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松居 松迷之家

 找回密码
 注册 Register
搜索
查看: 2138|回复: 2

[蔡锷与小凤仙] 《蔡锷与小凤仙》十七集观后——梅花年年都开

[复制链接]

31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Chipmunk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7-9 20:36:25 |显示全部楼层
转贴
一共两篇,第二篇的有一点激



瞧她坐在一旁织围巾,客人来了端茶送水,贤妻温婉状。
  瞧他临被袁世凯的人带走时,紧紧握住她的手,捏一捏,又捏一捏,是无声的安慰与告别。
  瞧他对莫逆天娓娓道来自己贪生的缘由,那番话句句是实,他不是不知道她为他付出多少的。
  瞧她见不到他归来四处寻觅慌张无主的神情,看过字条后立即装作晕倒等待机会急切向阿震说明求助,以及跪在地上求梅老板的恳切,她是全副精神心智灵魂都放在他身上了。
  
  最终他说:“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不让你担心。”
  最终她说:“梅花年年都开,不过看不看已无所谓。”
  然后她推他出去,关上了门。
  
  看到此,潸然泪下。
  一段注定结局是分开的感情,无论怎么调整心情,都是要伤心的。
  在一起甜蜜也好冷淡也好,都会成为以后的痛。
  
  查了戏文,蔡将军那张字条上写的唱词是——
  十数载恩情爱相亲相依
  到如今一旦间就要分离
  自古常言不欺我
  成败兴亡一刹那
  宽心饮酒宝帐坐
  
  选这出京剧入戏真是妙笔,又是霸王别姬。


Link

316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Chipmunk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7-9 20:37:07 |显示全部楼层
转贴
不幸周郎竟短命---谈谈TVB的蔡锷与小凤仙

  不幸周郎竟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
  
   看到這副對聯,對中國近代史有些許熟悉的人都會想到蔡鍔與小鳳仙。這是蔡松坡葬禮上小鳳仙托人送來的其中一副挽聯,以周瑜喻蔡鍔,自比紅拂女。傳聞此對聯爲王血痕所代撰。其實這對聯是與之前蔡鍔贈小鳳仙的一對聯相呼應的,不過這事很少書有提及。當年小鳳仙妝閣不事華麗而愛好天然,每遇文人墨客必會訪而乞留題以致房中翰墨堆積,而最喜歡的就是蔡松坡所贈的對聯 [不信紅顏終薄命,古來俠女出風塵] 雖不甚工整,卻道出了小鳳仙的心聲。
  
   看了幾集TVB的 [蔡鍔與小鳳仙] 除了對第一集第一節有所喜愛外,其他實在拍得不知所謂。
   先談比較好的開塲,鏡頭由滿臉皺紋的張覺非(即小鳳仙,但不知爲何片中稱其爲陳婆婆)雙手顫抖做針線活開始,之後收音機中傳出關於蔡鍔與小鳳仙的故事,主持人在讀當年小鳳仙的另一副挽聯
  
  萬里南天鵬翼,直上扶搖,那堪憂患餘生,萍水姻緣成一夢。
  幾年北地胭脂,自悲淪落,贏得美人知己,桃花顏色亦千秋。
  
   在讀這首詩的過程中,老婆婆臉上泛著淚光,腦裡不斷閃出當年故人英姿,清歌曼舞。然後一片桃花飄下,飄回到幾十年前。彈指間時間消去。這種以某種事物爲線索倒敍開頭的方式雖已泛用。但衹要構思得巧妙,亦能百看不厭,使人動情。電影[魂斷藍橋]中的幸運符如是,而此處以桃花連接時空就顯得文雅古典。劉希夷[代悲白頭翁]中曾有句:
  
  今年落花顏色改,明年花開復誰在。
  已見松柏摧爲薪,更聞桑田變滄海。
  古人無復洛城東,今人還對落花風。
  
   以花歎紅顏易逝,一直以來都是文人偏愛的主題。在此處倒敍就好像讀完陸游的[沈園],再回頭讀兩首[釵頭鳳]。將更易明白那種夢斷香消的感覺。
  
  沈園
  
  城上斜陽畫角哀 沈園非復舊池臺。
  傷心橋下春波綠 曾是驚鴻照影來。
  夢斷香消四十年 沈園柳老不吹棉。
  此身行作稽山土 獨吊遺跡一泫然。
  
  
   開頭除了此處倒敍較好外,另外一段也不錯,蔡鍔得知袁召其入京,畫面一轉轉入蔡幫妻修理梳妝檯,幫兒子修理單車,盡顯英雄柔情,當蔡說要上京時,蔡夫人沒多說,微笑著說,我幫你執行李。然後畫面一轉,到了晚上,一大隊軍隊包圍蔡府,用鎗指頭,以死勸諫蔡鍔不要北上,蔡鍔義正言辭,勸退部下。頓覺豪氣萬丈。一轉過頭來,見妻子一雙淚眼望著自己,刹時雙變得英雄氣短。這一來一回幾回合剛柔並濟確爲出色。之後火車上,蔡孤身一人,想起前途兇險未卜,打開車廂門,夫人站在門外。(這橋段蕭若元在[公子多情]後邊亦用過,制造意外驚喜。)挺感人。
  
