,成為他永遠的痛苦。後來他去工作的時候,他聽見有人在討論那場火災,他才知道,原來是有個奸商為了要買工廠的地,所以就故意放火,好以賤價來收購。他很生氣,簡直就想殺了那個奸商,可是他卻反過來被那個奸商的保鏢打到吐血,這讓他知道,法律不能幫他討回公道,在那些奸商面前,有錢就可以解決一切,也包括法律,所以他決定自己去動手討回公道、執行公義。他劫走了那個奸商一大筆錢,並且讓那個奸商知道教訓,讓他感覺到自己心愛的人被活活燒死在面前的痛苦。可是他最終還是饒過了他,因為他知道,只有寬恕和放下,才是讓一個人解脫的方法,而不是報復。後來那個男人用那些錢成立了一個慈善基金,用來幫助真正有需要的人,從此他的生活截然不同,從此,他就踏上了一條不歸路,成為了一個俠盜。"

波子接著就問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就是那個,羅賓漢嗎?"

Jack跟著就笑了出來,伸手去摸了摸波子的頭,說 "看你認真的,我隨便說說的,你還真的信啊。"

接著Jack就又拿起了他的飲料在喝著,而波子跟著就在一旁說 "還好你是跟我開玩笑的,不然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你,家破人亡就已經夠慘了,還要背負著那麼多的責任和痛苦。"

Jack聽著波子的話,心有戚戚的說 "哪個人沒有過去,只是經歷不同而已。"

波子在一旁接著就說 "真奇怪,錢明明就只是一張紙而已,為什麼人會為了錢而互相殘殺?那些大商家都已經很有錢了,為什麼還要做這種事?"

Jack跟著就說 "這不是錢的問題,是人的問題。沒有人會嫌錢多,就像你吃東西,你吃到好吃的一定會想要再吃,這是一定的,這就是欲望和貪心。可是相反,你吃東西吃太多也會想吐,更何況那些東西乾不乾淨還不知道呢。"

波子接著就看著Jack,問 "所以你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Jack反問波子 "你認為我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波子把Jack的全身打量過一遍之後就問 "你真要我說?"

Jack跟著就說 "對啊,你說。"

接著Jack就又拿起了他的飲料再喝著,而波子跟著就看著Jack,說 "你很騷包。"

Jack聽到後馬上就把嘴裡的飲料給噴了出來,接著就轉過頭來看著波子,指著自己,一臉錯愕的問 "我很騷包?"

波子跟著就不以為然的說 "對啊,你很騷包,我那些看過你的同學也是這麼說。"

Jack吐了一口氣之後就很無奈的說 "好吧。其實呢,我是想跟你說,我認為我怎麼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認為我怎麼樣?你認為我騷包,我認為我很帥,個人觀點不同。"

波子接著就坐直了身體,說 "那我問你的其他問題呢。你不要再給我說故事了,長話短說。"

Jack吐了一口熱氣之後就說 "OK,長話短說是吧?好,我告訴你。你小時候有一次我成了通緝犯,那是因為我跟警方之間有誤會。而你小時候被綁架了兩次都是我去救你,那是因為你是我兒子。我在之後曾經失蹤了好幾個月,那是因為我出了一些意外。上次在醫院會有人想要殺我這件事,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這都還在調查當中。而我在處理這些問題的時候都可以那麼冷靜,那是因為我聰明,腦袋夠清楚。聽懂了嗎?"

波子張大了口看著Jack,一臉不敢置信的樣子,說 "就算我叫你長話短說,你這回答也太短了吧?"

Jack看著波子,把外套給拉了起來,說 "因為我也很冷,我很想回家。"

波子接著就笑著,拿起了他的飲料,說 "你如果有在紐西蘭待過,你就會知道這點冷根本不算什麼。"

波子話才說完,馬上就打了一個噴嚏。

Jack看到了之後就笑著說 "呵,才剛說而已就自打嘴吧了。"

波子跟著就對Jack說 "才不是呢,是有人在說我壞話。"

Jack馬上就說 "你還不如說你是過敏呢。"

波子接著就又打了一個噴嚏,跟著他吸了吸鼻子之後就說 "喔,我回去想叫媽咪煮些薑茶。"

Jack聽到了之後就在想著,接著Jack就伸出了手去搭著波子的肩膀,說 "波子,你聽著,我如果不在,你就是這個家的男人。你外公的脾氣太火爆,要多看著他一點,尤其是他現在年紀大了。嘉駿跟安安他們年紀還小,有時他們是頑皮了點,可是他們只是想玩而已,有些事情不要跟他們太計較。至於你媽咪就不用說了,你也知道,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我如果不在,能讓你媽咪支持下去的就只有你了。"

波子看著Jack,跟著就有些諷刺的說 "哇,你是在交代後事啊?"

Jack接著就推了波子的頭一下,說 "是啊,我想你這小子可以成熟點,行不行啊?"

