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查看: 2311|回复: 2

[原創小説] 短小說《和你在一起》第三部 九號燒肉鋪 第二章20180224

[复制链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6-10-15 21:48:1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imo 于 2018-2-24 03:51 编辑

這文不會再放文學網內...
因為是拿來還你們的...
畢竟我想要要求刪一二部...實在有點不好意思...
會這麼晚發是因為...前陣子玩寶可夢玩瘋了...曬的跟非洲雞一樣...
別催文哈....
---------------------

透明清澈的溪水,乾淨的連溪內的小石子都看得見。他最喜歡的便是這樣,站在冰涼溪水裡看著橋上來往的男男女女。或悲或喜的喝下夢婆的湯,貪嗔痴瞬間飛灰湮滅,淡然的繼續輪迴。

其實他為何喜歡,如果說是看戲,不如說是羨慕。他沒有記憶,從出現在這兒開始,從他有意識以來,他便沒有記憶,他只是食果花結出的果,一億年才結出一次的果,被閻王收在身邊做事。所以他雖很不屑那些人的無窮無境的執念,卻也羨慕橋上那些人,有記憶有喜怒有欲望有貪嗔痴,而他什麼都沒有,連名字都沒有。

他是判官,閻王身邊的得力助手,是食果花億年才結出的果。

百年前幫助了陸牧,二十年前幫助了倪昀。

“判官大人,閻王不是開壽宴嗎?你怎麼還在這兒?”

“婆婆今天穿得真漂亮”

“老婆子了沒有漂亮啦!一會兒還得去給閻王拜壽,穿得好些罷了。”

“婆婆太客氣了。”

“小判阿!你不會打算這副模樣去見閻王吧?”

“我沒打算去。”

“去熱鬧熱鬧…小判,你就是太靜了。”

“麻煩婆婆替我傳達祝賀之意”

“不可”遠處傳來一聲大喊

兩人看向遠處,穿著雪白鎧甲的范七一路小跑靠近。

“小七你不是在替閻王招待客人嗎?”

“見過婆婆。”范七禮貌的拱手相敬。

“小七怎麼不在宴會?”

“還說呢,閻王就知道判官大人不來,特地遣我來相迎,要我務必將他請至筵席上,否則拿我是問。”

“哈哈,小判這下可不得去了。”婆婆看向判官。

“唉…罷了。”判官無奈一笑,跟著范七與婆婆一同出席筵席。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7-3-12 00:20: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imo 于 2017-3-12 00:22 编辑

第一章

“这是我第n次看见这家店面倒了。”


沈晴玉背着包下楼准备去阳明大学上课,一下楼便见对面的店又倒了,贴出店铺招租的讯息。从小到大,对面这家店便时不时的换着店主,不管换成是什么店,撑不过多久便会收摊,然后继续换店主。光是她有印象的统计,这些年来,总共换过十四家烧烤店,九家饮品店,四家面包店,四家便当店,三家补习班,二家茶馆,最长的大概撑一年,最短的撑二个礼拜。她偶尔也会去光顾这些店家,在她看来与一般店铺并无分别,甚至有些店铺贩卖的东西还不错吃,所以她一直很好奇为何这些店主会一个一个的换。这不,昨儿还是面包店呢,她下课时还去买了个菠萝油,今儿早,怎么关了?!

中午下课回家,她见招租的红纸还贴着,心想:不知这次会换成什么店?!希望是个面包店或者是便当店,那对自己可就方便多了,走过去就有的买。

接着,一连好几天的雨。晴玉也好几天不出门,连课都翘了:”下雨,就是留被天阿!”说得理直气壮,自家老妈无奈的摇摇头。

终于…终于…放晴了,晴玉清早便被忍受多时的老妈给挖了起来,吃过早餐后就被踢出了自家大门。头毛乱糟糟、睡眼惺忪的下楼,晴玉打了一个好大的哈欠,揉了揉双眼,心想:臭老妈,早上又没课,这是要我往哪钻呢?!

“噫!门上的红纸没啦?!”晴玉心想:难道有人租了?可仔细看看,又想,也许是这几日的狂风暴雨吹走了吧。于是,自顾自的走了。等她归来时,早已日落西山,手中抱着一堆书的她,下意识的往那儿望了一眼,才上楼。

待到夜半,她推开阁楼的小窗,露水的湿气缓缓袭来,她闭着眼享受微风轻抚的冷意,长呼了口气。

支着脑袋,她无目标的看着楼下,除了耳边传来的蛙鸣声外,楼下只有一个小摊儿,卖着豆腐花,却也准备收摊了。突然想起对街的店,往那儿一看,她瞪大了眼。大门紧闭的屋子,传出昏黄的灯光。

门前泛红的灯笼随风飞舞不断勾起她的好奇,她披了件外衣,偷偷摸摸的溜下楼,倚在门边望向店面。
店内门庭若市,喧闹的吵杂依稀从远处传来.让她意外,大半夜了,遽然可以这么多人,卖的是什么东西?紧了紧披在身上的外衣,从鞋架上随意的穿上外鞋,就这样溜过了街.