   這劇精彩的就是前邊這幾鐘的戲,之後的就實在是拍得不知所謂。
  
   竊以爲拍歷史劇,不同於拍小說,首先非虛構的人物性格要尊重史實,並以此爲基礎發揮,不能離題萬丈,而對於劇情可以在歷史事件或傳聞的基礎上加以創作。亦可自行創出劇情但也應不離當時曆史條件。但TVB的編劇眞是[天才],性格亂改,劇性生安白造。小鳳仙變成港女小鳳仙 ‘巴喳潑辣’,六不總理段祺瑞天天去妓院尋花問柳。北洋三傑,本來龍虎狗各有其性格特徵,但現在三人站左一起,你永遠分不清誰是誰,劇中他們三個就像三胞胎,一句話三人講。
  我舉幾例荒謬之處。
  
  一、 小鳳仙出塲之前,是兩食客的對話,一位說:“哎,我等左三個月都未見到鳳仙姑娘”。另一們說:“你算好咯,我等左一年都衹係見到距個影”。之後呢,小鳳仙出塲之後,不是在雲吉班大廳喫瓜子走來走去就是出行走購物(十足港女),何來難見一臉。
  
  二、 看了前邊四集,小鳳仙外出六次,其中四次遇到蔡鍔,剩下兩次是買東西遇到蔡夫人。
  
  三、 蔡鍔來北京是求安表忠,可是來到北京後卻處處拿彩,鬥智鬥勇處處占人上風。當街議論袁之不足,看來袁的特務是聾的,袁世凱有老人癡呆的。
  
  四、 原來以前的人都是一夫一妻制的,衹愛一個人,衹生一小孩。
  
  五、 第一集開頭,話馮國璋鎮守江蘇,原來鎮守江蘇,可住在北京,而且北洋三傑可以天天圍著袁打轉的。還蠢到被人當扯線公仔利用,這就跟大陸拍的抗日片,日本鬼子個個都去踩地雷一樣。
  
  六、 看到第四集,有兩條感情線,一是蔡鍔與小鳳仙,一是莫菁兒和余任國,我說說 這兩對情侶是怎樣認識的,首先蔡和鳳仙,起因是鳳仙對蔡鍔誤解以爲蔡是走狗,還拿酒潑蔡,之後發現蔡其實是好人慢慢喜歡上蔡。 我再說說莫和余怎樣認識,起因是莫誤解余是壞人,還打了余一頓,之後發覺余是好人,慢慢喜歡上余。看!編劇是不是天才。
  
  七、 編劇天才之處還不在此,建軍校,又可以起用當年學警雄心的情節,換個角色,換個背景,不換劇情,又是一部新戲。
  
   其中還有諸多細節之處。如果熟悉一點曆史的人都會呲之以鼻,就不列舉了。
  
   還是那句,請尊重曆史人物性格或曆史事件再加以改篇。
  
   舉個例,如當蔡鍔在車廂中與夫人憶述少年時往事之時,劇中講係由於蔡夫人在飯菜裡放了安眠藥,使蔡錯過那革命起義而撿回一命。實際上當時是,蔡鍔被老師派去送信,而錯過。編劇何不改一下,改成當時老師派蔡去送信,并叫他順便送自己女兒(即現在的蔡夫人)回鄉下,而蔡夫人知此次革命很大可能失敗,不願其冒險,在菜中下藥。這樣又不會多多少鏡頭,但是又能與曆史事實結合,使觀衆看了都記得有送信一事。
  
  又或者小鳳仙出塲時可以改得好笑點又讓人易記住鳳仙性格。
  
  在小鳳仙門外不遠處的一張桌,坐著兩位穿褂的食客。
  
  食客一:“哎,我來吉雲班等左三個月都未見到小鳳仙一臉。”
  
  食客二:“你还不算惨,我来了一年,都只是见过一次小鳳仙的背影。小鳳仙素有俠名,一般人不輕易接見的。”
  