 

晚上,這個家的四個男生都坐在客廳之中看著電視,而電視上正撥著自行車節目。

Jack低下頭去看著眼睛直盯著電視、坐在他身旁的嘉駿,問 "你真的那麼喜歡自行車嗎?每天都那麼準時在看。"

嘉駿還在盯著電視在看著,說 "因為騎自行車很好玩啊。"

Jack聽到了之後就直盯著嘉駿在看著,接著就伸出了手去摸著嘉駿的頭,而嘉駿還是一樣在看著電視。

 

Jack杵著柺杖走上了二樓之後,他就看到了蓉蓉坐在床上,手中拿著毛線還在織著。

Jack朝著蓉蓉走了過去,問 "還在織安安的啊?"

蓉蓉繼續織著圍巾,說 "安安的我已經織好了,這是嘉駿的。"

接著蓉蓉就抬起頭來,拿起那一小片圍巾,對著Jack問 "男生戴粉紅色圍巾真的有那麼奇怪嗎?還是我再重新織過?"

Jack跟著就對蓉蓉說 "你都已經織好安安的了,為什麼還要重新織呢?只要是你織的愛心牌圍巾都行。"

蓉蓉接著就對Jack笑著說 "算你會說話,不枉我那麼辛苦織圍巾給你。"

跟著蓉蓉就又低下頭去,繼續織著手中的圍巾,而Jack在一旁看著蓉蓉織著圍巾的模樣,眼中盡是不捨的感情。

接著Jack就問 "對了,BT,他的情形是不是真的沒有大礙?真的動手術切除腫瘤就可以了嗎?"

蓉蓉織著圍巾,說 "對啊,阿翹跟我說BT的腫瘤是良性的,而且還好發現的早,情況並沒有太嚴重,下星期就已經排好時間要動手術了,只要術後恢復情形良好的話,很快就可以復原了。"

Jack聽到後就心有戚戚的說 "是嗎

 

已經很晚了,Jack人在廁所之中,手扶在洗手台之上,從口袋中迫不及待的把藥給拿出來。正當他把藥罐轉開,就馬上把藥給倒出來在手掌之上,一次就倒出了好幾顆藥,掉出了手掌之外都不管,而且馬上就把藥給倒進嘴裡,接著Jack就用著手撐著洗手檯,看著他自己面對著鏡子,在鏡中映出他那蒼白的臉色。

Jack從廁所當中走了出來,正好遇上了正要走回房間的伍利。

伍利跟著就對Jack問 "Jack?怎麼了?你的臉色很差。"

Jack深呼吸了一口氣之後就說 "行了,我沒事。"

伍利接著就對Jack問 "你今晚又要熬通宵?這幾天晚上我看到書房的燈都是亮著的,我看你都沒有好好睡過吧。"

Jack跟著就說 "行了,我有分寸。"

說完,Jack就杵著柺杖經過伍利的身邊,又朝著書房走去。

 

Jack又走到了書房,在他的位子之上坐了下來,雙手的手肘底在書桌之上,替自己按摩著太陽穴。

接著Jack就把一旁的抽屜給拉開,他從裡面拿出了今天從醫院拿回來的報告。Jack拿著那份報告閉著眼睛,在想著,思索著,跟著Jack就把那份報告給從中間撕開,撕成一半又一半,接著Jack就把那份被他已經撕開的報告丟進了一旁的垃圾桶中。

跟著Jack就把雙手合起來,抵在額頭之前,像是在許願般的說 "拜託,拜託再多給我一點時間,拜託

 

伍利走進了廁所,正當他拿起了牙刷,要扭開水龍頭的時候,他突然瞥見在洗手檯中的一粒藥丸。伍利露出了一臉疑惑的樣子拿起了那顆藥丸在看著,跟著伍利就想了一下,之後伍利就把那顆藥丸給握在手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28 23:33:24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集-4

隔天,Ali和伍利坐在酒吧之中,桌上依舊是放著兩瓶啤酒。

伍利從上衣口袋中拿出了一個裡面裝著昨晚他撿到那粒藥丸的透明小塑膠袋給Ali,並且說 "我想問一下你,這是什麼藥?"

Ali接過了塑膠袋之後就在看著那粒藥丸,接著就看著那粒藥丸,說 "我又不是醫生,又不是藥劑師,你怎麼會問我?你問高哲說不定他還會知道。"

伍利跟著就說 "這藥就是他在吃的,而且他是躲在廁所裡吃,我覺得很不對勁。"

Ali聽到就問 "躲在廁所裡吃?他在吸毒啊?"

伍利接著就說 "我不知道,他從出了車禍之後就很不對勁,他突然對於地下論壇變的很積極。"

Ali跟著就說 "很正常,他們找人要殺他欸。"

伍利接著就說 "不管怎麼樣,總之你幫我查一下這顆藥到底是做什麼的。"

Ali跟著就那個袋子收起來,說 "沒問題,我找幾個醫院的朋友幫忙看看。對了,地下論壇的進展有沒有新的?"

伍利搖搖頭,說 "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頭緒,不過我想就快了,我們找到很多新線索。"

 

Jack和一個已經有些歲數、臉上和白髮都有些斑駁的男人各坐在一個茶几之前,茶几上放著一個棋盤,棋盤上放著一些棋子,紅和黑各執一方,而Jack代表的就是黑的那一方。在棋盤的旁邊,就是一個茶壺和兩個功夫茶杯。

Jack把一個棋子挪到對方的陣地,敲了下去之後就說 "將軍,你沒棋了!"