-小七,去喊老大,伞二喝醉了

-喝醉?我看看…

-哇!谁让他把整醰的桃花酿喝光,这醰可是宝贝阿!死伞二,你别以为你喝醉了我就能放过你,我要去喊老大!

-你说这么多作何,他都不省人事了,去和老大说声,叫他老婆来接啦!

-是是是

小七往内房走去.晴玉这时已偷偷的在店门口观望了.小七拉着一个人走出,走到伞二旁,机哩瓜啦的说着,只见被拉着的人一脸笑意地摇摇头.

“好了好了,这是开幕第一天,就算了吧!反正他估计短时间醒不来,也算一种逞罚.”

“可惜了这么好的桃花酿,这可是当初长留送的贺礼…”

“你去收拾下客房,抬下去吧.顺便传信给她伞嫂子”

“唉”小七抬着笨重的伞二,晃晃悠悠的往内房走去.

“姑娘,别站在外头,进来坐吧”

“…”突然被点名的晴玉愣了站在店门口

“啖蚀,去招呼客人”

“姑娘请进请进”啖蚀招呼着愣在门口的晴玉,将她拉入店内就座.

“有事再叫我”老大也踏入内房.

“…”晴玉看着老大进房,才被吵杂的人声给回神,来回看着形色各异的客人,有的欢笑嬉闹,有的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姑娘,你想吃些什么?”啖蚀指着墙上的菜单,热情的看着晴玉

“啊?!我…”晴玉看着墙上的菜单…写的还真…看不懂…

“要不我为姑娘推荐一下吧!”啖蚀看晴玉不知如何选择的样子,好心的推荐她店内的招牌

“咱这阿!最有名的就是红水醉鱼.三瓦蒸…来一份?”

“…就听你的吧”晴玉看着菜单…由于也没吃过这些菜名上的菜.所以便随了啖蚀的推荐.

“好勒.来…先给您上一杯红水茶…您稍等,菜马上来”啖蚀给她倒了杯茶后,便入内房传菜去了.

晴玉手拿着茶杯,仔细的闻着杯中的茶味,闻不出…有种说不出的花香.小心的嘬了一小口.满口的花香涌入她的喉头,在她的喉头一路牵引着上了鼻子,连同她呼出的空气,都带着了一点点的香气.真好喝.她觉得喝了后,身体好舒服.这股茶香在她的身体里缭绕…

她还在回味着茶味的同时,啖蚀已两手端着菜出堂了,摆在桌前:”姑娘,菜来了,您慢慢吃”啖蚀转身招呼起其他客人

晴玉看着桌上的菜,香味扑鼻而来,她试探的食了一口,惊为天人的味道令她慢慢的专心起吃着桌上的食物.

啖蚀看着晴玉对菜色很满意的样子,便放下心来招呼起其他人.

“姑娘,您一个人吃饭啊?”

“你是?”晴玉抬头,便看见刚刚隔壁桌的女客人笑盈盈地站在自己面前,好奇地看着她

“我?我叫楚翠.你呢?”

“我?...我叫罗晴玉”

“你一个人吃饭?”

“哦…是的”

“过来我们这桌吧!我介绍我老公给你认识”说完便起身想拉晴玉.啖蚀见状,一把将两人分开,楚姐别这样,她是新客人,你这样会吓到她的.

楚翠不爽的整理着自己的红色短裙说着: “我没吓她,我只是见她一个人吃饭,想她加入我们同桌热闹热闹罢了”

“楚姐,您知道我们的店规矩的,别让我难做.老大不喜欢的”

“切.那个小古板,一直这么没趣”楚翠不爽地回了自己座位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我们这的客人比较热情,如果您觉得不舒服,我给您道歉,您继续慢慢用,有事情我在周围,可以喊我一声”啖蚀和缓的对晴玉说着,深怕吓着了她.

“…谢谢”晴玉道谢后,见啖蚀走开,不自觉的往楚翠那儿瞧了一眼,正巧和楚翠对上眼,楚翠跳皮的对晴玉做了个表情,晴玉尴尬的笑了下,便低着头默默的吃着自己的食物.