  這時,一年輕男子在鳳仙門口走過,鳳仙房房門‘呯’的一聲打開,一隻手伸出,年輕男‘啊’一聲驚叫,被拖入房內。門隨即關上。
  
  廳上一丫環偷笑著說:“嘻,鳳仙姑娘又忍不住了。”
  
  門外兩食客相對愕然。
  
  過了半個時辰,年輕男子頭髮淩亂,邊整理著衣服,面有愧色的對房內鳳仙說道:“鳳仙小姐,小生才疏學淺,力有不逮,还望小姐见谅。”
  
  两食客更是惊讶,把年轻男子拉过来。食客一道:“请教兄台高姓大名?”
  
  年轻男子道:“小生陶,名捷”
  
  食客二道:“哦,原来就是胭脂胡同有名的风流才子陶先生,失敬失敬。请问陶先生一件事,刚才,陶生进去都已有大半个时辰了,何以还说力有不逮呢,难道鳳仙姑娘,真的那么饥渴?”
  
  陶先生道:“都怪我,进去準備了半小时,才弄好。”
  
  食客一满脸疑惑低声道:“半小時才準備好,莫非先生有什麽難言之忍。”
  
  陶先生道:“說來慚愧,因鳳仙姑娘有一僻好。”
  
  “僻好?”
  
  陶:“是的,鳳仙姑娘,有一僻好,遇到文人必會留而乞題,小弟不才,卻騙得一風流才子稱號,鳳仙姑娘知我到了雲吉班,故拉我入房,設宴邀我題詩,小弟才疏學淺,絞盡腦汁,抓腮挖耳,準備了半個時辰才勉強湊得一首。深感慚愧,因此向鳳仙姑娘說力有不逮,望其見諒。”
  
  两食客道:“哦,原来如此,侠妓小鳳仙果然名不虛傳。”
  
  這幾句編得雖不甚好,但比起原來電視那段自問會更容易使人記住小鳳仙性格特點。亦尊重了人物性格。
  
  若非如此,
  生安白造,教壞細路。志雲放屁,無線當戲!
  
  看了這些劇集,香港人的曆史常識又怎會進步。
  
  最後提一下,劇中參謀長莫逆天,和余警長,都是虛構的人物,曆史上並無其人,不過莫的原型接近阮忠樞。而余警长性格有点像雷震春。這編劇功力不足處在於大量壓縮人物。使到故事失去了張力,大家可以看看高陽寫的小鳳仙,全書六百多面,直接小鳳仙的就一半多點,但對各方面勢力爾虞我詐,明爭暗鬥的描寫,背景的烘托使得劇情張力十足且精彩萬分。


link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6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见习版主

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3-7-9 22:56:28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篇,的确偏激了一点。但也有可圈可点之处,值得一观。

首先他对这部戏开篇的布置,分析得颇为独到。尤其喜欢蔡将军与夫人的那几场戏,镜头虽简短,却很有力,无论是语言,还是他们的眼神,都留给人很深的回味。

而这部戏,的确其开篇比结尾要好很多,这也是很多戏会有的现象。也难怪编剧了,对历史的加工,谈何容易,况且他显然是想更多的描写一段传奇和一份感情,所以,我们其实不必把它当作一部历史剧来看。

这位朋友很认真,对不太认同的情节,都逐一记了下来。
我并不想再逐一去考证他的观点,但至少有一点,是不需要考证的。

    一、 小鳳仙出塲之前,是兩食客的對話,一位說:“哎,我等左三個月都未見到鳳仙姑娘”。另一們說:“你算好咯,我等左一年都衹係見到距個影”。之後呢,小鳳仙出塲之後,不是在雲吉班大廳喫瓜子走來走去就是出行走購物(十足港女),何來難見一臉。
  
  二、 看了前邊四集,小鳳仙外出六次,其中四次遇到蔡鍔,剩下兩次是買東西遇到蔡夫人。

      且不管小凤仙被编剧塑造成怎样的风尘女子,她的“难见一脸”,显然并不是寻常的打个照面之“一见”。
剧中提到了“翻牌子”,对于她这样的名妓,真正的“一见”,应该是很“隆重”规矩挺多的一个过程。——而且,是属于“风尘”里的那种“一见
”。
悠然,随心,随性,随缘。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Register

手机版|Archiver|刘松仁 松居 ( 粤ICP备05001098号 )

GMT+8, 2019-10-15 04:50 , Processed in 0.08833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3 Comsenz Inc.

!fastreply! 回顶部 !return_list!