接著Jack就頗為得意的拿起了他放在一旁的茶杯喝了一口茶,而坐在Jack對面的那個老年人跟著就看著棋盤,笑著說 "果然跟你下棋就是不一樣,再來一盤。"

說完,那個老年人就開始很興奮的開始挪動著棋子,排著棋子的順序。

Jack跟著就把茶杯放下,說 "不了,我晚點還有事,其實我今天是有點事想問問你的意見。"

那個老年人接著就抬起了頭來,看著Jack,說 "早知道你不會那麼好,跑來找我下棋喝茶。什麼事?"

Jack跟著就把雙手交叉放在桌上,對那個老年人說 "倪師傅,你在鑄刀這一行也算是著名的老師傅,不曉得你對鑄刀有什麼看法和見解?"

倪師傅聽到後就托著下巴,看著遠方,說 "鑄刀啊,其實現在的刀大多都是工廠做的,很少還會有鑄刀師傅親自動手的,不過如果真的要說鑄刀的話,這個學問可就真的是大的了,光是其中一個步驟你要學到出師就有可能要花上個一年時間。"

Jack接著就問 "那麼講究?其實我是在找一個用刀的行家,我看過他鑄的刀,手工相當精細,說是專業的也不為過。他是個身材壯碩的男人,年紀大概3040左右。"

倪師傅聽到了就說 "喔?這年頭還有人自己鑄刀啊?這倒是奇聞呢。"

Jack跟著就問 "倪師傅,其實你們鑄刀師傅,有沒有什麼鑄刀過程一定會用到的東西,或是什麼特別的習慣啊?"

倪師傅接著就拿起了他的茶杯,一邊思考著,一邊說 "特別的習慣和東西啊?"

倪師傅喝了一口茶之後就把杯子放下,說 "我不能確定,每個師傅的習慣都不一樣,不同的材料和過程又可以做出不同的刀。真要說的話,應該就是保密吧,師傅都會怕自己的手藝被偷走,再來應該就是在刀上面的印記,不管是工廠做出來的或是自己打的,都一定會蓋上個屬於自己的印記。"

Jack聽到了之後就問 "印記?"

Jack仔細回想了一下他之前看的刀,接著就說 "可是那把刀上並沒有任何印記啊。"

倪師傅跟著就說 "這就是工廠做的和自己打的最大差別啊,工廠那是叫做商標,印在刀身之上,越顯眼越好,而印記我們是可以印在任何一個地方,而且是一定會印。我們自己打的刀就是我們的作品,就像是畫作上的簽名一樣。"

Jack接著就又再想著,說 "既然是這樣那我想再請問一下倪師傅,你鑄刀了那麼多年,你最得意的刀是怎麼樣的?"

倪師傅想了想,說 "最得意的啊?"

跟著倪師傅就對Jack說 "說真的,沒有。鑄刀無非想的就是刀身夠硬、刀鋒可以鋒利、刀把握起來順手,但是鑄刀這是一門相當高深的學問,從檢定材料就已經可以寫一本像字典那麼厚的書了。"

說完,倪師傅就又拿起他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Jack接著就坐直了身子,對著倪師傅說 "倪師傅,如果真的像你說的這樣,不曉得你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

倪師傅跟著就說 "想我幫你?行。"

接著尼師傅就一邊把茶杯放在一旁,一邊說 "再下一盤,你如果贏了這盤的話我就幫你。"

Jack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說 "好,不過你可別怪我不會手下留情啦。"

倪師傅馬上就說 "手下留情的是誰還不知道呢?"

 

晚上,Jack仍舊是在書房之中面對著電腦,兩隻手在鍵盤上不斷的在打著,兩隻眼睛釘著螢幕在看著,專心的非常。

接著伍利敲了兩下在旁邊的櫃子,Jack這才轉移了視線,抬起頭來看著伍利。

伍利跟著就對他說 "別只顧著做事,吃飯了。"

Jack接著就說 "好,就來。"

跟著Jack他就把電腦裡的視窗全部都給關掉,之後就站起了身,朝著客廳走去。Jack他現在身上的傷都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手上和頭上的繃帶都拿掉了,腳上打的石膏也拿掉了,只剩下繃帶。現在Jack甚至可以不用拐杖走路,但是他走起路來還是不大順,有些一跛一跛的。

 

Jack一跛一跛的走進廚房,而安安站在櫥櫃之前,手中拿著兩個杯子,一個是黑色的馬克杯,一個是上面有卡通圖案的咖啡杯。

Jack朝著安安走去,問 "你在做什麼呢?安安。"

安安轉過身來對著Jack說 "沒有啊。"

Jack聽到了就問 "沒有?那你拿我的杯子做什麼?"

安安接著就把那個黑色的馬克杯給Jack,說 "爹地,給你喝。"

Jack接過了杯子之後就看著杯子裏面,問 "給我喝?"