她心想:真是奇怪的地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9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松影含窗

Rank: 2

发表于 2018-2-24 03:48:3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imo 于 2018-2-24 03:50 编辑

第二章

鬧鐘響了,鬧醒了晴玉,她腰痠背疼的爬起身,邊伸懶腰邊打開窗戶,長呼了口氣不自覺的望向對街,只見對街的小店仍和以前一樣,令她有些恍惚,以為昨晚是場夢。收拾了會,下樓道準備去上課時,又望了對街一眼,心裡竟生出了一絲期待。直至傍晚回家,她急沖沖的回了家,在窗台上邊看著書邊偶爾瞄對街幾眼,等待著它火燈亮起。
“唉…怎麼這麼久?!”晴玉支著腦袋,昏昏欲睡。

樓下卻傳來母親的叫喊:”玉兒你還在看書呢?明兒還得上課,早點睡!”

“是的,母親”晴玉合上書本,熄了檯燈,戀戀不捨的望了對街一眼後躺平在床上。沒多久,晴玉卻又坐起了身,她實在無法在這種狀況下睡著,沒辦法,她包著棉被,推開窗戶,露著雙眼,像著小貓一樣的伏在窗邊望著對街發呆。

深夜,晴玉伏在窗台邊睡著了,被冷風激的打的一個顫,緊了緊身上的棉被,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準備要爬回床上睡時,卻撇見對街的小店開了!昏黃的燈籠在店門口高高掛起。

於是她興奮地衝下樓去,等她回過神來時,已站在門口了,看著店內的人,突然想起…自個兒貌似穿著睡衣就下樓了…頓時尷尬地望了望自己的衣著,準備摀著臉跑回去了,,,好丟臉!

“姑娘?!進來坐!”啖蝕望著店門口站著個人兒,仔細一看,遽然是昨兒的那個姑娘,見她穿著單薄,邊說話的同時,趕緊把她拉進來。

“想吃什麼?”啖蝕遞上一杯熱茶,拿過菜單放在桌上。

“…”晴玉看著菜單,一陣發楞,其實她不餓,只是出於好奇這家深夜開門,想再次光臨,隨即想起昨兒吃的魚,於是指著菜單道:”我要這道魚”

“和昨兒一樣?!”

“是的”

“我們今天出新品,要不要一塊嚐嚐?”

“什麼新品?”

“烤肝腸”

“來一份”

點完菜的同時,店外走來一人,對著啖蝕道:”蝕,今兒有無出現方向?”

啖蝕恭敬的道:“沒有”

“恩”只見走進來的人,就是昨天她有一面之緣的老大,只見老大撇了她一眼,便往內堂走去。

“姑娘稍等”啖蝕喊了她聲,便下去備菜了

晴玉望著老大的背影,想道:好嚴肅的店老闆…看見啖蝕的背影,原來他叫蝕?食物的食嗎?

沒多久,啖蝕上菜,布完了菜,晴玉見他要離去,忍不住好奇的道:”原來你叫做食?”

“?!...對的..我叫做啖蝕”

“你好,我叫做晴玉”

“我知道的,晴玉姑娘”啖蝕拿著食盤溫和的笑著

“咦?”

“你昨兒和楚翠的對話我不是都聽見了”

“哦!對!”

“剛剛走進內堂的…是你們老大?!是店老闆嗎?”

“你說老大啊?...是的,他是這間店的店老闆”

“哦哦~他叫什麼名字?”晴玉對著內堂張望

啖蝕見她呆傻的模樣,升起一絲軟意:“你想認識?”語畢,不等晴玉反映,便自行走入內堂。拉著自家老大出來道:”老大,這姑娘想認識認識你”

“诶”老大一把撥開啖蝕的手,和緩的看向晴玉:”你好,在下崔晱”兩人握了手。

“上菜啦!”啖蝕一把接過內堂端出的菜,擺在桌上:”姑娘快坐”

“姑娘,這麼晚了,吃完早點回家”崔晱想起這姑娘連兩日獨自深夜來此,起了一絲的不忍。

“老大,您別趕客嘛!難得有常人來此,旺旺咱店的人氣!”啖蝕見晴玉面露尷尬,打起圓場。也是賭了自己老大的口硬心軟 。

崔晱撇了啖蝕一眼:“罷了,你看著點”走進內堂。

“得勒”啖蝕明白自己老大的擔憂,怕是人雜.傷了姑娘,這才趕人走呢。

“姑娘,我家老大就這樣,你別見怪,快吃快吃,涼了。回頭我倒杯熱茶,稍等。”啖蝕很快的倒了杯熱茶上來,便自顧自地忙去了

“嗯?...茶水色是深紅色?紅茶?”小口嘬飲,一陣花香入喉。

不像紅茶,不過好喝。”晴玉挺喜歡這茶味,從未品嘗過,喝了後身心溫暖。和昨兒是一樣的茶,只是她仍喝不出是何製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0-19 06:07 , Processed in 0.07891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