跟著Jack朝著安安看去,接著就把安安的杯子拿過來,把他的那個黑色的馬克杯放到安安的手上,說 "我喝你這杯。"

跟著Jack就喝了一口杯子裡面裝著的飲料,可是緊接著Jack馬上就噴了出來。

安安看到後馬上就笑著,帶著嬉鬧聲跑出了廚房,而Jack一跛一跛的追在安安的後面,叫著 "你給我過來!"

 

正當桌上都擺滿了菜餚,準備要吃飯的時候,伍利乾咳了幾聲。

Jack接著就對伍利問 "你感冒啦?"

伍利跟著就說 "幾聲咳嗽而已,等一下泡杯咖啡喝就沒事了。"

Jack聽到了就問 "咳嗽還喝咖啡?"

這時,電鈴聲響起。

波子接著就說 "我去開。"

跟著波子就朝著門走了過去,而就在波子把門打開之後,有個身材較為壯碩的男人就對波子說 "你好,我是送自行車過來的。"

波子聽到了就問 "自行車?"

那個人點點頭,說 "對啊,兩台兒童騎的自行車。"

蓉蓉人在裡面,聽到了之後馬上就轉過頭去瞪著Jack,說 "高哲!我不是說現在還不是時候買嗎!"

Jack接著就說 "不是我買的。"

蓉蓉馬上就問 "你敢發誓這不是你買的嗎?"

Jack舉起了手,一臉嚴肅的說 "我對天發誓!"

可是Jack跟著就說了一個字 "對。"

說完,Jack就朝著另一個方向跑去,而蓉蓉接著就對Jack說 "你

蓉蓉站在原地看著Jack跑走的樣子真的是又無奈又有點生氣,相反,嘉駿跟安安這兩個孩子在旁邊看的可是樂的呢,而伍利站在一旁看著他們這樣,臉上也浮現出了笑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28 23:37:04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集-5

更晚了一些,Jack人在嘉駿跟安安的房裡,安安坐在書桌之前,手中拿著蠟筆在畫著畫,Jack坐在安安的身旁,握著安安的手,陪她用著蠟筆畫下每一筆。

安安接著就抬起頭來看著Jack,說 "爹地,你畫畫那麼棒,那你幫我畫就好啦。"

Jack跟著就對安安說 "不行,自己畫的不一樣,爹地呢,只能陪你畫,不能幫你畫。"

安安接著就說 "可是我畫的又不像。"

Jack跟著就說 "要像的話拍照就行啦,重點是在於畫出來的東西和感覺,這是不一樣的。"

Jack接著就把安安抱了起來,說 "好啦,安安,晚了,睡覺囉。"

跟著Jack就把安安抱到她的床上去,並且把放在床頭的小熊給拿了過來,放到安安的懷中,之後就幫安安把被子蓋好。

安安接著就拿著那隻小熊,對著Jack說 "爹地晚安。"

Jack跟著就對安安手中的小熊說 "小熊晚安。"

接著Jack就摸著安安的額頭,對著安安說 "安安晚安。"

嘉駿躺在他的床上,手中把玩著一枚硬幣,看著Jack,叫了他一下 "爹地。"

Jack聽到嘉駿叫他之後馬上就轉過頭去看著嘉駿,問 "什麼事?嘉駿。"

而嘉駿接著就問 "爹地你又會畫畫,又會下廚,還會彈鋼琴,難道沒有什麼東西是你不會,或是做不到的嗎?"

Jack想了一下之後就說 "有啊,但是這種事情不多。"

嘉駿馬上就在笑著,接著就拿出了那個他拿在手上的硬幣,說 "那爹地你可不可以把這個硬幣變成金色的?"

Jack跟著就伸出了一隻手去放在嘉駿的面前,而另一隻手偷偷的伸到口袋裡,說 "好啊,你把硬幣給我。"

嘉駿接著就把硬幣放在Jack的手上,而Jack跟著就把那枚硬幣握在拳頭之中,從口袋中拿出了另一隻手在拳頭的下方敲了一下,接著Jack把拳頭給拿開,拳頭下的手掌上有著一枚金色的硬幣。

嘉駿馬上就瞪大了眼,叫了句 "哇!"

Jack跟著就把那枚硬幣給嘉駿,說 "送給你。"

嘉駿接過了那枚硬幣,看著那枚硬幣,問 "哇嗚!爹地你是怎麼做到的啊?"

Jack接著就攤開了另一隻手的拳頭,嘉駿剛剛交給Jack的那枚硬幣還在他的手中。

Jack跟著就對著嘉駿笑著說 "這枚才是你剛剛給爹地的,你手上那枚是爹地的。"

嘉駿馬上就很興奮的對著Jack問 "那爹地你可不可以再教我其他的?"

Jack接著就伸出了手去摸著嘉駿的額頭,說 "當然可以啊,不過現在晚了,現在先睡覺,明天爹地陪你們騎完車子之後再教你好不好?"

嘉駿跟著就對Jack說 "這是爹地你說的喔!"

接著嘉駿就從被窩伸出了手,立起了小指,說 "打勾勾。"

Jack用小指勾住了嘉駿的小拇指,說 "好,打勾勾。那嘉駿現在睡覺了好不好?"

嘉駿點點頭,跟著Jack就站起了身,把那枚硬幣從嘉駿的手中拿了起來,放在一旁的桌上,接著Jack就幫嘉駿蓋好被子。

Jack看到嘉駿閉上了眼睛之後,Jack就對嘉駿說了句 "嘉駿晚安。"

可是就在Jack轉身要離開的時候,嘉駿又睜開了眼睛,叫住了Jack "爹地。"

Jack又再轉過身來看著嘉駿,彎下身子來,很溫柔的問 "又怎麼了嗎?"

嘉駿用著天真的語氣,對著Jack說 "我今天看到你在廚房外面,看到安安在你和她的飲料裡放了醬油進去,為什麼你知道了還要喝?"

Jack笑了一下之後就說 "就是因為爹地知道,所以爹地才更要喝啊,你們不就是想要這樣嗎?再說,爹地喝一點點醬油,全家人就可以都笑的那麼開心,何樂而不為呢?"

嘉駿又繼續問 "為什麼爹地你要對我們那麼好?"

Jack想了一下之後就很溫柔的說 "因為爹地其中一件不會做的事,就是不知道要怎麼對你們不好。"

接著Jack就伸出了手去,用著拇指輕撫著嘉駿的臉蛋,說 "嘉駿你乖,爹地累了,睡覺了好不好?"

嘉駿跟著就坐了起來,在Jack旁邊的臉頰上親了一下,之後他就又躺了下來,對著Jack說 "爹地晚安。"

說完,嘉駿就把眼睛給閉上了。Jack看著嘉駿的樣子,接著Jack就把整個身體湊了過去,閉上了眼睛,很不捨的在嘉駿的頭上親了一下。

跟著Jack就看著嘉駿,眼中帶著淺淺的淚光,很小聲的對他說了句 "晚安。"

接著Jack轉過身來看著剛剛安安跟他在桌上畫的那張圖畫,用著蠟筆畫著他們一家人,圍著一樣的粉紅色圍巾在青草綠地之上很開心的玩著,每個人的臉上都勾著刺眼的上弦月。

跟著Jack往安安看了過去,看著安安躺在床上熟睡的模樣,也伸出了手去輕輕的摸著安安的額頭和劉海,之後Jack也湊了整個身子過去,閉上了眼睛,很不捨的在安安的頭上吻了下去。

接著Jack就小聲的對著安安說 "晚安。"

說完,Jack這才肯轉身,輕輕的拿起腳步,朝著門口走去。

 

波子趴在書桌之上睡著了,書桌上的檯燈還亮著,書本還是張開的,而他的眼睛卻熟熟的閉著。

接著一隻手伸了過去,把檯燈給關掉,整個房間之中馬上就陷入了沉靜的黑暗,而Jack跟著又從一旁的床上拿起了棉被蓋在波子的身上,讓他繼續睡著。

之後Jack就小聲的對波子說了句 "晚安。"

 

伍利穿著睡衣從房間之中走了出來,朝著廚房走去,並且在這中間還乾咳了幾聲。

就在伍利走到廚房之後,拿起了櫥櫃上的杯子,打開上方的櫥櫃的時候,他就看到在櫥櫃之中貼著一張紙條,上面寫著"笨蛋才會咳嗽還喝咖啡 爐子上有薑茶 喝完再去睡吧 晚安",伍利看到了之後,臉上馬上就勾起了微笑。

 

蓉蓉躺在棉被之上,閉上了眼睛,她的手中還拿著織到一半的粉紅色圍巾,看來她是織圍巾織到一半就被周公給喚進夢裡了。

Jack把蓉蓉手中的圍巾慢慢的拿了起來,放在一旁的床頭櫃上,接著Jack就把旁邊的被子給拉過來,蓋在蓉蓉的身上,跟著他就想轉身離去。

可是就在Jack要離開的時候,一隻手卻拉住了Jack的手,不得不讓他又轉過身來看著蓉蓉。

蓉蓉睜開了眼睛,看著他,問 "你想去哪裡啊?"

Jack接著就問 "你不是睡著了嗎?"

蓉蓉跟著就說 "本來是啊,但是有一個笨蛋把他的被子都給我蓋,而且他不知道還要去哪裡,所以我就醒了。"

蓉蓉接著就坐了起來,說 "你該不會真的以為我笨到連一個人睡跟兩個人睡都分不出來吧?這幾天晚上你老是跑到樓下去不知道做些什麼,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我們夫妻吵架呢。"

蓉蓉跟著就抓著Jack的手,要他坐在床舖上,說 "來。"

Jack坐在蓉蓉的旁邊之後,蓉蓉就對著Jack說 "你也忙了那麼多天了,今天你就當放個假,休息一個晚上好不好?你這樣老是熬夜,我真的很怕你身體會撐不住。"

Jack接著就笑著,點點頭,說 "好。"

跟著Jack就退著身子,慢慢的躺在了床上,把眼鏡給摘下,放在一旁的床頭櫃上。而蓉蓉躺在一旁,把被子給拉過去蓋在Jack的身上。Jack一隻手壓在後腦杓和枕頭之間,另一隻手則是從蓉蓉的手中接過了棉被,幫自己把棉被給蓋好,兩個人平躺在床上,準備要進入夢鄉了。

蓉蓉接著就湊了過去,抱著Jack,閉上了眼睛,像是在灑嬌的說 "我好久沒有抱著你睡了。"

Jack聽到之後就伸出了手去把蓉蓉擁進懷中,蓉蓉就像是個嬰兒般的捲縮在Jack的懷中。而Jack緊擁著蓉蓉手臂的手,抓的相當的緊,可是Jack又不敢太過用力,於是他只能用著他那手掌,緊緊的擁著她,不敢太過用力一分,也不敢放鬆一分。

跟著Jack就閉上了眼睛,在蓉蓉的頭上親了一下,之後Jack就抱著蓉蓉,把臉龐靠在蓉蓉的頭上,小聲的說 "老婆晚安。"

蓉蓉在Jack的懷中聽到了之後就閉著眼睛,說 "老公晚安。"

Jack抱著蓉蓉,絲毫沒有閉上眼睛的念頭,他不想睡覺,他只想爭取每一分每一秒可以留下來的時間。他不想離開,他不想離開這個家,他不想離開他深愛的人,可是他能做的就只有像這樣抱著她。慢慢的,他眨眼睛的速度越來越慢,最後他終於也閉上了眼睛,進入了睡眠之中,但是或許,把他帶進睡眠的不是疲憊和舒適的床鋪,而是在他懷中的那個人。可是他卻不知道,他還能這樣抱著她多久?

 

當天晚上,Jack在廁所之中,朝著馬桶之中狂吐了起來。

一陣嘔吐聲之後,Jack緩緩的抬起了手,很虛弱的壓下了沖水的把手。Jack伴隨著沖水聲,靠著牆,緩緩的坐在地板上,喘著氣,他臉上的白色都已經快把他臉上的膚色給侵蝕光了。

Jack從口袋之中又把那罐藥給拿出來,他把藥倒在手掌心之中,可是緊接著,Jack就直接把那些藥連藥罐都直接往對面的牆上砸了過去。

Jack的雙腿捲縮了起來,用手托著頭,看著地板,喃喃的唸著 "拜託,拜託不要是現在,拜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4

主题

0

好友

3

积分

见习版主

つづく続く...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9-2-28 23:39:21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集-6

隔天,Jack坐在沙發之上,他的頭仰在沙發之上,睡著了,而安安就在旁邊玩著堆疊積木。

Jack的眉頭緊閉在一起,看起來好像是在夢中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一樣。接著安安在疊的積木垮了下來,Jack也馬上醒了過來,可是從Jack的反應看來,他好像是被嚇醒的。

安安在積木垮下來之後就又開始堆了起來,可是馬上又垮了下來。

Jack聽到積木垮下來的聲音之後就朝著安安看了過去,跟著就對安安說 "安安,不要玩了。"

安安接著就對Jack說 "我快疊好了。"

說完,安安就繼續疊著積木,可是積木卻又掉了下來。

Jack看起來好像是受不了噪音一樣,有些不耐煩的對著安安說 "安安,我說不要玩了!"

安安跟著就對Jack說 "再玩一下就好。"

接著安安就繼續堆著積木,可是積木馬上就垮了下來。

Jack隨之就站了起來,朝著安安走了過去,並且馬上就很兇的對著安安罵著 "我叫你不要玩了你沒聽到嗎?"

跟著Jack就舉起了手,叫著 "你是不是一定要爹地動手打你!"

安安馬上就開始哭了起來,而蓉蓉聽到Jack對著安安叫罵的聲音以及安安的哭聲之後就從廚房走了出來。

Jack看著安安哭的樣子,他好像對於剛剛那麼凶的語氣後悔了,他把手給放了下來,接著就轉身離去,留下安安還在原地哭著。

蓉蓉馬上就上前去抱著安安,安撫著她,對著她說著 "好好好,安安乖,不哭不哭喔。"

 

Jack托著額頭,一臉憂鬱的坐在陽台之上,他把眼神放空,他的腦袋之中什麼都不想,或者該說是現在的他,什麼都沒有心情想。

接著蓉蓉陪著安安來到了陽台邊,跟著蓉蓉就對安安小聲的說 "爹地在那邊,過去。"

安安接著就抬起了頭來看著蓉蓉,說 "我不敢。"

蓉蓉跟著就對安安說 "不用怕,爹地他是嘴硬心軟,他不會打你的,過去吧。"

安安聽到之後就慢慢的朝著Jack走了過去,慢慢的移動了腳步走到Jack的旁邊。

安安走到Jack旁邊之後,安安就拿了一隻棒棒糖出來給Jack,並且說 "爹地對不起,這個給你吃,爹地不要生安安的氣好不好?"

Jack轉過頭來看著安安,安安看著Jack的樣子還是一樣很害怕。

Jack從安安的手中接過那隻棒棒糖,並且看著那支棒棒糖說 "其實該說對不起的是爹地才對。"

接著Jack就看著安安,說 "對不起,爹地剛剛心情不好。"

Jack跟著就把棒棒糖交還給安安,說 "這個你自己吃吧。"

安安接著就又拿出了另外一隻棒棒糖,說 "我還有,那隻給爹地吃。媽咪說,心情不好的話就吃棒棒糖,吃完棒棒糖後會開心一點的。"

Jack跟著就伸出了手去摸著安安的頭,笑著說 "哇,你隨身隨地攜帶啊?還有沒有?"

安安看著Jack露出笑容的樣子,也跟著露出了笑容。蓉蓉在陽台門口看到他們兩個都笑了之後就轉身離去。

Jack跟安安接著就開始把棒棒糖的包裝給拆了下來,並且把棒棒糖給放進嘴中。

安安跟著就對著Jack問 "爹地你那隻是什麼味道的?"

Jack接著就含著棒棒糖,說 "巧克力的。"

安安聽到後馬上就很驚呀的問 "真的嗎?巧克力的?"

Jack跟著就把棒棒糖從嘴吧之中拿出來,說 "假的,巧克力口味的棒棒糖會是橘色的嗎?"

Jack接著就又把棒棒糖給放回嘴中,推了一下安安的頭,笑著說 "小笨蛋。"

安安嘴裡含著棒棒糖,看著Jack對她開玩笑的樣子在笑著。而此時他們兩個含著棒棒糖的樣子好像,看起來一樣那麼的淘氣,更不用說臉頰旁那笑起來的酒窩了。

 

嘉駿跟安安在街道之上,戴上了安全帽、護婉等等的謢具,騎著自行車,練習著,而Jack就在他們的旁邊陪著他們,幫他們平衡著自行車的平衡。

接著Jack注意到了嘉駿一副不是很開心的樣子,嘴角老是往下掉。

Jack跟著就對嘉駿問 "嘉駿,怎麼不開心啊?"

安安接著就替嘉駿回答說 "哥哥不會打籃球,被人家笑。"

Jack聽到了之後就轉過頭去看了一眼安安,而Jack跟著就又轉過頭來看著嘉駿嘴角那掉下來的下弦月。

Jack接著就說 "那這樣好了,爹地教你們打籃球好不好?"

嘉駿聽到後就馬上抬起頭來看著Jack,而安安則是馬上就問 "爹地你會打籃球啊?"

Jack跟著就抓著安安的下巴,說 "爹地什麼都會的呢。"

 

波子背著書包,騎著自行車在街上行駛,朝著家的方向騎去,耳朵上還掛著MP3的耳機,聽著音樂,一臉悠然自得的樣子。正當波子騎過體育場的時候,波子把腳放在了地板上,停住了車子,並且把一邊耳朵上掛著的耳機給拿了下來,朝著體育場內看去。

Jack和嘉駿跟安安正在籃球場之中打著籃球,而Jack面對著嘉駿跟安安運著球,一邊運著球,一邊一拐一拐的在球場上跑著,投籃,還正中籃框之中。而嘉駿跟安安的默契也挺不錯的,兩邊老是把籃球傳過來傳過去的,害的Jack都不知道該防守哪一個才好。而且嘉駿跟安安都不照規矩來,不是抓著Jack的衣服不讓他跑,就是直接帶著球跑走,讓Jack一直在對著他們叫著 "喂喂喂!犯規啊你們!"

波子在遠處看著這三個人打著籃球的樣子,嘴角也勾起了一抹笑容。

 

晚上,蓉蓉剛從餐廳之中回家,她一進門就發現屋子裡的燈光頗暗,而且沒有平常孩子的笑聲和嬉鬧聲,顯得特別的安靜。

蓉蓉看到Jack的背影在餐桌之前,正在為他佈置好的餐桌之上的蠟燭給點上光亮。

於是蓉蓉就一邊把門給關上,一邊對著Jack問 "你在做什麼呢?怎麼不把燈打開?"

Jack轉過身來看到蓉蓉回來之後就把手中的打火機放下,走到旁邊去把放在一旁的音響給打開,音響接著就放出了那段蓉蓉最喜歡的音樂。跟著Jack就從音響的旁邊拿出了一束花出來,朝著蓉蓉走了過去。

蓉蓉接著就笑著問 "哇!你搞什麼呢?"

Jack拿著那束花走到了蓉蓉的面前之後就對她說 "結婚紀念日快樂。"

蓉蓉聽到了就不是很開心的說 "結婚紀念日?你記錯日子了!"

Jack跟著就對蓉蓉說 "我沒有記錯。日子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誰一起過。我叫你爸爸把孩子都帶出去了,今晚家裡就我們兩個,我只想跟你一起過這個只屬於我們的日子。"

蓉蓉聽到後就笑了出來,而Jack跟著就把花交給蓉蓉,說 "這束花是桔梗,花語是不變的愛,這裡有365朵,代表我每天都會這樣愛你。"

蓉蓉一邊接過那束花,一邊笑著說 "可是我還是比較喜歡勿忘草,而且如果你每天送我一朵,送足一年的話,我想我會比一次收到365朵開心點。"

Jack的臉上接著就露出了笑容,伸出了手在蓉蓉的面前,問 "May I?"

蓉蓉臉上的笑容馬上就更明顯了,蓉蓉跟著就把手上的花和她揹著的小包包給放在一旁,接著就把手伸了過去,放在Jack的手之上。跟著Jack就摟著蓉蓉,抱著她,兩人的腳步隨著音樂在轉動,而Jack接著就一邊抱著蓉蓉,隨著音樂在轉動著。

Jack跟著就問 "這個結婚紀念日過的開心嗎?"

蓉蓉接著就笑著說 "你如果是一邊彈這首曲子,一邊唱這首曲子給我聽的話,我會更開心。"

Jack聽到了之後就開始跟著音樂,在蓉蓉的耳邊開始跟著音樂,小聲的唱了起來,蓉蓉聽到之後就笑的更開心,並且把Jack給抱的更緊了。

 

隔天早上,蓉蓉人在廚房之中,用著攪拌器在鐵碗中攪拌著奶油。

Jack突然從蓉蓉的後方抱住了她,並且問 "做早餐啊?"

蓉蓉接著就說 "我在做蛋糕。"

Jack聽到了就問 "怎麼好端端的在做蛋糕?"

蓉蓉跟著就用手沾了一點奶油抹在Jack的鼻頭上,並且說 "這就怪你啦,昨晚都沒有蛋糕,那我只好自己做啦。"

Jack把鼻頭上的奶油用袖子擦掉之後,接著就說 "不要生氣啦,大不了我今晚再陪你過一次。"

蓉蓉聽到了就問 "再過一次?高

Jack跟著就抱著蓉蓉,有些像是鐘擺的左右搖動著,說 "那我們過明年的結婚紀念日,還有後年的,跟大後年的。"

蓉蓉接著就笑著說 "哇,這樣下去的話那我們豈不是天天都在過結婚紀念日了?"

Jack馬上就說 "還不止呢。"

跟著Jack就拿了一塊木板出來,放在蓉蓉的面前,說 "送給你。"

蓉蓉接過了那塊木板在看著,問 "這是什麼?"

Jack接著就說 "明年的結婚紀念日禮物,你昨晚不是說希望我一天送一朵勿忘草給你嗎?從現在開始,我每天都會刻一朵勿忘草在這塊木板上,直到滿365朵為止。"

蓉蓉聽到了就問 "哇!我只是隨便說說的,你不用那麼認真吧?"

Jack跟著就說 "這還不止。"

接著Jack就抓著蓉蓉的手,說 "跟我來。"

Jack拉著蓉蓉的手來到了書房之中,跟著Jack就在電腦之前坐了下來。

蓉蓉在一旁看的一頭霧水,問 "你在做什麼?"

Jack在鍵盤上打著,看著電腦,說 "等一下你就知道。"

蓉蓉聽到後不免是更疑惑了,而Jack在電腦上打開了一個網頁,這個網頁裡的樣子就是鋼琴的黑白鍵。

Jack在鍵盤上的R鍵按了下去,電腦的喇叭就發出了鋼琴鍵,Re的音。Jack又按下了M,又發出了Mi的音。

接著Jack把雙手握拳又放開,跟著就開始在鍵盤上按了下去,隨之電腦的喇叭就放出了鋼琴的音樂,配合著Jack按著按鍵的雙手。Jack繼續在按著按鍵,就像是在彈鋼琴一樣。

Jack接著就抬起了頭來看著蓉蓉,說 "後年的結婚紀念日快樂。"

蓉蓉跟著就問 "你之前幾個晚上沒有睡就是在練這個?"

Jack點點頭,雙手繼續在鍵盤上按著。

蓉蓉接著就問 "你怎麼會知道我會這樣跟你說的?"

Jack繼續按著鍵盤,說 "我本來就打算要練的,就算你沒跟我說,我也還是會這樣做。"

蓉蓉跟著就笑了出來,眼中泛著淚光,問 "為什麼對我那麼好?"

Jack接著就說 "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對你不好。"

蓉蓉聽到後就在甜甜的笑著,跟著蓉蓉她就從Jack的桌上拿起了一隻筆,把Jack送給她的那塊木板放在桌上,在Jack今天刻的那朵勿忘草下畫了一個愛心上去。

Jack看到就問 "你在做什麼?"

蓉蓉接著就笑著說 "你那麼辛苦,每天刻一朵勿忘草給我,那我是不是也應該給你一個回覆呢?"

Jack聽到後,嘴角也立即勾了起來,跟著他就問 "那你大後年的結婚紀念日想要什麼?"

蓉蓉想了一下之後就湊了過去,跟Jack坐在同一張椅子上,挽著他的手腕,靠在他的肩膀之上,說 "我要你以後的每一天都要像今天這樣,陪著我,對我那麼好。"

Jack聽到了之後,臉上的笑容馬上就僵住了,他沒有回應蓉蓉的要求,只是伸出了手去搭著蓉蓉的肩膀,盡量的在臉上撐出了笑容。

[ 本帖最后由 陌生人的孩子 于 2009-3-1 11:08 编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0-14 16:23 , Processed in 0.14971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